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魔鬼(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4-13 09:30:54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魔鬼
  
  “他又杀了一个人!”
  
  这是我苏醒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我不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四周一片黑暗,片刻我才明白我没有眼睛,或者说它闭上了很久,现在睁不开了,我不记得我等了多久才听到第一个声音,尽管那人是在尖叫,现在他的声音在颤抖。
  
  “老冯被折磨死了。”
  
  一阵寂静,悲伤的情绪压下来,为他们口中的“老冯”。我能感觉到它,我不喜欢这种气氛。但很快愤怒腾起,他们开口了。
  
  “他这个可恶的东西,杀了我的兄弟还不够……”
  
  “还有我的妻子!”
  
  “我们要让所有巫师团结起来去杀了他!”
  
  “冷静点”,这个苍老的声音只把他们的话当做可笑的事,“你们知道他做了什么,他用那双可怕的眼睛只看我们一眼,就能让我们被折磨得疯掉!”
  
  “哦!我们该怎么办!”
  
  “蒙上他的眼睛,囚禁他,我们早该这样做了!”我更清楚地感觉到人们的情绪,我知道他们都在退缩。
  
  “我去绑。”
  
  人们为声音的出现感到惊讶,但是可怕紧张的气氛松了,那人的肩膀被拍了拍:“冯毅,小伙子,感谢你”,他顿了顿,“为了你父亲,一定要做到。”
  
  我看不见他们的表情,很快门被重重关上,没有人再说话,我穿过墙飘了出去,在空中漫无目的地飞,我偶尔听到有母亲吓唬孩子:“快进来,天黑了村头的山上有魔鬼要来抓你的!”孩子踩在雪地里的脚步声回到了门后。我在村子上空游荡了好几圈,这里的人都一致地称一个东西为“魔鬼”,当“折磨”“死亡”这类的字眼出现时,我断定那是我听到过的“他”。没人能看见我,我只能听见细微的风声,却感觉不到风。我想现在是夜晚了,周围静悄悄的,有人在积雪上轻轻踩踏。
  
  我跟上他们,并不是因为好奇心,而是“魔鬼”,我意识里有什么在让我去找它,似乎是本能,又似乎是使命。雪地上的脚步声在寻找“魔鬼”,有人叫前面那个人的名字。
  
  “冯毅!小伙子,我们说好了对吧?你用咒语把他的眼睛蒙上,然后我们把他带走,对吧?”他显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但他需要的不是这个,“你一定得把他的眼睛蒙好!”这是命令的话,却显得像哀求。
  
  “我一定会的。”我第二次听到这个声音。
  
  他们突然一下就不见了,没有一点儿声音——他们施了巫术,我只得朝着村头旁的山上飞去,想着他们应该会在那里。他们的确在那里,几个人翻滚下山坡掉到雪地上,然后恐慌地发出刺耳的尖叫朝村子跑去。
  
  我向声音出现的那个地方飞去,感觉我要找的东西越来越近,有人在我下方痛苦地叫着,是冯毅,不同于逃走的人的恐慌,他悲伤又孤独地呻吟着。
  
  意识里的那个东西拉着我停下来,它在告诉我:不是现在。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阻止我,但是我还是转过了身——虽然我并没有身体——掠过了嚎叫的冯毅,很快就会有人回来试图救他。
  
  第二天我又听到了那些人的声音。
  
  “你个白痴!你竟然敢带头跑走!”一个老头吼向一个比他年轻很多岁数的人,他的两根锋利的白色眉毛紧皱在一起,唾沫子喷到那个人脸上。
  
  “我们会被折磨到死!”那人也一脸怒气,由于忌惮还是显露出畏惧的神色。
  
  “你们为了自己不顾村子里的人!”老头用手上的拄杖狠狠地敲了下地面,那人的脸上露出心虚的表情。
  
  我十分惊讶地睁大了自己许久没活动的两颗圆眼睛,这是一个石头建成的屋子,屋内比较宽敞,有五六个人坐在木凳上,除了站起来的老头和一个大概四十岁的男人。凳子中间的桌上放着点燃的油灯,因为这里没有一个窗子。屋子的门略开了一点,这里离村子有一些距离。风从外面吹来,有个女人去关上了门,其他人还在劝着老头。
  
  “村长,先消气,有人会带着那个勇敢的小伙子来谈谈话,他还没彻底丧失理智。哦!他可是第一个——希望他还能说些什么。”
  
  接着杂乱的敲门声就响起了,还伴随着一些碰撞。门被打开,一个健壮的男人奋力抓着一只胳膊,胳膊的主人此时正绝望地喊着“不!不!”他渴望冲到草地上撕扯自己,用刀子深深刺进胸膛,或是冲到悬崖边一跃而下。木凳上的人害怕地接近了他,仿佛他的痛苦也会传染到他们身上,他们盯着这个野兽般的年轻人,嘴唇快速地动着,一会儿后,冯毅终于瘫倒在雪地上,手依然用力地握成拳。
  
  巫师们把他弄到了屋里的角落,留了两个人在旁边抓着,然后开始唤醒他。冯毅先是迷惑地抬起了头,眼神涣散,当他的意识恢复后,他用力地挣扎,发狂地叫着,两个巫师紧紧抓着不敢放松。
  
  “啊!瞧他变成了什么样!”一个女人不忍地转过了身。
  
  待冯毅稍稍平静一点,开始看着他们的时候,村长严肃地问:“冯毅,魔鬼做了什么?”
  
  “他的眼睛、眼睛、啊!啊!”他使劲地嚎叫,然后变成了呻吟,“让我、不!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冯毅只告诉了他们几句话,却用了几十分钟说完。桌上放了一个怀表,在油灯下,我看见上面的针缓慢转着。
  
  当巫师们终于听冯毅说完他想说的话后,便在他身上施了咒。两个抓着他的巫师终于能松开了手,和他一样瘫倒在地上。其他人也疲惫地回到位子上,冯毅的叫声也让他们难以忍受。
  
  “至少冯毅告诉了我们一点魔鬼的事。”村长用他的拄杖敲了一下地面。
  
  “魔鬼用眼睛看向这个年轻人,会让他想起”,村长顿了顿,“他的所有罪恶,所有做过的错事,让他坠入其中直至死亡。”
  
  “可怜的人儿啊……”屋里的人都这么说。
  
  我第一次看见“魔鬼”是怎么折磨人的。
  
  村长突然睁大了眼睛,他全身僵立了几秒,拄杖从他虚弱的手里松脱,砸了下去,巫师们腾地站起了身,门外的影子闪过,跑向了山谷。村长倒在地上,用他的枯手紧抱着头,脸皱成一团,像是个无助的孩子,样子比冯毅还更痛苦。
  
  我一瞬间感到自己有了身体,轻飘飘的,像一块烂布。空气中有一种东西包围了我,让我感到压迫,动也动不了,巫师们开了门看到那个背影,我莫名想要冲过去追上“魔鬼”,但我还是一动不动,因为无名的东西还未消失。
  
  我对“魔鬼”是个孩子感到惊讶,但我又对这样的孩子感到熟悉。我发现他偷偷跑到门外,一直只是听着,像是在强忍泪水,他离开时,显然忘记了他该怎么做——他往屋里看了一眼。他是个六七岁的男孩,穿着破布衣服,脚是赤的,两只眼睛很大,他看见了我。
  
  这几天村子都被恐慌笼罩着,巫师们选出了新任村长,新村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村民聚集起来。
  
  “我们要击败可恶的魔鬼,是时候开始战斗了!”他扬起了手,握成拳头。
  
  几天后,所有巫师组成了队,施法到达了村头的山上。我找到了男孩藏身的山洞。他的小脸脏兮兮的,眼睛像镜子一样。在别人眼睛里看见自己是件奇怪的事。他害怕地往角落里缩了缩,好奇地盯着我,他张张嘴,似乎想跟我说话,但是吵嚷的声音在附近响起,愤怒的巫师们找到了这里。
  
  男孩冲了出去,我紧跟在他身边。他用眼睛开了一条逃跑的道,朝山上奔去。
  
  “我从另一个世界来,那里全是黑的,我怕……我逃到了这里,但是他们怕我,为什么我不能看他们?”他停在一棵没几片叶子的树下,知道我一直跟在他身边,竟开始与我说话。但我不能给他答案。
  
  “你是什么,你为什么跟着我?”我只是看着他。巫师们跟上来了,这一次他们更惊慌,很快他们僵立几秒后倒在了雪地上。
  
  “魔鬼”跑到了山顶,那里很陡,男孩扶着地上的石头,巫师们还在下面,但他们不敢前进。男孩问了我最后一个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你是来带我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怕我的地方吗?”
  
  我看到他眼里有希望,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些其他人的影子,如果我能开口说话,我会对他说——
  
  不是。
  
  苏醒后我第一次触摸别人,用我形状不规则的身体,现在它像一张网。男孩瞪大了眼睛,我把他包裹在我身体里,我记起自己这样做过几百次,几万次,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存在,我想起很多人,没有巫师天赋的孩子,长相怪异的姑娘,或是像他一样迷路的怪孩子。
  
  他的眼睛很清澈,然后它们开始无神,慢慢涌出了痛苦,男孩从山上掉下。他的身体消散了。
  
  巫师们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我的身体消失,眼睛又闭上了。接下来我飘在村子里,听人们对男孩的死的议论,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又像是只过了几秒,我的听觉减弱,人们在聊家常,像“魔鬼”没出现时一样平淡。
  
  于是我要沉睡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再苏醒,上次我也像现在一样不想再醒来。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