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魏老师与白教授(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4-13 09:41:3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魏老师与白教授
  
  一、        二十五年前
  
  天气渐渐变冷了,淡淡的雪花不断飘落,一对男女裹紧了围脖,微微弯着腰,在雪中匆匆地走着。他们的身后是福利院的大门,一辆婴儿车停在了那里,车轮下面卡着几块石头。车斗里,一名女婴正在酣睡,一片雪花默默地落在了她身旁的一张纸上。如果雪花也能读懂医疗诊断书,那它就能看出其中包含的几个字:“先天性心脏病”。
  
  影子越来越长,二人越走越远,雪花越落越多,而弱小的女婴,正快要苏醒……
  
  二、        魏老师
  
  夕阳西下,魏老师拖着疲惫的便鞋,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她扶了扶溜到肩膀边缘的挎包,目光落到了右手边的护城河上。粼粼波光,好不漂亮,就像某些人的命运,看起来充满光辉,却没有多少时日了。
  
  “想什么呢我!”魏老师回过神来,摇摇头打散了消极的想法,继续向家的方向走着,淡色的裙摆随着步伐来回抖动着。
  
  魏老师并不是一名老师,她是一名报社的编辑。在报刊媒体这行里,大家不论身份,普遍尊称对方为“老师”,魏老师也就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其中一员,在大家嘴里,她是老师,在她的口中,大家也都是老师。和其他大多数“老师”一样,魏老师也租房独居在这偌大的城市之中,永远在思考自己究竟是一个巨大机器上不可或缺的零件,还是一片落到圣诞树顶用来点缀的雪花。
  
  “咪~咪~咪~咪~”一阵细小的声音传入了魏老师的耳朵。
  
  有猫!意识到这一点后,她立刻停下脚步,四下张望。借着河畔的余晖,魏老师很快便找到了那阵撩拨她心弦的声音源头——那是一只小白猫,蜷缩在一只略显巨大的纸箱中,不停地叫着,叫着,可惜没有人能知道它叫声的含义。
  
  魏老师在箱子前面蹲下,伸出手去,想摸一摸它——那一定很软,很毛茸茸的,摸起来很舒服,魏老师这么想——却没想到,小白猫竟也伸出小爪爪,触碰到了魏老师的手指。
  
  魏老师的心,在那一刻融化了。她略显吃力地抱起纸箱,二话不说地向家快步走去。虽然心跳加快,让她感觉很费劲,但爬上了嘴角的笑容,仿佛又让她浑身充满了力量。
  
  魏老师对她和它的新生活满怀期待,给这只白色的小公猫起名为白教授。接下来的事仿佛行云流水一般,她请教了家中养猫的老友,带白教授去做体检、打疫苗,为白教授买猫粮、买玩具,给它洗澡剪指甲,和它一起嬉戏玩耍。
  
  魏老师的房间里有一个长长的书架,上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从前,她每天最享受的事,就是沏一杯茶,然后坐在书架旁的沙发上,边读书,边听音乐,真的是很快乐。家里有了白教授后,她的一大烦恼就是,如何不让白教授跑到书上面去肆意玩闹,甚至和书本们“打成一片”。
  
  不过这些以后也都是小事了,因为最享受的事情里又加入了一项:和白教授一起玩耍。与白教授共同度过的时光让魏老师不再感到孤独,也不再纠结于单身了。白教授的到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满足了魏老师对家人、孩子,甚至是爱人的一切幻想。
  
  夏日的某个周末,魏老师买了一对小小的银戒指,一枚用一根项链挂在了白教授的脖子上,另一枚戴在了自己的小指上。当晚,她抱着白教授坐在沙发上,幸福地抚摸着它的皮毛,食指勾弄着它的下巴,听着白教授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看一看白教授脖子上的戒指,又看看自己小拇指上的同款戒指,那一刻,魏老师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如果人是零件,那她就是最幸福的零件,如果人是雪花,那她也是最幸福的那一片。
  
  魏老师看向窗外灯火通明的夜景,暗自想着,她要带着白教授,努力在这座城市里,好好地生活下去。
  
  时光荏苒,又是一个初冬的早晨,这天魏老师起晚了,她飞快地洗漱穿衣,着急马趴地出了门,路上不时对着手表祈求着自己不要迟到。魏老师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正午时分,魏老师拖着疲惫的棉鞋,又是走到护城河边的小路上,一阵孩童嬉闹的笑声混杂着一声声的猫叫传入了魏老师耳中。她循声赶去,发现了三个小孩子和一只白猫。只见一个小孩双手用力把猫按在地上,任凭白猫在地上舞动四肢,另一个孩子用一根木棍来回地戳着白猫的肚子,第三个孩子在一旁拿着一把小石子一粒粒地丢向白猫的头。三个小孩子边折磨着白猫,边开心地笑着,任凭白猫在他们的魔爪下无力地挣扎着,白猫浑身已经伤痕累累,看来是被这三个小恶魔玩弄折磨很久了。
  
  魏老师定睛一看,那不是自己的白教授吗?!
  
  “你们滚开!”魏老师冲过去,推开了三个小孩,从地上一把抢过白教授,抱进怀里。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不是人!快滚啊!滚啊!”魏老师声嘶力竭地朝三个小孩吼道。
  
  孩子们顿觉无趣,把木棍和石子扔向了魏老师,嬉笑着跑掉了。
  
  无心去管那三个人渣,魏老师抱着白教授快步地跑向家里。满身伤痕的白教授在她的怀中微微挣扎着,孱弱的身体还在散发着温热的生命气息。
  
  三步并做两步,魏老师抱着白教授跑上了楼,冲进了房间。将白教授放在床上后,她翻出医药箱,把里面东西都倒了出来,着急地翻找着酒精、药水、剪刀、创可贴。
  
  “扑通!”魏老师的心脏突然强烈地跳动了一下,一阵剧烈的痛苦随之而来,魏老师眉头紧皱,跪在地上,她右手捂住胸口,左手撑着地面,以防头部撞到地板。这骇人的痛楚对魏老师来说并不陌生,是伴随她人生多年的心绞痛。十年前魏老师读到了《哈利•波特》的时候,还想过小说里面“钻心剜骨”那个咒语会不会就是这种效果。
  
  如果是的话,那也太痛苦了。当时的魏老师想道。
  
  速效救心丸,速效救心丸……魏老师强忍住痛苦,爬到床边翻开了自己的挎包,记事本、碳素笔、口红、润手霜……没有,包里居然没有速效救心丸!
  
  难道是早晨忘拿了吗?想不了那么多了,魏老师吃力地抬起头,在书桌上寻找着,没有,还是没有,没在包里,也没在桌子上……抽屉里也没有……空气仿佛变得凝重起来。
  
  怎么会……好痛……没有速效救心丸……好痛……
  
  “咪……”安静的空气中传来一声猫叫,那句叫声是如此的无力,呻吟。
  
  “白教授,对不起,我可能帮不了你了。”这样想着,魏老师看向床边的白教授,用胳膊和膝盖艰难地挪动了两下身体,想去摸放在一旁的手机,最后还是没有撑住,倒了下去。
  
  “咪……咪……”房间中的动静只剩下了猫叫,再后来,便连猫叫也没有了。
  
  三、        白教授
  
  我是一只猫,出生后眼睛还没有睁开,就钻进了妈妈的怀抱,靠触感寻找着乳头,幸福地和兄弟姐妹们一起吃奶。我是最后从妈妈肚子里爬出来的,正好排第六,所以人类主人叫我老六。
  
  在妈妈一天天的哺育下,我们几个小肉团一点点地长大,我也终于睁开了眼睛,见到了光明,见到了兄弟姐妹,见到了妈妈,我们六只小猫每天一起围绕在妈妈的肚皮上,像是六个长在妈妈乳头上的小肉团。
  
  虽然我们长得很快,但还是离不开妈妈温暖的怀抱和美味的乳头。我原以为日子就要这样安稳地过下去,直到我长大成猫,自力更生。可是有一天我又醒来找奶喝时,发现妈妈的身体一动不动,乳头里没了奶水,怀抱也不再温暖,冷冰冰的。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很快,妈妈不见了,兄弟姐妹们也纷纷被主人带走,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这只老六最后爬出来的,身子骨也弱,走路都一瘸一拐,没人要的,扔了吧。”
  
  说出这话的是一位我从没见过的年轻人类,而我们之前那位年纪稍大的人类主人也消失了好久了。还没搞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也被带走了。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年轻的人类把我睡觉用的布垫放在了一个纸箱子里,然后把我放在布垫上,一起带出了家。我透过小孔努力观察着纸箱外面的景色,感受着一路的颠簸。
  
  颠簸停止后,人类也不见了踪影,我从纸箱中探出头来,见识了花花绿绿的外部世界。满怀着好奇心,我爬出纸箱,在花草从中一瘸一拐地溜达着,见到了不同的形状的叶子——它们都很难吃——还见到了太阳、大树、石头和河流,我兴奋极了。
  
  可这快乐来得也快,消失地更快。正在追赶蝴蝶的我被三个人类的小孩发现了,他们开始追赶我,拿石头丢我。虽然在人类之中他们体型很小,但对我来说他们的身形还是十分巨大,也十分可怕。我迈着一瘸一拐的步伐,慌忙地逃窜着,绕过了石头,钻进了树丛,跑过了河边,钻回了那个带我过来的纸箱子里。
  
  箱子里有我最喜欢的布垫,我平时都睡在那上面,它有着妈妈的味道。我蜷缩在那里,嗅着那美好的气味,安心地叫着,真希望妈妈能听见我的声音。
  
  妈妈始终没有来,不过有一位年轻的人类来到了箱子边,她蹲下来看着我,我一开始很紧张,但她接下来温柔地向我伸出了一只手,我也便放下心来,伸出手去碰她。她就是我后来的主人,魏小姐。
  
  我被照顾恢复好后,在魏小姐家过着吃饱喝足的生活,我很开心,也开始有余力想其他的事情。在这里,我也和老六这个名字说了再见,因为魏小姐给了我一个新的名字:白教授。
  
  魏小姐和我一样,身体也不好,不能带我去各种地方玩,基本只有晚上的散步时间能带我去溜溜弯,最远也就走到她工作的地方。我也几乎没见过其他人类来她家,一直都是她一个人,不过总归还有我在,我每天都和她在一起。此外,她还和家中木架子上的一堆纸张关系很好,总是不想让我去碰它们,还有一个棕色的小瓶子,她也当宝贝一样护着,而且每天出门时还要带在身上,人类可真是奇怪啊。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着,有一天,魏小姐给我的脖子上戴上了一根细链子,上面拴着一个亮闪闪的圆环。圆环在她手里看起来很漂亮,可是戴到我的脖子上,我就看不到了,真可惜啊。但我惊喜地发现,魏小姐一只手的小拇指上还戴着一个同样的圆环,那枚圆环看起来银闪闪的,很适合她,像她一样漂亮,不,她比圆环还漂亮。我想着我脖子上的圆环和她手指上的圆环是一样的漂亮,一样的亮闪闪,就很开心。我能感觉到,她也很开心。我感觉她就像是我的妈妈,但她的味道比妈妈还要好闻。
  
  今天早晨,魏小姐急匆匆地出门了,还吵醒了我。我巡视屋中时,发现她忘了拿走她一直拿着的小瓶子。她每天都会把这个小瓶子带在身上,一定对她很重要,不行,我要给她送过去。这样还可以让她夸夸我,嘿嘿,我可真棒。
  
  我满怀着自信,叼着小瓶子,美滋滋地出了家门。
  
  外面的世界还是一如既往得大,而且今天还很冷,我按着记忆,沿着魏小姐的上班路,努力地奔跑着,虽然我走路一瘸一拐,但自以为跑起来也还是很快的!
  
  “快看!有一只白猫!”
  
  走到我以前被丢弃的那条河附近时,一阵可怕而熟悉的声音钻到了我的耳朵里,使我浑身发抖,毛都要害怕得竖了起来。我回忆起了脑海中那深刻的记忆,是几个月前那群欺负我的人类小孩!
  
  我咬紧了小瓶子,加快了步伐,想要快一点找到魏小姐,把这个小瓶子送到魏小姐手里,是当前最重要的事!
  
  突然,我感到了一阵猛烈的冲击,等我意识到是被人类重重地踢了一脚的时候,我已经被一名人类小孩牢牢地按在了地面上,无法动弹。我努力地反抗着,可是我的爪子根本挠不到他的手,我张大了嘴想去咬他,却也无能为力。这时我意识到,我嘴里的棕色小瓶子不见了。
  
  我更努力地挣扎着,但他们没有放过我,一个人类用树枝不停地捅我,另一个用小石头不停地砸我,我好疼,我好累,我的猫生,就要这样结束了吗?至少在我像妈妈一样动不了,变得冰冷之前,我还想再见一见妈妈和魏小姐一面……
  
  就在这时,魏小姐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我听到她对那三个人类小孩大吼大叫着。然后她把我抱了起来,一路跑回了家。我努力地发出叫声,想提醒她小药瓶的事,可是她听不懂,也听不进去。
  
  她把我放在她的床上,我听到她稀里哗啦地,像是在翻找什么东西。但是过了一会,一切却安静了下来,我努力地叫着,想得到她的回应,我睁开眼睛,看到了她痛苦的表情。那是我见到她的最后一面,然后她就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爬下了床,我不要这样,我不要她像妈妈一样一动不动,我不要她像妈妈一样变得冰冷,我还想要陪她玩耍,还想要吃她手里递来的美味,还想被她从装满了那堆纸的木架子上赶下来,还想让她醒过来,我想让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奋力地爬到她的身边,舔着她的脸,可是她毫无回应,我继续舔着,可是她依旧对我毫无回应。我去舔她的手,那上面戴着她的圆环,我不停地舔着,舔着,想要把我体内最后的能量全部用在这个动作上。
  
  不知怎的,我脖子上的圆环和她小指上的圆环碰到了一起,两枚圆环接触的地方发出了亮闪闪的光芒,那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大,包围住了我和她。我无力地叫出了最后几声,便也倒在了地上。
  
  四、        魏老师与白教授
  
  魏老师从梦中醒来,她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的她心脏患病,从小被父母遗弃,在福利院中度过了人生,工作后她收养了一只猫,最后还和猫一起死在了一个小房间里……苏醒过来的她感到内心一阵压抑,当然,那些都是梦,而梦和现实,都是反的。
  
  现实中的她身体十分健康,而且有着幸福的家庭,父母很爱她,从小陪着她读书认字,玩玩具,做运动,看电视,看电影……父母带着她去水族馆,动物园,去坐她一直不敢坐的过山车。记忆中的她开心极了,她的童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童年,比所有童话里幸福快乐的孩子加起来还要快乐。
  
  在度过快乐的童年后,她在父母的陪伴下步入了校园。在那里,她认识了很多朋友,有一位朋友的家里还养着三只猫猫,猫猫们都很可爱,分别叫做图灵、豪雅、进宝,她很喜欢去朋友家里和猫咪们一起玩耍。再后来,学业逐渐繁忙起来,热爱读书的她学习成绩也在班级中名列前茅,经常受到老师的夸奖和同学们的赞美。
  
  就这样,她顺利地考上了心仪的北京师范大学,开始了自己一个人在外地宿舍里的大学生活。在那里,她结识了一位医学系的男生,两人一见钟情。因为他姓白,而且总是说自己将来要做一名医学教授,于是魏老师便爱称他为白教授,白教授也经常嬉笑着喊她魏老师,就这样,魏老师和白教授开始了甜蜜的恋爱生活……
  
  大学的假期既短暂又漫长,白教授会在放假的时间和魏老师一起到处旅游,逛博物馆,去旧书店淘宝,在各种有趣的地方约会。两人还互相见了双方的家长,只不过不知为何,记忆中双方家长的脸部都是一片模糊,仿佛被密集的雪花所笼罩。
  
  大四下学期的毕业旅行中,在大连金石滩海边夕阳的照耀下,白教授单膝跪地,手捧着被海浪冲上岸的一根巨大的海带,郑重地向魏老师说出了那句话。
  
  “魏老师,嫁给我吧。”白教授掏出了一对银色的戒指,一枚戴在了自己手上,另一枚戴在了魏老师手上。在夕阳和海面的照耀下,那对戒指发出的光互相辉映,那片光芒格外柔美。
  
  魏老师的眼泪喷涌而出,她紧紧握着对方的双手,两人的戒指触碰到了一起。
  
  “我愿意。”她开口想要说出那句话,却听不到自己发出的任何声音。
  
  突然间,世界安静了下来,海浪的声音也消失地无影无踪,周遭的光芒全部消散,戒指上的光辉也逐渐减弱。
  
  魏老师和白教授两人身边的一切环境都开始崩塌、消融、消散,海浪冲上了天空,云朵扭曲了飞鸟,沙子吞没了椰子树,太阳拉成了一根直线,和两人一起,被吸入了两枚紧紧贴合的戒指之中。
  
  再后来,环境就变回了那一间昏暗、冰冷的房间。魏老师和白教授的苏醒,结束了。
  
  五、        尾声
  
  几天后,房东和警察找来了。他们打开门,发现了一具女孩和一只猫的尸体。但神奇的是,两具尸体都没有任何腐坏,仿佛他俩还好好地活在那里,只是甜甜地睡着了。
  
  警方试图搬开他们的尸体,却发现人和猫的尸体无法轻易分开,因为,白猫脖子上的那枚戒指,和女孩手指上的那枚戒指,已经如被焊接过一般,紧紧地融合在了一起。而女孩手上的那枚戒指,不知为何,已经移动到了她的左手无名指上……
  
  再后来,就是我给你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据说有时,还能在那条护城河边的公园里听到不知何处传来的猫叫声。大家还说,白教授其实已经修炼成了一只年轻的猫妖,他带着爱人魏老师苏醒后的灵魂,前往了那个不知是现实还是梦中的极乐世界。
  
  2020年4月11日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