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旧时代的骑士(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4-13 09:32:43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脑海中传来了略有些沉重的触动感,意识开始缓缓复苏,逐渐脱离了没有知觉的永恒虚无。
  
  几秒种后,终于费力地将眼皮睁开,眼中出现的是——
  
  铅红色的昏暗天空,布满了一朵朵粒子尘埃云那样的末路景象,偶尔还间杂了几段线状的气流。
  
  不知名的鸟类远远划过,传来一阵刺耳的干枯叫声...
  
  看久了天空只会觉得非常灼热,脸庞上隐约产生了似火烧的触感,而牙齿之间又有股苦涩的锈味。
  
  身形干瘦的男子抬起了右手臂,一如他的躯干那样,同样是骨瘦嶙峋。
  
  他想起身,于是手肘弯曲、畏缩的背肌发力,这才竖起半个昏沉的身子。
  
  “我...好像睡了很久。”
  
  保卫战役、旧世界的毁灭、死与新生、穿越、异界客残魂、蔚蓝星球...
  
  零散的记忆碎片在头脑里不停闪过,男子那黑发蓝瞳的脸上露出了疑虑而挣扎的神色。
  
  鼻骨挺拔、眼窝深陷、淡淡的眉、皮肤苍白、杂乱长发,这令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病态。
  
  “对了,我的名字...名字...”
  
  这应该是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而不仅仅只是某个代号,他察觉到。
  
  “格奈乌斯...”
  
  回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后,男子这才发现他的身下是某具古朴石棺,左右两侧的内壁上还开有诸多孔洞,那其中穿插了数条软管连接在他身躯上。
  
  软管的一头是石棺,另一头埋入楼层地面,像是电子线路般。
  
  依次扯下那些管子,并没有什么营养液渗出,恐怕早已干涸凝固了吧,格奈乌斯转动脖子,发出了“咯咯”的响声,他看向了四周。
  
  这应该是某座高塔之顶层,摆放了些白玉打磨制成的家具部件,中央有一方低矮的台座较为显眼,而巨型的灰石圆柱立于大厅各个角落作为支撑。
  
  但一切都是带有残破的,连带着消失的塔顶,像是在某个时刻忽然崩解的平静日常。
  
  十几厘米外的地砖上,掉落有一整面的石质盖板,其上纂刻着土黄色泽之太阳花纹,不规则的奇异圆环与内里的纹路,整体像是魔法阵的样子。
  
  格奈乌斯试着翻开柜子,找到了身茶色的长袍与凉鞋,穿上后,缓步走到塔楼沿壁的长方形窗台处,站在塔巅向下看去:
  
  灰黄是大地的主色调,河流也不再是洁净的蓝而是如血深红,这样的土地上还偶尔夹杂了几块宛如绿液脓包一般的奇异地带。
  
  那肯定不是绿植,而应该是一些近似污染的东西,格奈乌斯脑中如是想到。
  
  不过这时,有沙沙的风群向塔顶吹来,这股微微之触动像是刺激到了肢体的哪条神经,不禁令他回想起刚才的某种莫名之雀跃:吞噬了一个异界穿越客的灵魂后,得到了许多有趣的记忆片段,例如那蔚蓝色的星球,就和他曾经的家乡一样美丽。
  
  只是现在...
  
  即便记忆仍然残缺,但格奈乌斯还是感受到了愤怒与悲凉。
  
  “我究竟沉沦了多久?”
  
  他早已忘记了母语,只能试着模仿那异界客记忆中的语言,去说话。
  
  审视片刻后,格奈乌斯觉得这种名为“简体中文”的文字,或许会比字母语言更加精妙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这不是关键。
  
  格奈乌斯转身走向了塔顶中央的台座,步伐迟疑而熟悉。
  
  可能是察觉到了他的靠近,那坐落在大厅中心,外形原本是朴素石台的物体发生了突兀的变化,其薄薄的石板内部如积木那样,凭空开始了模块化的移动与再拼接,迅速地切换着形态。
  
  当格奈乌斯走到石台前二十厘米位置的时候,台座恰好完成了它的变形,显露成某位高贵战士的雕塑石像,手持一柄利剑,颈挂一条吊坠。
  
  那剑与坠子一开始还是如同石像本体那样的色泽与材质,可当格奈乌斯伸手触碰到它们的时候,两个物体便立刻被熏染上色了,像是空气中的粒子在充当画匠,由下至上地去涂抹极精细的像素颜料微粒。
  
  剑是深紫色的金属质地,轻盈而简约。
  
  坠子是银色而细琐的链条、前端点缀了闪耀着金红色光芒的独特宝石。
  
  好像还缺少了什么,或许是一件甲胄,或许是一双战靴?
  
  想到这里,格奈乌斯有些头疼起来,他无法记得是谁拿走了它们,又被转移到了什么地方去。
  
  那些装备,不仅仅只是属于他个人的,或许还象征了某个荣耀而辉煌的时代吧。
  
  我得弄清楚,这片土地上发生了什么,格奈乌斯想到。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