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狼人杀(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4-13 09:43:21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夜。
  
  三只狼用发光的绿眼睛看着面前已化成人形的狼人。
  
  “不,我不想杀人……我要逃离这副躯体……让我在温暖的阳光下幸福地死去吧……”
  
  一只狼极为不满,他感到厌恶,可惜在狼脸上看不见丝毫表情。
  
  “不,听我说……”其中一只狼变得高大,化为人形面对着发抖的男人。
  
  茜穿蓝色的碎花连衣裙,一双蓝布鞋,手托着脸,一本厚书放在大腿上,她看的那页字数不多,却很久没再翻过去。她在一堵矮砖墙上翘起二郎腿,傲慢地看着坐在她不远处地面上的男人。
  
  “树林里发现一具尸体,看伤口是狼人咬的”,吴长得黝黑,短背心让他发达的肌肉十分显眼,“狼人出现了。”
  
  茜睁大眼睛,露出惊讶又害怕的表情,尽管她昨天夜里就知道了,她在黑暗中远远地看着尸体,她没有冲过去,解药还在她身上。
  
  吴第一次抬头看茜,他并不喜欢这种方式。
  
  “你的书?”
  
  “偷的。”
  
  她把书留在墙头,也不盖上,轻松地跳下矮墙,吴站起身,在她身后小声嘟囔了句:“你的腿毛该刮了。”
  
  茜转身踹他一脚,虽然对大块头的吴来说并不疼:“别以为我没听到。”墙后的树上一片叶子落在书里,似乎甘愿做一枚书签,只是女巫一直看的书页上已经没了字迹。
  
  茜是十二个人的旅途中的一员,三天中他们因各种原因相遇在被废弃的破村庄。茜的前辈告诉她,如果有一天“日不久存”,即没有日落,太阳就离开天空,让月亮出现在深黑的空中,她就要开始对抗残忍的狼人——“日不久存”在昨日出现。每个女巫都有一瓶解药和一瓶毒药,她们告诉茜:以毒攻毒可救命,及时的话还能起死回生,但不是每种毒药都行得通。
  
  前辈塞给她那本封面上有奇怪花纹的厚书,茜向来不喜欢读书,只是因为这本书难以显出字迹的有趣特点才带着,现在她明白自己的使命。书最中间的那一页上写着的字茜还记得:
  
  八眼幽绿
  
  黑夜狼嚎
  
  先知寻兽
  
  女巫救人
  
  守卫挡牙
  
  猎人击毙
  
  村民苏醒
  
  八眼迷惑
  
  树林里的尸体同样也告诉其他十一个人,有狼人在他们之中潜伏,并且已经开始行动。墙不高,她拿起书,走向树林。几个人已经围在尸体旁,剩下的人在旁边捂着嘴。茜挤过去看了一眼就涌起想吐的冲动,但恐惧越过了恶心袭来。
  
  死者名许,他的衣服被野兽撕得破烂,胸膛上有一道长而深的伤口,是锋利的狼爪所为;狼撕咬过他的脖子和脸,伤口里的肉翻了出来,眼睛骇人地睁着,脸上血肉模糊,分辨不出哪是鼻子哪是嘴巴,脖子近乎扯断,扭曲在他的脑袋下。许的手边用指甲在土里刻出“无”字。
  
  十二人远离了尸体,他们明白现在必须有人领头找出狼人。
  
  像是在平静的水里砸下一块小石子,斯打破寂静,第一个开口,他站上一块还算平滑的石头,几人疑惑地看向他,他用有力的声音缓缓说道:“我是先知,伟大而无比重要的先知。”茜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但她小心地隐藏了神色,有些人还在悄声询问先知的意思。斯又大声说:“先知可以每晚查验一个可疑的人,他会知道……”斯故意停顿了很久,然后为了营造紧张的气氛降低了声音,“谁是……狼人。”他满意地看到自己的话在十一人里引起了不小的反应。
  
  瑞从窃窃私语的人群中走上前,用怀疑的目光瞪着斯,他是一个从远方来的货物被抢走的商人:“别卖关子,它是谁?”斯对瑞的审视感到不满,但还是勾起神秘的微笑,既是回答瑞又是告诉人们。
  
  “是伦。”
  
  茜吓得跳起来,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远离她旁边坐着的面色阴暗的狼人,其他人猛地站起来,害怕又警惕地盯着伦。茜看见伦脸上僵硬地露出惊愕的表情,他从喉咙里发出两声沙哑又单调的干笑,身上长出灰色的狼毛,绿色的眼睛盯着斯,在烈日下化为灰烬,太阳还未没入山头,却在快速地消失,月亮升上空,十一人在惊恐中还来不及看一眼周围的人就被迫闭上眼,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除狼人外。
  
  月亮挂在空中,像是黑天鹅绒上点缀的裂了边的宝石,月光下,三个人影变矮,四肢着地,长出尾巴,成了狼形。它们缓慢地向名叫珍的女子靠近。
  
  几分钟后,像是有人把她从沉睡中生拽出来,茜睁开眼睛,看见那个地上的可怜人。她手摸着装解药的玻璃瓶,绿色的液体随她的转动在瓶里摇晃,她犹豫了。
  
  夜晚,又一具尸体躺在草地上,杰匆匆变成人形,和两个同伴一起闭上了眼。
  
  黎明时,九人在同一时间被扯出沉睡,他们根本没有做梦,只是被迫在黑夜里闭上眼睛,毫无知觉。九人找到了珍的尸体,她还来不及留下遗言就死去了。杰熟悉她身上的那些伤痕,那是他和同伴留下的,他们会让剩余的人都这样死去。杰喜欢人类在世界上的最后一个声音,尖叫、呻吟。
  
  他没想过会在准备干掉一个人时遇到同变成狼形的两个同类,接着他们在十二人中找到第四个不敢咬人的狼人。杰真他妈觉得伦就是个懦夫、狼人中的败类——现在这个败类死了,那点灰烬被风吹走。
  
  几个人把两具尸体搬到同个地方,暂时不打算为他们挖坑,因为没有时间让他们做这些事,九人在闻不到腐烂的恶臭味的地方坐下。杰知道他既需要掩藏自己,又需要暗中帮助他的伙伴。
  
  所有人在一起讨论,安、瑞、李都说自己是村民。还没来得及听所有人说话,瑞就对斯开口了。
  
  “狼人没有杀你。”瑞盯着斯,用陈述的语气说。
  
  斯皱眉,以长者的姿态面对着他,虽然他并不比瑞大多少:“瑞,狼人很狡猾,它们猜得到女巫会选择给我用解药。”杰不喜欢“狡猾”这个词,应该用“聪明”,他想。
  
  瑞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又放弃了开口。
  
  斯清了清嗓子,虽然众人的注意力早已在他身上:“昨夜,我知道了……”斯就喜欢这样,故弄玄虚,让他们着急,“兰……”,和杰隔了一人的纤瘦女子抬起头,她的体型与她旁边,也是杰旁边的大汉形成鲜明对比,“并不是我们忠实的伙伴。”
  
  女子脸上浮现出错愕的表情,她腾地站起身。
  
  “我才是先知!我以为你是帮我……我,哦,我真傻,你是狼人!”她几乎是在大吼了,而斯的表情除了意外和惊讶显得比兰平静得多,他皱眉看着兰,像是在看一头疯牛。接着这头疯牛发现其他人看她的眼神很怪异,他们脸上有恐惧,对狼人的恐惧。
  
  “哦!你们相信狼人?我可以告诉你们苏和珍是好人,而斯,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是狼人!哦……相信我……”兰无力地坐倒在地上,试图换来人们的同情与信任。
  
  人们不相信她,杰知道他们两个人中谁是先知,谁是狼人,这点他倒与两个先知都一样。斯锐利的眼睛看向兰:“你没有理由说我是狼人,更没有理由说自己是先知,因为,珍被狼人攻击,她显然是好人,至于苏……”,他慢慢走向兰,眼睛却在八人中寻找着,最终落在了一个男人身上,“你们肯定是一伙的!”
  
  “不,这个女人要拉我下水,我不是狼人!”
  
  “狼人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
  
  “对付兰。”几个人这么说着,拿起了他们带着的刀,慢慢朝兰移动。杰知道第二夜过后狼人不会化成狼人。
  
  尖叫声刺激着杰的神经,让他想要冲过去咬那个女人一口,他忍住了。一会儿后,那几人的刀上沾了血,兰倒在地上,身下是自己的鲜血。
  
  黑夜又瞬间到来了。
  
  杰看见他们闭上眼倒下,只有两人还站着。他们对视一眼,身子矮下去。杰朝着穿碎花连衣裙的姑娘走去,但他发现两个同伴没动,他从他俩的眼神里明白他们想干掉谁。杰决定听他们的,他离开了那个姑娘。他没想到他们会遇上守卫,杰和他的同伴忽略了这一点。
  
  他也不知道当他不爽地闭上眼后,穿碎花连衣裙的女巫会突然睁开眼睛,不知情地将绿色药水送入她以为已经死去的人——狼人今晚的目标口中。
  
  第二天被发现的尸体是斯的。
  
  茜本以为上一晚会是一个平安夜,知道斯死后,她不敢相信地走上前,还想再仔细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没了气息,她疑惑地说:“不应该啊……我用了解药的……”她的声音很小,但是离她最近的杰和大汉都能听见。
  
  杰十分意外,停住要离开的脚步,吴粗暴地抓住茜瘦弱的胳膊把她拉起来,不顾茜喊疼,松开手后直接问:“你是女巫?你用了药?!告诉我你用的哪门子药,我已经保护了他,斯根本没死!”他的声音很大,远处的四人返了回来。
  
  茜瞪圆了眼睛:“你是守卫?我、我用了解药,不对……”她想起女巫说过的话,“‘以毒攻毒’……啊!我做了什么啊!”她懊悔地尖叫着。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以为——”
  
  “你以为!”
  
  “哦,原谅我吧……”茜的声音带着哭腔。
  
  大汉最受不了女人哭,他狠狠地瞪了茜一眼,走到昨天九人围坐的地方,现在只有七人了。茜知道剩下的一瓶毒药需要谨慎使用,她只希望自己能清醒点,或是上天愿意给予她好运气,不然茜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剩下五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沉默地坐在一起。现在没有了先知,安决定做他们的领头。
  
  “现在我们知道,斯是先知,茜是女巫,吴是守卫,你们知道,我是村民,许也是村民,我想珍也是村民;兰和伦是狼人,先知也为我们留下了杀死苏的任务,那么,我们的敌人就不多了。”
  
  杰觉得自己得说点话:“苏死后狼人就会只剩下一只。”茜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嗯……那么,在我们把苏干掉之前,剩下三个人,我不记得你们的身份,说说吧,你们是什么人?最好说实话,先从李开始。”
  
  “我是村民。”
  
  杰有些不安,但安假装没看到他微皱的眉。
  
  “你呢,杰?”
  
  “我也是村民。”
  
  “八眼迷惑”四个字窜进茜的脑里。
  
  苏悄悄起了身,趁大家没注意试图逃跑,但是杰像是看到了一束光,他冲过去抓住了苏。安还在说话。
  
  “很明显,今天晚上,女巫就毒死瑞吧。”
  
  杰的心一跳一跳的,他瞥见吴腰间的一柄匕首。
  
  瑞和茜的声音同时响起,
  
  “不,你不能太武断,我是……”
  
  “可是一共只有四个……”
  
  杰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狂躁的心跳声下拔走大汉腰间的匕首,插进苏的胸膛。
  
  两个人还未说完话便闭上了眼睛。
  
  杰松了一口气,他看着那个穿碎花连衣裙的女人,安的话让他才想起这个女人的名字。
  
  茜再醒来时只感觉身上的每一根毛发,每一块肉,每一根骨头都在痛苦地叫嚣,她的腹部在流血,她绝望地叫了一声,左手小心地按住伤口,她还记得身上的那瓶毒药。
  
  她用颤抖的右手拿出了那个装着紫色液体的瓶子,深紫色在月光下像是发着光,她知道她的左手满是血腥味。血滴在她的走过的路上,她踉跄地移动着,终于支撑不住跪坐在那人面前,她用最后一点力气将毒药灌进了杰的嘴里。
  
  “哦,天呐……”安夸张地放大惊讶的表情。
  
  两具尸体在地面上没了气息。
  
  “我该阻止杰的!我知道女巫想说什么了——只有四个村民!哦……”他转过身,怀疑地看了李一眼,“我想,你不是狼人吧?”
  
  “绝对不是!”李指向正对着尸体思考的瑞,“他才是!”
  
  “行吧,我相信你。守卫,你知道我们该怎么做了。”吴木讷地点点头,他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发生了这么多事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们不可以杀我……”
  
  下一秒,瑞的胸膛被刺穿了。
  
  瑞在疼痛中努力地清醒过来,他在身上翻找一个东西,在月亮升起,他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一只狼时,他摸到了那个冰冷的东西,瑞把它熟练地握在手里,扣下扳机。
  
  安倒在地上,以狼的形态。
  
  他的三个同伴,叫做伦、杰和斯。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1

 楼主| 乌拉格 2020-4-26 10:40:56 显示全部楼层
《狼人杀》是将桌面游戏实景化,人物以狼人杀的模式真实经历了一场狼人杀游戏。
创意和想法都是好的,遗憾的是故事内核相对简单,整体读下来更像一篇战报。
在此思路上琢磨一下小说的结构,可能会得到更好的效果。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