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鲁伯特的人偶(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4-4 16:38:22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鲁伯特的人偶
  
  一、
  
  虽然才到下午四点,伯克兰市的街头空无一人。街灯已然逐渐亮起,在雾霾中勾勒出青石街道与尖顶建筑朦胧的轮廓,让城市看上去似乎是从云雾中生长出来的亮橙色晶石。
  
  在昏黄的街头,伴随着由远及近的呼号,无数人影沿着道路缓慢前进,领头人的一声“还我们家人,还我们工作!”在人群中得到整齐的响应。
  
  游行者们缓慢前行,他们模糊而落魄的影子与手中抗议的标语一同穿过酒吧玻璃,在威廉的脸上留下不停耸动的阴影。
  
  他坐在酒吧的角落,灰蓝色的眸子忧郁而愤懑。他一面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游行队伍,手指一面不停地敲击桌面。咔咔的声响,在空无一人的酒吧中格外响亮。
  
  忽然,威尔注意到一个人影匆匆离开队伍。不一会,门铃响起,一个工人穿着的人闪进酒吧。那人将鸭舌帽压得很低,双手沾满油污,几乎褪色的外套下是肮脏的格子衬衫。进门后他一眼就看到了威尔,便急匆匆的向他走来,一把坐进威尔对面的椅子里,抓起将桌上仅有的酒杯一饮而尽。
  
  威尔微微调整姿势,尽量让自己的面孔藏在阴影里,等来访者打完酒嗝,他小声说道:
  
  “鲁伯特,你知道你现在有多出名吗?”
  
  来者用微微颤抖的双手放下杯子,帽檐下的阴影中露出一双焦虑的眼睛。他严肃的看着威尔,一字一句地说:
  
  “威尔,我需要你的帮助。”
  
  威尔看着他同样沾满烟灰的脸,点头说道:“当然,涉嫌绑架格罗佛家族成员的罪名可不轻。”
  
  “哦,警官,这么紧要的关头,你居然学会开玩笑了。”鲁伯特打趣道。
  
  威尔严肃的回应他的轻蔑:“可能得判你个十几年,甚至更糟。”
  
  鲁伯特疑惑的看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来一点点嘲讽,或是笑意,但威尔的脸色和他的目光一样冰冷。
  
  “官方推论?”
  
  “已经定论了,通缉令你应该见过了。”
  
  “这太荒谬了……”鲁伯特死按着自己的脑袋,把帽子抓成一团:“我还以为那些通缉令是格罗佛家针对我设下的圈套!”
  
  “没人敢拿法律开玩笑,玛格丽特现在在哪儿?”
  
  “她……失踪了。”
  
  威尔皱起眉头,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鲁伯特,希望你能了解我在这里跟你会面的危险性。我现在是以好友的身份与你会面,但是一旦发现你耍花招,我也许会当场给你一枪。”
  
  鲁伯特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但我没有理由绑架玛格丽特,她是主动跟我一起离开的,这你知道。”
  
  威尔拿起酒杯,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便将杯子丢回桌面。他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满脸烟灰、两手不停颤抖的鲁伯特,过了一会,他摇摇头:“你继续说。”
  
  “玛格丽特了解她家人,她知道他们会尽全力搜索我们的行踪,于是我们决定藏起来,当然我们没打算藏多久。”
  
  “那是多久?”
  
  鲁伯特放下酒杯,认真的看着威尔:“几周时间就够了。下周王室举办的人偶大赛,我打算拔得头筹,得到爵位就能正大光明的迎娶玛格丽特了。‘让那帮看轻你的自惭形愧!’,她当时这样跟我说。”
  
  说到这里,鲁伯特还挑了挑眉毛,短暂的美好回忆稍事冲淡了他的忧愁。
  
  威尔斜靠在椅背里,一手撑着额角,用愤懑的语气说道:“我从不明白她看上你哪一点……”
  
  “我打赌全城不会找到第二个人像我一样坦诚的人,为了追求她我做了我能做到的一切,而她从小身边就不乏政客和阿谀奉承者,所以她接受了我,就这么简单。这是她告诉我的。”
  
  威尔一把抓住了鲁伯特的手腕,呵斥道:“这就是用锆硄消耗自己脑子的理由?”
  
  鲁伯特没有反抗,任由手腕将颤抖传给威尔。他一字一句的说到:“我只有这一次机会。”
  
  二、
  
  威尔低骂一句,甩开鲁伯特的手臂:“照这样下去,你只要稍微受那么一点刺激,玛格丽特——如果你们确如你说的那样相爱——便不得不加入到外面那支队伍,为了你的权益吼破喉咙,而你则会被五花大绑关进修道院,一辈子在拘束衣里发呆流口水。”
  
  “不一定,威尔。”鲁伯特神秘兮兮的说:“锆硄能赋予人偶‘灵魂’,这可是我的杀手锏。”
  
  威尔阴沉的看着自己的好友,说:“你需要医生,朋友。”
  
  工匠特急忙解释:“不不,不是你理解的那种。玛格丽特决定和我在一起后,我们一起离开格罗佛宅邸,在旧工坊区安了家,那里距离跳蚤市场很近,我时常能找到合适的素材,哦,我说简单些吧,机缘巧合,我发现混入锆硄粉末的彩漆能让人偶散发宛若活人的神采……”
  
  威尔不耐烦的打断他:“你让玛格丽特跟你去旧工坊区住?那地方到处都是流浪汉和小偷!”
  
  “我们住的地方里新城不远,还时常有巡逻队经过。”
  
  “去他的巡逻队,你怎么能带那样一位女士住在旧工坊区?鲁伯特,锆硄粉末已经腐蚀了你的脑子,这样怪异的想法对帮你脱嫌完全可没有帮助!”
  
  “我会补偿她!”
  
  鲁伯特挥拳猛砸桌面咆哮一声,活像一条因受伤而发怒的猎狗。
  
  威尔强忍发怒的冲动,朝吧台挥挥手示意一切都好。鲁伯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无礼,他虚弱的倒进椅子,捏着额头:
  
  “我这段时间不大顺利。”
  
  “你再喝一杯吧,喝完你先跟我回警局,我给你找个好医生……”
  
  威尔忽然停止说话,他的目光越过鲁伯特沾满油污的手腕,看到了他脸颊的肌肉在无声喏动,那是在咬紧牙关时才会出现的情况。
  
  警官冲吧台挥挥手,又叫了两杯啤酒,趁鲁伯特注意力分散的时候,他将手枪从枪套拔出塞进外套的衣兜里。
  
  鲁伯特一口喝光半扎啤酒,他看着晶莹的酒杯说:“也许我真的是疯了,毕竟我们曾爱着同一个女人,你甚至可以趁这机会把我搞掉。但我没得选择,我现在只想把玛格丽特找回来。我发誓会跟你回警局,在此之前希望你能先听我把话说完,看在我们曾穿过一条裤子的份上。”
  
  警官愤怒的看着鲁伯特,他的手指铿铿的敲了几下桌面,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的想法是:有可能这是玛格丽特的家人从中作梗。他们家底殷实,为了宝贝女儿多花些钱,雇佣些侦探什么的,很容易能找到我们,但是又顾及女儿的坚定态度,于是他们想到了一劳永逸的办法。”
  
  “搞臭你?”
  
  “阻止我参赛。”鲁伯特说:“比赛虽然是王家集资,但是具体还是由工匠协会操办,没有议会同意他们无权阻止我参赛,即使我坐牢,也不会阻止我拿奖。按照传统,王室会召见获得优胜的工匠,亲自授勋,这样他们的阴谋就没法实现了,所以他们需要对我的作品下手。”
  
  他顿了顿,继续说:“先是我的作品,然后是玛格丽特。”
  
  “他们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玛格丽特是我的缪斯。”鲁伯特紧握的拳头比之前抖的更厉害:“这段时间,我所有的作品都是以她为模特做的,每个部件都是纯手工打造,每一片漆面都是我亲手刷涂,练人偶的妆都是我一笔一笔画上去的,就像给她化妆一样!每一个步骤我都倾注了情感,那一刻,没有什么人偶,只有我和玛格丽特。”
  
  “真不懂你们这些搞创作的是怎么想的……”威尔叹了口气,手指轻敲着桌子:“你刚才说,你所有的作品?”
  
  鲁伯特说:“一个月前我完成了第一部作品,本打算立刻和组委会联系,你知道,夜长梦多。但是玛格丽特对我的作品提了一些小小的建议,换做以前,我可能不会在——我不是说我不在意她的看法,恰恰相反,我珍视任何人的任何意见,尤其是她的——玛格丽特的建议放在之前是无法实现的,但是现在我有了锆硄!”
  
  “她怎么说的?”
  
  “‘可惜,人偶再美也只是人们心中美好事物僵硬的映射’。”鲁伯特急切的将手指纠结在一起:“这句话点醒了我。我重新开始设计,但不同的是,我选用的素材曾是活物。理发店、肉铺……我能想到的素材都做了尝试!我所做的就是最大可能的完美还原一个真正的玛格丽特!”
  
  威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除了灵魂。”
  
  鲁伯特的双手紧紧握拳,脖子向前伸的笔直,两眼似乎要射出光来:
  
  “炙热之心成就不凡,汗与血筑就精品。这句话的意思是,把自己的情感和心血融入到作品中,这就相当于赋予作品人格。我坚信于此,在我完成作品前我谁都不会见,也不会让任何人打扰我,包括我的爱人。
  
  新作完成后,效果远超我的预计!玛格丽特和我都被惊呆了,我们一致认为会在比赛场上扬名立万!但是……我的人偶消失不见了。”
  
  四、
  
  “哦?”
  
  鲁伯特失神的望着酒杯,耷拉着肩膀:“一定是他们拿走了它们。”
  
  威尔十指交叉,沉思道:“说下细节。”
  
  “第二个人偶即将完成,我的第一个人偶忽然不见了,就好像长了腿自己离开。虽然被偷的是旧作品,玛格丽特还是有些担心。我一面安抚她,一面打算尽快完成工作。第二个人偶完成时,天色已晚,为了保险,我把它搬到卧室,这样有个万一我还能看着点儿。但……”
  
  工匠顿了顿,说:“第二天睡醒,我发现第二个人偶也失踪了。”
  
  “你应该报警。”威尔说。
  
  鲁伯特用力摇摇头:“光是警官敷衍似的询问就会浪费我大半天的时间。而且,当时我吓的够呛,满脑子都是比赛泡汤的念头。这事儿我根本不敢告诉玛格丽特!于是我趁她还没醒,轻手轻脚下了楼。我还幻想着也许是我昨天睡迷糊了,把人偶挪到楼下去了,你知道的,人在压力和疲劳中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还有被锆硄烧坏脑子的时候吧。”
  
  工匠的脸部肌肉很明显的抽搐了一下,但他没有接过话茬,只是不满的瞟了威尔一眼,继续说:“人偶不在工作室,但我发现了别的东西。”
  
  “是什么?”
  
  “人偶的新设计图。”
  
  “图纸?是谁留在那里的?”
  
  鲁伯特摇摇头:“当时我觉得一切都结束了,结果我一转眼就看到图纸就放在工作台上,就像有人曾认真审视过似的。笔迹虽然和我不大一样,有些粗旷,甚至有些癫狂,但并不难理解。我告诉玛格丽特说有设计缺陷,趁晚上处去购买素材,重新照图制作。如果照这个进度,我还有机会参加比赛。”
  
  工匠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他的嘴巴开合飞快,甚至没有留意到嘴角流出的口水。
  
  青年警官担心的看着工匠,他的手比之前抖得更厉害:“你昏睡的时候,玛格丽特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天晓得。她现在不在我身边。也许这就是她消失的原因?应该不会,我认为她对我事业的热忱,比我更甚。她的心比我的更加炙热。”
  
  说到这里,鲁伯特叹了口气:“第三个人偶做完以后,玛格丽特不停的夸赞我的天赋和努力,我表面很开心,心里却非常忐忑,睡觉前我甚至找了一根绳子,把我的手腕和人偶的手腕绑在一起。”
  
  威尔用下巴指指鲁伯特的手:“看样子,你的手还在,只是有点发抖。你的作品还在吗?”
  
  “我醒来发现绳子被解开了,出了一身冷汗,睡意全无,下意识地望向身旁,却发现屋里只有我一个人。”
  
  五、
  
  说完,鲁伯特把脸埋进手掌中,除了叹气,不再说话。
  
  望着好友绝望的神情,威尔陷入沉思,他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缓慢而有力。
  
  窗外,似乎有更多的人加入游行示威,队伍越加嘈杂,口号也不如之前那般整齐。年轻的警官脸因落入酒吧的耸动人影而明暗不定,眼睛却在忽明忽暗中闪闪发光。
  
  过了一小会,威尔忽然开口:“照目前看来,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玛格丽特家的人在作祟。”
  
  “可他们有动机!也有能力!”
  
  “没有证据都是白搭,人偶的设计图更是疑点重重。鲁伯特,动动你的脑子,不要过高估计你对他们的威胁。如果我是玛格丽特的家人,一旦找到女儿的下落,顶多通知警队立刻带她离开,不会大费周章想办法搞臭你。在你之前,最爱玛格丽特的是他们,从这个立场看,你确实从他们手里抢走了她。”
  
  鲁伯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咬紧牙关,眼中的火焰几乎在噼啪作响。威尔警惕的看着他,右手小心翼翼的探向衣兜,当金属冰冷的触感顺着他的指尖传到他的大脑时,威尔胃里似有一团东西在搅动。
  
  希望不会用到它。
  
  但短暂的目光交锋之后,鲁伯特只是长叹一口气,他将望向窗外嘈杂的示威人群,剧烈起伏的胸口渐渐平复,眼神越发平和。
  
  “威尔,你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因为我总能尖锐地指出问题所在。”警官耸耸肩,挤出一个笑容:“其实你也不傻,只不过你常会被情绪左右。‘炙热之心成就不凡,汗与血筑就精品。’这种主观意志鲜明的座右铭最适合你了。”
  
  “所以,你到现在还是单身。”鲁伯特冲他眨眨眼,露出一个支离破碎的嘲讽表情。
  
  威尔生硬的打趣道:“可别让那句话成为你的墓志铭,说不定我正用枪指着你呢。”
  
  鲁伯特说:“如果能用生命换来玛格丽特的下落,我不会犹豫。”
  
  威尔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的好友:“事情从不会这么简单。”他指指窗外,问道:“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上街吗?”
  
  “锆硄让他们的家人失去神智,带来的技术革新却让车夫、矿工、纺织工什么的都没活可干。其实啊,要不是王室支持,人偶制作业也会这样。”鲁伯特抬起那双不停颤抖的手,苦笑着:“这是我孤注一掷的代价,你瞧它们,你觉得我还能做多久的人偶工匠?成为贵族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我的炙热之心,似乎也不会燃烧很久了。”
  
  工匠没有再说下去,他颤颤巍巍的摘下帽子,将自己涂满油污面孔和发红的眼圈暴漏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
  
  “你能找回我的玛格丽特吗?”
  
  威尔思考了一下说:“我不仅会帮你找回玛格丽特,还会想办法在比赛前把你的作品一件不差的找回来,前提是你要先跟我回警局,这样对你脱罪会有帮助,我会让局里的人好好照顾你的。”
  
  “我跟你走。”
  
  威尔朝吧台挥了挥手,为鲁伯特要了一大杯啤酒,又点了一份煎香肠,他告知鲁伯特要跟警局通告一下做一些安排,起身走向电话。
  
  青年警官背向就餐区,斜靠着挂着电话的墙壁。在接通总机前,他嗅了嗅指尖的油污,这是从鲁伯特手腕上抓来的。浓重的焦木味道和腥臭一齐钻进他的鼻腔,刺激着他的神经,也帮他确定了目标。
  
  他与鲁伯特和玛格丽特栖身地点附近的巡逻队取得了联系,问了几个问题,随后再次摇动电话摇柄。
  
  “局长,我是威尔,我可能找到玛格丽特·格列佛的下落了。”
  
  六、
  
  “没错,我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能找到她——鲁伯特的状态证明了我对他的猜测,我现在尽量避免刺激他。一会儿我带他回警局,然后——不、别派人来,会惊扰到游行人群的,我已经控制住他了,给我半小时时间。格列佛先生在旁边?局长,别让他接电话……您好格列佛先生,我给您带来个好消息,不过我的上司可能先我一部……”
  
  电话对面咆哮起来。威尔心里暗骂着,换了站姿的同时,他又瞟了一眼座位,鲁伯特正魂不守舍地咀嚼着食物。
  
  “那人是我的朋友,他需要的是医生,不是子弹!您建议的方法不大适合问题的解决!格列佛先生,把现场交给专业人士更好些——我当然会尽力,这是我的工作,和与您女儿的婚约没有直接关系……”
  
  这时候,他的余光瞥到一双噙满泪水的眼睛。人偶大师鲁伯特正用凄惨眼神的看着他。
  
  威尔轻轻挂上听筒,截断了嘶啦作响噪音,心脏快要撞出胸口,背后冷汗直冒。
  
  鲁伯特的眼圈通红,泪水止不住的涌出眼眶,双手的颤抖似乎蔓延到了全身。
  
  “那是格列佛先生吗?玛格丽特是他唯一的女儿……婚约又是什么意思?你们已经密谋好了对吗?”
  
  青年警官伸出左手安抚道:“鲁伯特,不是你想的那样。”
  
  “把我用拘束衣裹起来丢到一边,这就是你的计划!”
  
  “鲁伯特,冷静下来听我解释!”
  
  “我早该想到,你们是一伙的!骗子!叛徒!”鲁伯特缩起肩膀,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着,他的目光由失望变成了愤怒,继而失焦,向天花板翻去。威尔急忙上前想扶住他,但人偶大师全身僵硬,像一块石头似的砰然倒在地板上,他的牙齿紧紧咬合在一起,脸颊紧绷,身子抖得像超负荷运作已久、即将崩溃的齿轮组。
  
  威尔大声求救,酒吧老板绕过吧台冲向电话。威尔示意老板直接拨打一个医生的私人电话,但号码还没说完,一双手死死的钳住他的喉咙。手的主人正是鲁伯特,他在喉咙发出咯咯响声中坐起,嘴里不住涌出白沫,眼中的血丝就像裂痕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的眼白中不停延展。
  
  威尔挣扎着将拇指插进脖子和鲁伯特的手指之间,玩命的向外掰扯,但那双手竟然纹丝不动。
  
  这家伙还是鲁伯特吗?
  
  人偶师以怪异的蛮力将青年警官压在身下,手指渐渐收拢。威尔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慌乱之中他的右手伸进衣兜。
  
  枪响了。
  
  他的喉咙重获自由,掺杂着酒精和香料的空气涌进他的肺叶。威尔摇晃着站起身,枪管指向仰面倒地鲁伯特。
  
  “你因涉嫌绑架和袭击执法人员被捕……”
  
  “炙热之心成就……”
  
  “你说什么?”
  
  鲁伯特爬起身,捂着腹部缓缓站起,鲜血不停从他的指缝间流出,脚边很快形成一滩血泊。
  
  “玛格丽特,如火焰一般……完美的……”
  
  “拜托你给我清醒点!”威尔的眼圈发红,他用变得沙哑的声音吼道:“乖乖给我跪下!让我去带你看医生,你这天杀的混蛋!”
  
  “浴火的灵魂……”
  
  “闭嘴!跪下!算我求你!”
  
  鲁伯特用非人的嚎叫回应威尔的请求,眼里只有愤怒和癫狂。窗外,队伍似乎停止了行进,有人离开队伍,缓缓靠近酒吧。人偶师忽然转身冲向大门,威尔举枪瞄准,从他到大门只有几步远,这种距离威尔绝不会射偏。
  
  人偶师怪叫着冲出酒吧,枪声未响。威尔大骂着垂下持枪的手臂,紧追上去。
  
  七、
  
  威尔追出酒吧,几乎与围在门外的游行者撞个满怀。这些人或是惊愕,或是愤怒,有一人身上还沾着血迹,应该是鲁伯特逃走时与他有身体接触。
  
  其中一名示威者指着他手中的枪大喊:“是他打伤了我们的工人弟兄!”
  
  “凶手!暴政的走狗!”有人应和道。咒骂生顿时此起彼伏。
  
  威尔心里不禁窜出火苗。他看到血迹从酒吧一直延伸而出,却被人群遮挡,看不到去向。
  
  有人气势汹汹的向他走来,威尔举枪过头顶,对着天空扣动扳机。周围的人立刻寂静下来,队伍其他部分却立刻陷入混乱。人们争先恐后的逃进附近的小巷,到处都是尖叫、咒骂,中间还参杂着警察专配的哨声。
  
  年轻的警官指着挡路的人,吼道:“不让开的话,明天一起见报!”
  
  队伍的恐慌扩撒到酒吧门前身上,有围攻者趁乱离去,剩下的人目光不甚坚定,最终被混乱的人流吞噬。
  
  威尔在人流中低头寻找血迹,但收效甚微。恐慌的人群将他裹挟起来,无法随意挪动。他的四面都是人、都是尖叫、都是肩膀和手臂,他就像汹涌河流中的独木舟,随波逐流,晕头转向。
  
  他大吼着,用拳头和手肘艰难的在人群中逆行,直到他被一个浑身浓重鱼腥味的高大男子撞倒,晕眩和疼痛过后,一片暗红的血迹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威尔立刻想通过血滴飞溅的方向和方式,判断出鲁伯特的逃走的方响,但在这样的混乱中他不能确定这血液是不是他的。
  
  青年警官跌跌撞撞的闪进一个角落里,急忙收起手枪。远离嘈杂的人群后,他的头脑也冷静下来,稍作思考便向旧工坊区飞奔而去。
  
  一路上,他不停回忆细节、整理思绪,基本上能确定鲁伯特一直没有向他透露的藏身地——与他和玛格丽特藏身的地方不在同一位置。在酒吧的时候,威尔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与鲁伯特相熟的他知道人偶制作并不需要接触高温明火,这无法解释鲁伯特身上的烟灰和油污,除非有可能涉及到他的涂层秘方。接下来,他给巡逻队打电话,确认了旧工坊区在一个月内有一座有大型炉具的建筑忽然再次启用,时间大致与鲁伯特人偶丢失的时间重合。
  
  不管鲁伯特是神志不清还是有所预谋,威尔的直觉告诉他,在这座建筑里一定能找倒他要的答案。
  
  穿过迷宫般的大街小巷,他来到路灯灯光笼罩城市的尽头——旧工坊区。威尔想起,他在孩提时代曾不止一次和鲁伯特来旧工坊区玩,那时候的街上到处都是世界各地前来交流技术的工匠和商人,道路两旁摆满明晃晃的工具和手工制品。直到锆硄技术的普及埋葬了这幅盛况。
  
  依照巡逻队的描述,他很轻松就找到了那栋建筑,毕竟它有着全旧工匠区最高大的烟囱。这座近似于仓库的大型建筑原来是旧工坊区的核心建筑,他有全国最大的冶炼炉,很多追求机制的工匠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只为租得几天冶炼炉的使用权。如今,它的四壁通透、屋顶布满漏洞,远远望去像是一只垂死的病龟,在雾霾之中一动不动,静静等死。
  
  青年警官重新将枪握在手中,穿过向正对着他的缺口。
  
  建筑内部林立着各式各样被废弃的零件和设备,上面覆满苔藓,锈迹斑斑。
  
  地上,一条血迹向建筑内部延伸,威尔跟随血迹很轻松就绕过这些废弃物,来到一座巨大的锅炉前。
  
  在威尔的记忆中,这座锅炉是他见过最大的一座,仅是炉门就比他见过的任何车辆还要高大,炉身与整面墙壁融为一体,深不见底,此时炉门大开,露出漆黑的洞口,正发出好像源于深渊的低沉呜鸣。
  
  锅炉前烧焦的物件吸引了威尔的注意,他俯身查看,里面是变形的金属零件和没有完全烧完的木头,甚至还有布片的残骸,上面没有尘土和苔藓,焦黑部份的味道还很浓。威尔还发现,这些残骸是从炉门内部抛洒出来的。他端起手枪,跨过血迹,小心翼翼的迈进炉门。一股刺鼻的味道迎面扑来。
  
  一开始,炉门内部伸手不见五指,但威尔很快适应了里面的光线,赫然发现人偶大师低垂着脑袋,背向炉门跪倒在一片焦黑的残骸上。这片残骸有新有旧,混在在一起,偶尔翘起的零件就像是人的断骨。
  
  “鲁伯特?是你吗?”他用枪指着人偶大师。
  
  “威尔?”鲁伯特呢喃道,然后颓然倒下。
  
  青年警官收起武器,将他拖出锅炉。威尔用力拍打着好友的脸:“玛格丽特在哪儿?”
  
  鲁伯特好像没听到他说什么,目光不停的在墙壁和顶棚间游走。这样的神情持续了好一阵子,他忽然回过神,一把揪住威尔的手臂,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威尔,仿佛刚从一个长长的噩梦中苏醒过来。
  
  威尔这次并不害怕,他从好友布满血丝的眼睛里看到了迷惑、惊恐。还有愧疚,这些是属于人的情感。鲁伯特嘴唇不停的喏动,却难以发出一个声音。
  
  他换了个方式提问:“你把她藏在这儿了?”
  
  鲁伯特有气无力的点点头,威尔感觉到揪着他手臂的手更用力了。
  
  “朋友,用目光告诉我,他在哪儿?”
  
  人偶大师将目光艰难的转向前方——那座巨大而陈旧的锅炉上。随后,威尔听到他说:“不该是……”
  
  这句话并没有说完,鲁伯特就死了。
  
  威尔轻轻的将老友平放在地上,挑选出一根长棍,脱掉外套回到炉门内,在新残骸相对聚集的地方进行挖掘。不一会,一只沾满油污的手出现在他眼前。
  
  那是一只女人的手。
  
  他大声呼唤着玛格丽特的名字,一把丢掉长棍,将双手伸进残骸拼命的翻找着,一点都不在意双手已经被尖锐残骸刺破,鲜血直流。他发现这些残骸是燃烧过后才覆盖在玛格丽特身上的,更像是一种仪式。他认为残骸之间的空隙不会令她窒息,他觉得鲁伯特深如此爱玛格丽特,不会对她做出荒谬的事情。
  
  不一会,他将玛格丽特的上身从残骸中挖了出来,可怜的姑娘一丝不挂,全身沾满焦黑的油污,早已停止呼吸。
  
  威尔双手颤抖,一面向诸神祈祷,一面挤压她的胸口,想重新为她带来呼吸。他用的力气很大,只听到铿的一声,玛格丽特的胸口突然陷了下去,几根骨头刺出前胸。青年警官哀嚎着跌坐在一旁,仿佛被抽干了生命。
  
  威尔握起姑娘的手,轻吻的手背,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现实。
  
  “也许我再主动些,你就不会……”他看着因抢救而造成的可怕伤口,发现有些不对劲,威尔凑近细看,忽然心头一惊。刺出胸膛的“骨头”只是一截尖锐的木头,虽经过精心雕琢,但无法掩盖木头本身的纹理。伤口周围溢出的液体并非红色,而是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透明液体。
  
  这是……人偶?
  
  感受过大起大落的青年警官离开锅炉,脑子里却毫无头绪。他一头倒在挚友身边,大口喘息着。
  
  地下室?暗格?某个装有机关的大型设备?可鲁伯特说她在炉子里……那家伙脑子已经坏了,也许都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威尔开始回忆,重组线索。
  
  但首先进入他脑海的是:炙热之心成就不凡,汗与血筑就精品。他皱皱眉头,鲁伯特的疯言疯语忽地飘出他的脑袋:
  
  【炙热之心成就……】
  
  【如火焰一般……完美的……】
  
  鲁伯特解释过,将情感注入作品,就相当于给予其灵魂。
  
  【浴火的灵魂……】
  
  火、炙热、灵魂……
  
  威尔猛地从地上弹起身,他望着沾满油污与鲜血的双手,目光再次投向那座巨大的锅炉,一阵彻骨的寒意从后背爬过他的全身。
  
  (完)
  
   timgGY08VO61.jpg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