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新生(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4-13 09:31:49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怎么样了?”
  
  “很快,他就会不再是他自己了,向他告别吧。”
  
  “不不不……求你了,修士。”
  
  “这是他自愿的。每一个来到这儿接受……的人,都是自愿的。”
  
  “一定还有什么办法,求你了。”
  
  “我很遗憾,女士。”
  
  谁是女士,谁是修士,谁是他,谁是我,我是谁。
  
  谁是我。
  
  我是谁。
  
  无数的念头从我脑海流过。蜂蜜牛奶顺着喉舌滑入肚子的感觉,熟悉的动听的吟游小曲。在星空下,和自己的朋友们大快朵颐,痛饮啤酒的日子。第一次斩杀冲向我的敌人时,温热的血溅在自己脸上的感觉。
  
  我在哪?
  
  我为什么在这儿?
  
  这地方充满着稠密的黑暗,思维像繁星一样在其中上下飞舞,真美啊,可我想不起来我是谁。我是怎么来这儿的呢?哦……那碗美味的酒,一定是这样。那冰凉的液体使我的意识四处分散,碎片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很快就要融入虚无了。
  
  请让我在这滚烫的黑暗中越陷越深吧。不不不不不不,我是怎么来这儿的,为什么来这儿,脑子在满满消失的东西是什么。这混乱的流动的东西是什么,谁在说这些话啊。该死,把我抽出去!我的……我的……
  
  “卡莱斯!你听到了吗!卡莱斯!”
  
  哦……这眩目的惊雷是什么,多么动听的溪水啊。我似乎在很久以前,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么动听的,仿佛能使积雪融化的声音。她的眼睛真漂亮啊,像小鹿般温顺,又像星辰般闪亮。
  
  “离开吧女士,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相信我,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们并没有强迫他。每一个进行仪式的人,在仪式之前我们都会把他关入‘悔过室’中三天,哪怕是最后一刻,他依然有权利反悔……卫兵,请带这位女士出去!”
  
  强迫?哈……我的一生中有多少决定是由我自己作出的呢?哦父亲……真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不该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从来都不应该的,我害死了母亲,我同父异母的兄弟比我出色太多了,看啊,他在比武大会上的英姿,阳光照得他的盔甲反光,那耀眼的光芒甚至穿透了我的眼睛。
  
  我让你失望了,父亲。剑太重了,我举不起来,他的速度太快了,我甚至根本没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哈德林教头,我记得他的名字。终于我能使剑了,但远远比不上我的弟弟,哦……他太完美了,我甚至怀疑骑士七德就是以他为原型编写的,那些传唱古英雄歌曲的吟游诗人们一定还不认识他。
  
  只有这样我才能跟得上他的脚步,我渴望跟得上他的脚步,难道不是吗?每当我和他站在一起的时候,周围人的目光总是聚集在他身上,我甚至听到过有女士发誓说她不知道他原来有一个哥哥。
  
  即使代价是踏入火焰中,也在所不惜。
  
  第一个被黑潮带走的是威廉,接着是托伊,接着是艾德,最后是卡达利斯,自他走后这里再也没人弹鲁特琴唱歌了。我?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那些在黑夜里眼睛发出幽幽绿光的东西一拥二上,第二天什么也不剩下。
  
  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什么也做不了。
  
  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的剥离,是记忆还是感情?或者都是?没有关系的,这是成为……的代价。我愿意支付这代价,不再有痛苦,不再有自怜,不再有抱怨,不用再为了他人而活,这就是我需要的,如同人需要酒一样。酒可是好东西,清醒时那些让人不快,让人痛苦的思想和回忆会铺天盖地的涌过来,但只要浸没在酒里面,就这样沉下去就好了,就像现在这样。没有痛苦,没有自怜,没有抱怨,只有美妙的平静。
  
  哦该死,那个“……”是什么?我想不起来,谁拿走了他!还给我!
  
  还给我!
  
  “我们以后住这样的房子的,我必须上战场去,只有。”男人拉住了她的手,眼里满是温柔。
  
  “我不要房子,我只希望你能回来。”
  
  “当然。”他吻了她,和往常一样,但唯独这次他记忆犹新,他记得那湿润的余温,还有他手扶过秀发时那顺滑的触感。
  
  然而这出舞台剧只维持了一刻,接着便消失了。
  
  下一场。
  
  “他妈的!”铁手托尔瓦骂了一声:“这样下去的我们的人会越来越少,那些该死的贵族老爷为什么还不派人过来!”
  
  “他们根本不在乎,现在弗莱米尔公爵正和王室打得正欢哪。”
  
  “我猜,我们必须想办法留下遗书了。”
  
  男人盯着随风舞动的火焰,默不作声。
  
  舞台剧的场景逐渐褪去,化成轻盈的碎片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只剩下虚无,纯粹的虚无。
  
  “我心意已决,神父。”
  
  “但按照规定,你依然需要在悔过室里待上三天三夜,如果之后你仍不反悔,仪式才会进行下去。”
  
  他为什么会在那儿?这是个错误的决定,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画面逐渐变得暗淡,一切都在下沉。下沉。下沉。
  
  下沉。
  
  忘记了自己是谁。
  
  忘记了自己认识谁。
  
  忘记了自己为什么来这儿。
  
  意识消失了。
  
  ……
  
  “醒来吧,无畏者,你已经迎来了新生。”一位长满白发的,穿着长袍的修士说道。
  
  躺在石床上沉睡的人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茫然地看着前方。他的眼睛是紫色的,那是桎梏着人的情绪和记忆已被炼去的标志。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