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神奇魔界在哪里(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4-13 09:44:42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奇魔界在哪里
  
  一
  
  本苏斯•肯迪亚生平还是第一次被围观,只不过他本人没有意识到,或者说,他的意识还没有从深渊魔界里返回。
  
  一个内有倒五芒星图案的圆形符文炼金阵被布置在地上,本苏斯就躺在五芒星的图案之内,在他的左肩上方位置放着一本炼金魔典,这是每个召唤术士都要自己制作的召唤宝典,每当和魔物签署一个契约,签约魔物的形象资料就会出现在魔典里,作为召唤的凭据。现在这本魔典上面的魔纹光晕流转,正发散着魔力,与本苏斯身下闪烁着光芒的魔法阵相互呼应。在炼金阵旁边的小木几上,放着一盆蜗牛草和一台魔法钟,蜗牛草涡旋形的花朵里探出两根长长的花蕊,散发着令人精神力增长的香气,这香气同时也有另仪式执行者精神安定的作用。魔法钟钟面上的时针指到数字八上,分针指到五,因为这钟是在魔法阵生效时自动开始计时的,这显示本苏斯至少在魔法阵上躺了八小时二十五分钟,也即是说他的灵魂进入深渊魔界寻找契约物已经有八小时以上了。
  
  这正是他被围观的原因。
  
  从没有一个召唤士学徒在第一次进行“寻魔”仪式时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即使是本届最出色的学生——幽冥大学召唤学院院长亲自辅导的天才赛尔奈特也不过是持续了两个小时,但已经是学院有史以来能列入前五位的长时间记录了,而且和之前的天才相同,赛尔奈特打破了五级学徒在第一次召唤时只能召唤烈焰小鬼限制,在第一次寻魔时就和一名虚空行者缔结了契约。
  
  对此成绩,赛尔奈特本来感觉很自豪,但他现在看着本苏斯的魔法钟显示的数字,惊讶的连嘴巴都闭不拢了。
  
  不愧是“出错大师”本苏斯•肯迪亚啊……
  
  院长格纳•哈兹纳伊也早就来到本苏斯所在仪式间,他之前也听过本苏斯的大名:发射暗影箭法术时方向错误打穿了教室窗户,布置炼金法阵时因为魔力节点的错误设置把契约阵活生生的布置成了温泉桑拿魔法阵,腐蚀术的魔法阵列出错变成了脆化术……林林总总出错经历让本苏斯在召唤学院臭名昭著。这次看起来召唤魔法阵和契约魔典都毫无问题的正常工作,魔法阵放射出的光芒也显示施术者的灵魂并没有遭到致命伤害,但是发生在这个问题学生身上,又有谁能说确定呢。
  
  召唤术士的“寻魔”仪式是利用符文炼金阵,将术士的灵魂送往异次元的魔界——恶魔深渊中,临时寄宿在魔物身上,然后利用寄宿的这个魔物和自己已经掌握的法术,来击败更强力的魔物,并签下魔法契约,让其成为术士的召唤宠物。然后将灵魂转移到召唤宠物上,再次重复这个过程,直到自己寄宿的魔物被打败,或是术士已经对现在签署的魔物满意,不愿丧失掉现有魔物,凭自己自己意愿让灵魂回到现实世界。
  
  在恶魔深渊里寄宿到魔物身上之后,一直苟且着不去猎取自己的契约魔物的例子倒也有存在,但这种情况下魔典上的魔纹不会闪动,一旦魔纹闪动,就说明已经有契约魔物被收取,只是术士的灵魂还没有返回,所以没有把契约带回并显示在魔典上。
  
  像本苏斯这样本身水平低下,但又坚持了这么长时间,又让魔典一直发光的情况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格纳•哈兹纳伊不得不考虑到极端情况:这个问题学生的灵魂被某个高阶魔物吞噬并融合了,魔法阵的无伤显示是高阶魔物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而耍的把戏。想到这儿,他不禁把手中的魔杖握得更紧了。
  
  魔法时钟数字指向八时二十八分时,情况终于有了变化。只见魔法阵的节点依次闪动,然后倒五芒星的五个角各发出一道光线,汇集在本苏斯身体上方,聚成一个明亮的光点,光点很快变大,在汇聚点处,一道灰色的光芒从虚空中投入本苏斯的脑袋里,同时三道颜色分别为红、蓝、紫的光团从灰色光芒里分离出来,投入本苏斯旁边放置的魔典中,顿时,魔典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然后慢慢的消褪下去,恢复成本来模样。本苏斯在此时也睁开了双眼。
  
  除了院长哈兹纳伊外,周围围住他的人群不禁同时后退了一步,虽然这个现象是召唤术士灵魂回归的正常表征,但是从本苏斯灵魂里分出的三道光芒震慑了众人。
  
  三道!说明本苏斯获得了三个契约魔物!
  
  塞尔奈特的嘴巴都能塞得下他自己的整个拳头了。
  
  本苏斯眨了眨眼,还想还没睡醒的样子,缓缓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胳膊伸到一半,感觉到气氛不对的他就看到了周围将他围了一圈的人们。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脸上慢慢积出一粒粒的汗珠。
  
  “我……又出错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院长哈兹纳伊松了口气,魔杖上积蓄的的放逐术咒语也悄悄散去了。看起来本苏斯不像被魔物附身的样子,否则这么多人出现什么事故,身为院长的他可不想担下这个责任。
  
  “肯迪亚,你先把魔典打开我看一下。”塞尔奈特有点焦虑地舔了舔舌头,对本苏斯说道。
  
  本苏斯当然认识塞尔奈特,这个院长的嫡系学生的地位在学院内与他相比可是天地之别,他的要求本苏斯可不敢拒绝。本苏斯将自己五指印在召唤魔典封面上的五个浅槽上,一道暗芒闪动,魔典脱离他手悬空打开,自动翻越前面的关于契约描述的几页长篇大论的叙述,打开了召唤术士常用的魔物召唤页。
  
  第一魔物,第二魔物,再翻动一页,第三魔物!本苏斯脸上惊喜的渐渐变成狂喜和迷茫。虽然除了有名字之外,魔物图鉴上的魔物形象还笼罩在黑雾中,其他的资料也尚未显示,但本苏斯知道这些在第一次召唤后都会显示。问题是——为什么自己第一次“寻魔”仪式就获得了三个魔宠?自己还只是个五级的魔法学徒啊!按常理,不是只是能获得一个烈焰小鬼作为魔宠么?
  
  他将三个召唤页翻来覆去的看,最后抬起头,额头上汗津津的对周围吃力探着头观看他魔典的人群问道:“谁能告诉我,我是不是吃了蜗草产生幻觉了。”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木几上蜗牛草的花蕊微微的摆动着花蕊,默默的否定着这个答案。
  
  蜗牛草,简称蜗草。魔植门物形纲芳香目唇形科蜗草属魔法植物,原生存在恶魔深渊第三层恶蚀魔界,原为传奇人物大术士奥丘乌•艾兹海默设法移植到永恒大陆的珍稀物种,但经过一千多年的繁育,已经广泛培植。花期6个月,可以以气味诱杀捕获魔虫为食,其散发的气味对人类有刺激精神力和安神作用,其花瓣在被食用后有强烈的致幻作用。
  
  本苏斯站在院长室的长桌前,看着桌上花蕊如活物般颤动的蜗牛草,脑子里默默的回想着关于蜗草的相关资料。他到现在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幻觉中。桌子对面是院长哈兹纳伊,他正对着自己手中拿的召唤魔典沉思,食指慢慢的敲击着桌面。
  
  “你对灵魂进入魔界之后的记忆还有些印象没?”哈兹纳伊的语气里多少有一些期待。
  
  本苏斯摇了摇头。
  
  “这也正常……”哈兹纳伊说道:“每个术士都对自己‘寻魔’的过程不甚了了,契约恶魔对此也讳莫如深,可能对他们来说被击败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不过你的经历实在是太过于奇特,如果可以复制的话,我们今后每个五级的术士学徒都能召唤三个魔宠,这是在是非常惊人的提高。”说到这儿,哈兹纳伊不禁激动地握紧了双手。
  
  “学院会收回我的魔典么?”本苏斯战战兢兢的问道。
  
  “召唤魔典是每个术士的私有财产,制造魔典的材料和魔力是术士自己取得的,任何人无权剥夺。你倒不用担心这点。”哈兹纳伊又扫了一眼本苏斯的召唤魔典,“而且,魔典一旦制作成功,就浑然一体,如同陶胚烧制成了陶瓷,是一次成型的,一旦完成就没有办法解析其中炼金法阵的组成,因为要解析必须要将它破坏掉,但破坏后的魔典只能解析出一些无用的碎片。”
  
  本苏斯倒觉得哈兹纳伊的口气中透着可惜的口吻,如果魔典可以解析,八成自己的魔典早被各种威逼利诱被夺走了。本苏斯不禁将魔典拿得紧了一些。
  
  “好吧,你先回去准备一下明天的魔物召唤测试,虽然这次成功召唤了三个魔物,也不要骄傲。即使有了高级的魔宠,驱使不好也是没用的。”
  
  本苏斯鞠了个躬,转身走出院长室。一出门,他就不禁狂喜的拿起召唤魔典亲了一口。虽然不知所以,但是自己这次终于摆脱了“错误大师”的称号,让人刮目相看了一次,接下来,就是自己扬眉吐气的时代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他预想这样发展。
  
  二、
  
  按照传统,“召魔”仪式设计成一对一对抗的形式,两个人同时召唤出魔宠进行战斗,这样不但可以测试本次寻魔的成果,还可以测试召唤者的实战能力,另外还专门有人测试战后魔宠返回魔界时的时间,来测定召唤者的魔法值。跟元素法师以能够持续放出法术数来统计魔法值不同,召唤术士的魔法单位是以召唤最低级魔宠的时间来测定的,传统单位为烛,暨一根乌兹尔蜡烛燃尽的时间为标准,折合成现在的时间标准约为十五分钟,一般五级术士学徒的魔力为三烛到四烛,即可以召唤烈焰小鬼并保持四十五到六十分钟。历史上还没有人在“召魔”仪式上测试结果少于两烛。
  
  本苏斯抽到的号码为五十六号,前面有二十七组,现在进行到了第十三组。在仪式的一开始,当第一组的两个学徒召唤出的两只烈焰小鬼让第一次看到恶魔的学徒们兴奋不已,连小鬼发出小火球术时空气中的燃爆声都让他们赞叹,但后来都是千篇一律小鬼加火球术使得大家都厌倦了。本苏斯也是一样,他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场内的对抗比赛,一边翻着手头的《恶魔术士之盾•虚空行者》和《恶魔的诱惑•魅魔》两本书。术士的第一第二第三宠物一直都是烈焰小鬼、虚空行者、魅魔这样一个序列,因为术士“寻魔”仪式就是直接去深渊第五层熔炙魔界,在魔法结构上,恶魔深渊是个漏斗状空间,往下行容易,往上行则几乎不可能。同类的宠物不会出现在魔典上,要想获得第二第三宠物,只能是下到第六第七层深渊。这就无法绕过第六层的虚空魔界和第七层的妖魅魔界,于是这两界的主流生物就顺理成为术士的第二第三宠物。
  
  本苏斯昨天在离开院长室之后直接去到图书馆要求借这两部书,在此“寻魔”仪式之前他从来没有奢想过这个时候就能读到这两部书:《恶魔术士之盾•虚空行者》是十级术士学徒才允许看的,拥有虚空术士之后,术士才能去掉“学徒”的头衔,正式成为一个十级召唤术士,而《恶魔的诱惑•魅魔》则是十九级的术士才许阅读,成功召唤魅魔之后,术士就能够毕业了,能够获得恶魔学士的称号。
  
  他还记得昨天去图书馆去借这两本书时图书管理员好久没见过的惊讶表情,上一次见到还是在他归还《史上传奇术士及其事迹》时,那次他将痛苦诅咒不小心施放到该本典籍上,使封面上出现一个表情痛苦万分的动态人脸,这被当做谈资被嘲笑了一个星期。
  
  “你是不是在进入恶魔深渊时把恶魔的家给点了,然后那些恶魔是追杀你过来的?”当时图书管理员看着本苏斯递过来作证明的魔典,看着三页召唤页上魔影喃喃的问道。
  
  本苏斯努力回想了自己灵魂到深渊之后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印象。是不是身体只能想起发生在本身的记忆呢?这样的话,魔界的记忆只能在自己当时寄宿的魔宠身上找了。不管他了,反正老子现在有三个魔宠了,比塞尔奈特还牛!
  
  除了本苏斯和塞尔奈特,其他人的魔宠只有一种,都是烈焰小鬼,赛尔奈特好像也抽到了后面的签,所以目前场上除了烈焰小鬼的火球飞来飞去,学徒们都留着自己的魔力作持久测试,连基本的暗影箭和腐蚀术都没人用。一对一的火球术对抗打得中规中矩,只有一次一个学徒的衣服被点着了,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本苏斯坐在第三排,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场内的热浪熏人,场内烈焰小鬼刚被召唤出来时时和咏读咒语时尖利的嗓音也让他心烦,到现在记了半天的“虚空护盾”咒文也没能背诵出口。“虚空护盾”咒文其实不是法术,而是命令虚空行者为自己加上虚空护盾的咒文的恶魔语,因为和深渊生物生理结构不同,本来恶魔语就显得佶屈聱牙,再加上场内的噪音,就更加难记不住了。本苏斯叹口气,放弃了继续背诵咒文,只把虚空行者的“虚空之盾”咒文和“魅惑”咒文抄录下来,等下来再背了,看来本次“召魔”仪式里想靠临时抱佛脚一鸣惊人是不太可能的了。
  
  这时,本苏斯瞄到侧面主席台上正有人用手指指点着自己,而且对方谈话的内容也与自己有关。
  
  “哈兹纳伊院长,那个就是这次‘召魔’仪式的黑马?这时候还在用功学习,挺努力的嘛。”
  
  说话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他戴着尖尖的魔法师帽子,坐在哈兹纳伊左手边,本苏斯没有见过这个人,幽冥大学里也没有魔法学院,但是看他的位置似乎应该是跟院长同一级别的才对。
  
  “沃伦大法师作为客座教授可能不清楚,”这时哈兹纳伊右手端坐的另外一个黑色衣服配带骷髅头徽记的老者接着说道,“我对他倒是有些耳闻,他叫做肯迪亚,听说是个垫底的差生,连最基本的咒文也能弄错,这次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竟然一次成功的召唤了三个魔宠,我想哈兹纳伊院长也是觉得很意外吧?”
  
  说话的这个人本苏斯认得,是大学里亡灵学院的院长格尼尔•匹斯堡,他一张枯瘦的脸配上一双浅到无色的眼睛,是大学里有名的鬼见到都怕的主。听说亡灵学院里的学生总共只有不到五十名,其他的全是行尸和骷髅。本苏斯一向以为是谣传而已,不过听刚才他这么一说,本苏斯祝愿他在近十年内都找不上生源……
  
  仿佛听到了本苏斯的诅咒,匹斯堡一双自带冰寒属性的眼睛向他看过来,吓得本苏斯赶忙低头。
  
  哈兹纳伊对匹斯堡的评论不置可否,但匹斯堡继续对沃伦说起关于本苏斯的笑话来,说到他看到自己的魔典里有三个魔宠时说出的那句话:“我是不是吃了蜗草……?”时沃伦哈哈的大笑起来,听见的学徒们也不禁发出哄笑声,本苏斯也不禁一阵面红耳赤。
  
  第二十七组的对抗终于打完了,主席台上坐在末位的派力司助教站起身来叫号:
  
  “第二十八组,五十五号——费弗雷•赛尔奈特;五十六号——本苏斯•肯迪亚。”
  
  在座的人起了一阵喧哗声,明显两个多魔宠学徒的对抗时刻意安排的。本苏斯看了一眼赛尔奈特,心中一阵后悔——昨天晚上还是应该通宵把“虚空之盾”咒文背会啊。自己昨天无意的将赛尔奈特的风头压了一头,这家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在召魔时证明自己才是本届最优秀的学徒。
  
  看着赛尔奈特气定神闲的走到场内,本苏斯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派力司助教作了个双手下压的手势,让场内安静了下来,继续说道:“对抗时间十五分钟,每五分钟可以召唤一次新宠物。双方站好。”
  
  本苏斯和赛尔奈特都取出了自己的召唤魔典,将五指印在封面的启槽上。
  
  “开始!”
  
  随着派力司一声令下,本苏斯和赛尔奈特飞快的打开了召唤魔典,只见双方的魔典都悬在两人胸前,自动迅速的翻到了召唤页,两人将手伸出,放在要召唤的魔宠图鉴上方。
  
  “以费弗雷•赛尔奈特之名,和我缔结契约的魔界生物啊,在我诵读你的真名之时,,现出你的身形吧!祖拉赞恩!”
  
  “以本苏斯•肯迪亚之名,和我缔结契约的魔界生物啊,现出你的身形吧!阿努•恩•拉玛!”
  
  深紫色的魔力从两人的掌心涌出,包围了各自的魔典,随之魔典开始发出红色的光芒。赛尔奈特明显更快一筹,只用了近两秒钟,就将魔典充满了魔力,一团红雾从他魔典中的魔物图鉴处窜出,倾泄到地上,地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由火线组成了魔法阵,随着一阵红色的火光闪过,一个红通通带角小鬼喧闹着跳出,发出一阵尖笑,“哈唧唧唧,是时候召唤我了!”
  
  本苏斯的魔典充能则刚进行到一半,他心里有些着急,赶紧加快催动自己魔力,不过赛尔奈特召唤出魔宠之后,倒也没有立即进攻,看起来非常有信心的样子。反倒是他招出的烈焰小鬼看了本苏斯一眼,身后尾巴摇动不已,有些蠢蠢欲动,看得本苏斯心里扑通一下。这时候被扔个小火球,自己连躲也躲不掉。
  
  终于红雾从本苏斯的魔典中涌出,同样形成了火焰魔法阵,一团烈火从魔法阵喷出,一个魔物从火中渐渐显形。
  
  ——红砖一样的皮肤,恩,烈焰小鬼的正常肤色。
  
  ——尖端是心形的尾巴,恩,烈焰小鬼常见的尾巴。
  
  ——角……咦?这个烈焰小鬼似乎没有角,不对,是有角的,但是不知为何断掉了,额头上留着两个凸台,可能是在深渊时跟其他魔物打斗断掉的吧。
  
  可是这个头不对啊!!
  
  看着从本苏斯的召唤阵中显形的魔物,全场人都傻了眼。
  
  一米九的个头,整整比本苏斯高了一个头,这哪是烈焰小鬼,这明明是烈焰巨鬼好不好!?而且这个家伙一脸横肉的粗暴相,也跟普通小鬼的尖嘴猴腮大相径庭,更特别的是他右手上臂如同柱子一般粗壮,如果不是看起来和他皮肤是一个质地,肯定会以为他套了一个烧烫的石傀儡在上面,而他左手则拿着一个……那是地精火铳么?
  
  而且……而且他竟然穿着衣服!不知道什么衣服能够在熔炙魔界存在。
  
  即使是见多识广的哈兹纳伊,沃伦和匹斯堡,也在巨鬼从兜里掏出根雪茄并点燃后丧失了理智。
  
  所有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蹦出一个词:
  
  “蜗草……”
  
  三
  
  在召唤出这个烈焰巨鬼时,本苏斯的脑子里面闪过了一系列的画面,画面里他了解面前这个红色巨汉的一些情况,他有个人鱼朋友,整天泡在鱼缸里,他竟然还有个女朋友,平时很正常,一有情绪波动就会浑身冒出火来。
  
  更不可思议的是,一种他从未接触过的语言(甚至也不是恶魔语)        悄悄爬进了他的脑袋,盘旋了两圈之后,他似乎掌握了这种语言,直觉告诉他,这种语言应该就是他面前的红色巨汉(红色巨鬼)所使用的。
  
  巨鬼叼着雪茄吸了两口,轻松的看了看面前对峙着的烈焰小鬼,转过头对本苏斯问道:
  
  “友靠咪?”
  
  本苏斯发现他的确能听懂巨鬼说的话,他在说“你叫我?”
  
  “窝……窝刺摇内幕?(你叫什么名字)”本苏斯试着说着刚学会的恶魔语——天知道是什么语。
  
  “爱慕黑友爆毅。(我叫地狱男孩。)”
  
  本苏斯深吸了一口气,想说点什么,但是脑子里像一千个线团纠缠在一起,一个词也说不出来。座位上的学徒们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也一片哗然,很多人都带着点谨慎凑上前来,打量着这个魔物。
  
  一向沉默寡言的哈兹纳伊也坐不住了,无论是本苏斯召唤出来的这个红色怪物,还是他们之间的对话使用的语言,他都不认得。所有的深渊魔典里都没有记录过这种恶魔,而且典籍里记录的恶魔语除了恶魔通用语之外,他知道十三种,没有一种是他们刚说的语言。他站起来,向本苏斯大声喊道:“肯迪亚!你召唤的这是什么鬼!?你是从哪里把他召唤出来的?”
  
  “这……”本苏斯心说老子也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谁知道召唤出一个烈焰小鬼还能吃着肥料一样的大成这样,还说一口完全不标准的恶魔语,奇怪的是自己还能听得懂。
  
  “歪儿友抗木弗绕木?(你是从哪儿来的?)”他转去问地狱男孩,这家伙正在瞅着赛尔奈特召唤出的小鬼打量,看得小鬼和赛尔奈特都是一身冷汗。
  
  “饿死。(地球。)歪儿椅子黑儿?(这是哪儿?)”
  
  “他说什么?他想要吃东西了?”哈兹纳伊不明所以的问本苏斯。
  
  “他说他从“地上”来。”本苏斯不大确定的回复给哈兹纳伊。
  
  “哪儿他妈有地上魔界,你骗烈焰小鬼呢?”
  
  “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坐在主席台前的沃伦大法师扶了扶单框眼镜,“我巴菲特•沃伦活了三百一十七岁了,见魔典记载之外的恶魔还是第一次……”
  
  巨鬼环顾了一下四周,呷了一口烟,说道:“伙计,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我弄过来的,但是这个情景我大体明白。”他用粗壮的出奇的右手指了指对面的烈焰小鬼,“是不是把对面的家伙干掉就完事了?”
  
  本苏斯木木的点了点头。
  
  赛尔奈特和他召唤出的魔宠——祖拉赞恩虽然听不懂这巨鬼说的是什么,但是也感觉除了那指点动作的敌意。
  
  赛尔奈特咬了咬牙,这个该死的肯迪亚,召唤出一个虚有其表的烈焰小鬼就想吓唬住谁么?竟然想要先动手了!祖拉赞恩相比对面的怪物虽然是身体较为柔弱,但是评价一个魔物,更重要的是它的魔素值和它的技能,一身横肉的佣兵们,被烈焰小鬼火球术烧死可不胜烦数,更何况祖拉赞恩可不是普通的烈焰小鬼!
  
  他将中指按在小鬼图鉴下方的一个图标上,将魔力再次注入到魔典内。祖拉赞恩感受到了赛尔奈特魔力的注入,欣喜的尖叫了一声,它身体表面上突然燃起一层赤色的火焰,接着马上像被小型旋风卷过一样收缩成一条条火绳,接着火绳开始舞动,将它身周的空气都抽打出“呜呜”的破空声。
  
  烈焰小鬼能掌握的最高位火焰魔法:“火焰鞭”,是将魔力催化小鬼身上的硫磺烈火,将火焰进一步压缩和提纯,不但温度更高一筹,并提供了极高的速度,如果接触到肉体,搞不好就会像碰到一把高温锯子一样,皮肉都会被割下来。
  
  评委席上的沃伦和匹斯堡沃伦纷纷颔首,哈兹纳伊也是一脸得色,自己的得意弟子竟然能够让烈焰小鬼发挥出“火焰鞭”来,说明他在操控魔宠上是非常有天赋的,即便是拥有高等魔宠的高阶术士,在烈焰操控小鬼时也不一定能领悟到这个技能。
  
  普通烈焰小鬼作为主要的火球术射速并不快,在半空中就会被火焰鞭拦截下来,如果想冲过来近战攻击,则又会被火焰鞭子抽伤。赛尔奈特用精神命令驱使小鬼一步步向那个蠢大个儿走去,在火焰鞭的呼啸声中,他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本苏斯看着对面的小鬼被火焰之鞭包围着一步步逼近,一时无法可想。他在魔典上甚至连火球术的技能图标都没找到,单凭肉体抗,烈焰小鬼可不是虚空行者。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火焰鞭的抽动声戛然而止,然后是库通一声,在众人的疑惑中,祖拉赞恩仰头栽倒在地上,头上被什么东西开了一个撬棍般粗细的洞,眼看它在现世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这样的伤害,开始化为魔气流向在它身下出现出现的魔法契约阵里。
  
  全场鸦雀无声,赛尔奈特的笑容还僵在脸上,而本苏斯的张大的嘴巴连拳头都能塞进去了。
  
  阿努•恩•罗摩——地狱男孩收回左手的还在冒着烟的火铳,向本苏斯喷了一口烟雾,“搞定了。下次再叫我过来得准备报酬了,给我准备一只猫。”
  
  原来他爱吃猫的么?本苏斯心想道。他不敢拒绝,看着地狱男孩向他扬了一下下巴,明白他的意思是让他回去,忙不迭的将手盖在魔典上,念动了遣返魔物的咒文。一个闪亮的魔法阵从地狱男孩的脚下生成,将这不是来自何处的凶神送走了。
  
  这时人们似乎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一阵混乱的讨论轰的在学徒之中爆发出来,有惊讶,也有幸灾乐祸,更多的还是好奇。赛尔奈特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魔典里烈焰小鬼的图鉴已经变成了灰色,恶魔们在现世受的伤是不会真正杀死它们,但受伤过重的话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召唤。
  
  “他犯规,他并没有使用魔法,而是使用了火铳!”赛尔奈特面红耳赤的大声申述着。他不清楚为什么那个恶鬼的火铳威力那么大,一般的火铳弹丸是根本伤不到恶魔的,但违规是他从败给本苏斯这个羞耻中爬起来的唯一稻草绳。
  
  “安静!”哈兹纳伊校长不想看到自己的学生处于尴尬之中,他跟另外两个评委主席交流了一下,宣布道:“这场比赛不计入胜负,准备下次召唤。”
  
  巴菲特•沃伦单片眼镜下的眼睛发着光,没想到自己能碰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匹斯堡那僵尸般的脸上似乎也有了一丝活气,似乎也在期盼着下一次的召唤。
  
  本苏斯看着气急败坏的赛尔奈特,一直被赛尔奈特压制的他多少有点扬眉吐气的感受。火铳?管他是物理攻击还是魔法攻击,这魔宠总是我的魔力召唤出来的吧?
  
  两个人相互不服气的开始念动召唤虚空行者的咒文:
  
  “以费弗雷•赛尔奈特之名,和我缔结契约的魔界生物啊,在我诵读你的真名之时,,现出你的身形吧!纳塔费安!”
  
  “以本苏斯•肯迪亚之名,和我缔结契约的魔界生物啊,现出你的身形吧!朵拉诶梦!”
  
  还是赛尔奈特的魔宠先行现身,一阵蓝光闪过之后,一个下半身似乎虚化成在烟雾状,高达近三步(一步大约为0.75米)的巨大魔物不满的嘶吼着虚空魔界的魔语出现在召唤阵内,它粗壮的肩膀上架着一个似乎陷入胸内连成一体的头颅,脖子近乎没有,整体泛着幽幻的蓝色,正是虚空行者。不过赛尔奈特这个虚空行者比普通的几乎要高一个头,强健的肌肉和锋利的勾爪散发着暴虐的气息。
  
  虚空行者是召唤术士最常使用的魔宠,毕竟躲在虚空行者后面猥琐的用魔法攻击才是术士正统的攻击方式,它那巨大而结实的身体是个可靠的肉盾,因此虚空行者有着一个爱称:蓝胖子。
  
  本苏斯创造的召唤阵也成型了,一阵蓝光闪过,他的蓝胖子也出现在现世中。
  
  蓝胖子是没错啦……
  
  体色为蓝色,一颗圆滚滚的头,两双圆球状的手。
  
  只有身高却不到一步高,头高竟然占到身高的一半。它的脸和肚皮是白色的,和身体有一条明显的边界,在脸上有这一双大大的眼睛和一个鲜红的圆球鼻子,另外在肚皮上还有个一个滑稽的口袋。
  
  这又是个啥?爪子呢?下身的烟雾呢?
  
  “我巴菲特•沃伦活了三百一十七岁了,见魔典记载之外的的恶魔还是第二次……”沃伦大师喃喃的说道。
  
  赛尔奈特开心得快要疯掉了,这次可以尽情的羞辱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了,不过他还是谨慎的让自己的虚空行者开启了“暗影壁垒”,只见三块魔法形成的盾牌悬浮在蓝色恶魔身旁,无论对物理伤害还是魔法,暗影壁垒都有很好的抗性。
  
  “啊咧?我怎么会在这里,大雄呢?”本苏斯还没缓过神来,这个叫朵拉诶梦的蓝胖又说着一口他没听过但是却能理解的语言。
  
  “先不管大雄,你能保护我不受那个大家伙的攻击么?”本苏斯磕磕巴巴用新领会的语言说道。
  
  “也是一个被欺负的孩子啊……没事,”朵拉诶梦把圆乎乎的手伸进了肚子上的口袋,“缩小枪!”
  
  赛尔奈特警惕的看着对面虚空行者手里那个形状又跟火铳有点像,但却没有铳口的魔法道具,又把剩余的魔力一股脑催发进入魔典,暗影壁垒的面积又大了一圈。这次无论如何你也不可能……
  
  一道光闪过,纳塔费安消失了。
  
  沉默,沉默是今日的幽冥大学。
  
  凭着心灵感应,赛尔奈特随即发现了自己的魔宠并不是消失,而是被缩的很小很小,它嘶哑着舞动着现在像昆虫爪子的双臂,高度勉强高于自己的脚面。
  
  “好了,问题解决了。拜拜,我要去找大雄了。”
  
  这次它竟然从口袋里不知怎么就拽出了个门,这么大的门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从那么小的口袋里拿出来。之后它打开门,在众人目光钱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随着门的关闭,门和朵拉诶梦都消失了。
  
  恶魔竟然自己跑掉了!在术士还没释放之前!还会开传送门!?
  
  而且这个缩小魔法怎么回事?虚空行者什么时间能放魔法了!?
  
  赛尔奈特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他捧起自己的魔宠,感觉它目前的力量最大也就能够举起一个石子。
  
  “好了,赛尔奈特,你下场吧。”哈兹纳伊校长不忍再看到学生在上面丢人,对他命令道。
  
  赛带着手掌中的虚空行者,畏惧的看了一眼本苏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魔宠能够恢复正常。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校长站起身,从主席台走进了场内站在本苏斯面前。哈兹纳伊打开了魔典,打开一页,只是一抚,根本没有咒语,一个召唤魔法阵就出现在了地上,一个手持利刃身披铠甲的的恶魔卫士面目狰狞的出现在阵内。
  
  “肯迪亚,来召唤你第三个魔宠看看。”
  
  本苏斯只好硬着头皮念出召唤第三个魔物的咒语:
  
  “以本苏斯•肯迪亚之名,和我缔结契约的魔界生物啊,现出你的身形吧!明日花绮罗!”
  
  一声荡人心魄的娇喘声回荡在空间里,随着一道紫光在传送阵上闪过,一个身材绰约的身影出现了。这个尤物在背后有两个可爱的小翅膀,但却和头上的角与臀后的小尾巴一样像是装饰品而非长在身体上的,贴身的黑色紧身衣勾勒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好身材,她那一张俏丽的脸和图册上见到的魅魔不同,完全是人类的脸,但眼珠和发色是黑色的,容貌特点也跟常人大相径庭。
  
  这是魅魔?皮鞭的确是有,但是这个容貌完全不对啊。
  
  魅魔听起来起来像是有魅力的女性恶魔,但实际上那尖牙竖瞳的外貌乍一看是很惊悚的,当然有部分口味异常术士持不同的意见。
  
  “倒有点东华国人的样子……”见多识广的沃伦大师向亡灵学院院长说道。“不过我巴菲特•沃伦活了三百一十七岁了,见魔典记载之外的恶魔……我……我还是太年轻啊”。沃伦大师给自己施放了一个远望术。
  
  明日花款款的走近恶魔卫士,婉然跪倒在他的脚下,妩媚的看了它一眼,似乎好不害怕它那张丑脸,竟然将舌头伸了出来,柔舌清转,顺着恶魔卫士的持刀的刀刃舔了上去。
  
  众人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口水。
  
  恶魔卫士是不解风情的,一把明日花的胳膊拧住,将她扯起来,将刀比在她的颈上。
  
  “啊~矣殆……”明日花嘴里喊着痛,脸上却满是春色。
  
  魅惑魔法,这绝对是魅惑魔法!这谁顶得住啊!?
  
  明日花的纤纤玉指握上刀背,将刀锋比正在自己的紧身衣上,随之轻轻按下,将随着刀锋滑动,紧身衣划破了,娇嫩细腻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中。在她刻意发出的娇喘声中,衣服在锋利的刀刃下自颈部以下一分为二,眼看胸部也将要……
  
  本苏斯一抖,魔力耗尽了。
  
  魅魔也随之烟消云散。
  
  哈兹纳伊掩饰不住的脸上的尴尬之情,讪讪的干咳了两下,遣散了恶魔卫士,回到了主席台。
  
  众人恼恨的盯着本苏斯,这学渣的魔力竟然如此薄弱,就坚持再多一分钟也好。魔力的训练了,起码要能坚持一小时,本苏斯暗暗握了握拳头。
  
  校长宣布下面的招魔仪式继续进行,但是大家的心思已经不在上面了。大家似乎看到了一个传奇人物如新星般冉冉升起,只是这颗新星怪异的像个会飞的纸灯笼。
  
  在众人带着奇妙感情的敬仰中,耗尽魔力的本苏斯疲乏的走进冥想室,被掏空的头钝钝的疼,让他希望可以快点回复一些魔力。
  
  在他的冥想中,他感觉到了他的灵魂再次链接到了那个他获得三个魔宠的世界,那个有个古怪的名字,叫“G盘”的世界。只见虚空之中悬浮着一个命名为“色恐漫界”的文件夹(虽然他还是未能明白“文件夹”是何意),而一部新的电影(同样他也不能理解),正在通过“粘贴”命令,逐渐的在文件里成形……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3

 楼主| 乌拉格 2020-4-26 10:24:46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神奇魔界在哪里》讲述了一名术士召唤魔宠的详细过程,设定上类似《魔兽世界》的术士。
行文风格更偏向长篇网文,而作为短篇故事的话,主题则不够明确。结尾的彩蛋偏轻松,与前面的故事有一点点割裂感。
召唤过程的细节很丰富,氛围的营造很成功。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海兔丝 2020-6-30 21:23:27 显示全部楼层
地球的幻想生物来到异世界确实蛮有意思,发现谐音的时候确实有给人出乎意料的笑点。不过如果能再明确一点主题就好了。
jguvg 2020-7-1 14:36:00 显示全部楼层
端游手游页游私服一条龙07cg.comQQ1325876192端游手游页游私服一条龙

天龙一条龙奇迹Mu一条龙魔兽一条龙魔域一条龙墨香一条龙
天堂2一条龙传奇3一条龙英雄王座一条龙千年一条龙征途一条龙
新魔界一条龙骑士一条龙烈焰一条龙破天一条龙决战一条龙
美丽世界一条龙乱勇OL一条龙倚天2一条龙完美世界一条龙征服一条龙
天堂一条龙传世一条龙真封神一条龙劲舞团一条龙天上碑一条龙
永恒之塔一条龙仙境RO一条龙诛仙一条龙神泣一条龙石器一条龙
冒险岛一条龙惊天动地一条龙热血江湖一条龙问道一条龙密传一条龙
火线任务(Heat Project)一条龙飞飞OL一条龙洛汗一条龙天之炼狱一条龙
丝路传说一条龙大话西游一条龙蜀门一条龙机战一条龙剑侠情缘一条龙
绝对女神一条龙传说OL一条龙刀剑一条龙弹弹堂一条龙科洛斯一条龙
魔力宝贝一条龙武林外传一条龙网页游戏一条龙页游一条龙希望OL一条龙
成吉思汗一条龙剑侠世界一条龙全民奇迹一条龙挑战OL一条龙
红月一条龙十二之天(江湖OL)一条龙倚天一条龙dnf一条龙

力争做到传奇私服一条龙最TOP公司,cqsf最信誉的一条龙制作商,GM开服必选老品牌,用诚信和技术实力赢得客户,这里不强制广告,不强制充值平台。很多被骗后才来我这。不管你上多少钱广告都与我无关!充值平台随便选,不存在黑单!主营项目:手游端游页游套餐版本一条龙开区+服务器租用+网站论坛建设+广告宣传代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