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第二次复苏的爱(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3-31 08:43:25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次复苏的爱
  
  兰是我认识的病友,是我认识的所有病友中最普通的一个。她的容貌却称得上是出类拔萃。虽然因为疾病,她的神态常常有些恍惚,眼神有些涣散,即使难得一见的笑容,也总是笑得勉勉强强。可是无可否认,她总是微颦的黛眉,月牙状的眼睛,蒜骨朵一样的鼻子,还有她总是微微张开,仿佛欲言又止的红唇,这样的五官在整个娇小的脸庞上显得精致无比。每次看见她的笑靥,我总是为她惋惜,若是没有得病,靠她的容貌,去任何一个时空生存怕都是简单的事情,那用在这里无休无止的活着。
  
  我们坐在山腰的一块巨石上,俯视我们两共同的故乡,远处升起一阵炊烟。
  
  “你看见了吗?”她突然说。“那唯一的一缕炊烟。”
  
  “他是因为我才决定这样做的。”
  
  在医院,我总是喜欢探究病友的内心,可是唯独兰闭口不言,她总是呆呆的坐着,看着远方。我不甘心,拉她和我坐在一起,问她一些简单的问题。后来才知道她为什么进了医院,像我们这样的,总是有许多曲折的故事,虽然她的故事很普通,但是也属于不可深究,太过寒心,太过痛苦的那一类,于是我就放下了我的好奇心,我想,她如果告诉我,我对她如果有错误的引导,那可就不好了。后来,我就只从医生的口中一点一点的知道了她的事情,但是医生所知道的,也只不过是和病情的治疗有关的,所以,我到了出院,也没有清楚的了解到兰的真实的内心世界。
  
  可是这一刻,竟然是她先开口的。我仔细的去看那缕炊烟,它轻飘飘的,袅袅的上升,和天上的灰灰的云揉在了一起。看的久了,仿佛就像梦中的一样。我没有说话,我知道,我这时说话是不合时宜的,因为会随时打断兰因为炊烟而唤起情感。
  
  “考进‘隐修者森林’很不容易啊,虽然是一个等级稍稍的有些低的。”我听她惆怅的说出这番话,目光不由得飘向了很远的地方,超过了故乡因为阴云,而显得朦胧的地平线。我知道,那个地方,有一片森林,里面有一群修为颇高的修士,还有经过不懈的努力,层层筛选才能成为他们弟子的人。
  
  “它具体是哪个隐修者森林呢?”
  
  “石油。”
  
  我心里一阵唏嘘,我知道她去医院前是在隐修者森林里进修过得。可是这个回答让我很吃惊,她当初这么有天赋,为什么会和我一样在这里守着这么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深山老林。可是我并没有表现出来。虽然她得病前的经历,让我羡慕,可是作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我,知道,任何正常人能想到的提问,都是不合时宜的。所以,我只能“嗯嗯啊啊”,然后抬起头看着泛着青色的天空。
  
  “姜是我的师父,他第一次给我们讲课的时候,读了一首诗。读完以后,他说这是他自己写的,姜老师的年纪虽然很大了,但是他有年轻人的激情和热血。”
  
  天边的乌云越来越浓重,山下的林间很静,没有一丝风,那座房子,依旧冒着炊烟。远处似乎传来歌声。
  
  “我正要说起姜老师的歌声,和那个声音很像。”我看向她,她的眼睛空洞的望向远方,似乎她说的这些和她没有关系。可是她又那么深深的陷进了回忆里,几乎忘了我的存在。
  
  “也很嘹亮吗?”
  
  “是的,很嘹亮,姜老师总是晚上约我去隐修者森林的林外。”她无奈的笑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怎么会呢,姜是我的导师啊。”
  
  “有一次,那是白天,姜老师唯一一次当着所有隐修者和我并肩,并且亲昵的走在一起。也是姜老师第一次当着许多人吻了我。”
  
  地平线那边朦胧的雾气慢慢的开始向我们这里蔓延,极目所能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她继续说着。“后来他拉着我,去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景色很美,也没有人,我和姜老师坐在一棵树下的草地上,那时,我只能羞涩的低着头,这个时候,姜老师抱住了我,没有人能体会,我当时的心跳的是多么乱啊。他开始不住的吻我,并且替我脱掉了衣服,他摸着我的每一寸皮肤,我热烈的抱住他,我们仿佛融为了一体。”
  
  她不再说话了,全身开始颤栗,她握紧拳头,仿佛要恢复平静。可是手却在颤抖。
  
  山上有了微微的风,四周开始喧闹起来,是鸟的叫声。离我们近的树林,叶子被风吹得哗啦啦的响着。
  
  “后来,那里成了我和姜老师最常去的地方。直到我怀上了姜老师的孩子!我十分害怕的告诉了姜老师,可是姜老师并没有让我打胎,而是让我把小孩生下来。并且对我说,这一切他会负责。
  
  姜老师替我找了住的地方,给了我买吃的的钱,就再也不管我了。”
  
  乌云的颜色越来越浓重,“他骗了你!”
  
  “是的,他用我对他的尊敬骗了我的感情。可是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几个月后,孩子出生了,第二天,我的孩子就不见了。接着有人告诉我,姜老师带着我的孩子,去了另一个时空,并且在这时我才知道真相,姜老师已经结婚五六年。”
  
  一滴雨滴在我的手上,接着啪啦啪啦的越下越大。
  
  “兰。”一个人朝兰呼喊,“后来我遇到了他,他听完我的故事,却依然决定和我在一起,并且花光大部分积蓄,替我治病。”
  
  那人撑开一把伞,替兰遮住雨,顺手递给我一把伞。“走吧,兰,吃完饭还得喝药呢。”
  
  我走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雨更大了,重重的打在地面上,溅起一个个水花。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