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灰鹰(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3-30 13:51:56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乌拉格 于 2020-4-4 16:45 编辑

        灰鹰


  上周,在法师公会的例行会议上,长老们对目前魔法的现状感到沮丧和悲痛,某位年长的长老表示,各地的领主和那些贵族老爷们都是呆瓜,他们的祖先是靠着魔法师建立丰功伟业的,但是这群忘恩负义的家伙现在完全无视魔法师的存在,更有甚者甚至直言法师可有可无,这些骄傲自大的家伙蔑视魔法,法师公会有义务纠正这些错误的观点。所以诸位长老经过商议后决定,长老们应该亲自到宫廷和城堡中去,传播魔法的奥义,让统治者们重新拾起对魔法的尊重,顺便提醒他们有些古老的传统决不能被忽视,比如对法师公会的经济支持等等。
  
  会议接近尾声时,年轻的优秀魔法师诺顿站了起来,他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段演讲,主要是重复强调了长老们之前的观点,在演讲最后,他表示,他也想到城堡中去,为法师公会的伟大决策出一份力。
  
  某位长老笑着对年轻法师说:“这是事关法师公会声誉的重大行动,可不是什么旅游度假。”
  
  诺顿则立刻保证说:“无畏艰难是法师的惯有品质,我有信心完成公会给我的任务。”
  
  长老想了想,然后随便在地图的边缘画了个圈,说:“难得年轻人有如此热忱,你就去这里吧。”
  
  诺顿仔细看了看地图说:“山羊镇?我还真是头一次听说这个地方。”
  
  长老确认之后回答他说:“没错,山羊镇,那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
  
  诺顿说:“先生从前去过此地?”
  
  长老摆了摆手说:“没有,那不重要,边境地区总是风景秀丽的,你叫什么来着?”
  
  诺顿说:“诺顿,先生,我叫诺顿。”
  
  长老说:“很好诺顿,你随时可以启程,如果愿意的话,你甚至可以在那住上几个月,不过此行的花销需要你先垫付,公会可以报销这些钱,但要等那里的领主愿意资助公会的时候。”
  
  诺顿找最好的裁缝做了一件新法袍,原本他还想再买一把镶嵌红宝石的新法杖,但是考虑到所有花销都需要自己先垫付,这个想法只能作罢。起初那段段路程,诺顿选择骑马,初春的天气晴朗凉爽,穿着新法袍的诺顿骑着枣红色的小母马飞驰在乡间的小路上,如果有画师恰好看到这个画面并且愿意画下来的话,那一定是一副传世名作,诺顿心想。不过没过多久,诺顿手掌磨出了水泡,大腿内侧也破了皮,即便是温顺的小母马对于诺顿来讲也还是太过于颠簸,年轻的法师觉得骨头架子都快要散掉了,于是诺顿在附近的村庄雇佣了一辆马车。不过坐在马车上也没有舒适多少,越靠近山羊镇,路面的情况就越恶劣,诺顿一度想要调头返回,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愚蠢的念头,此行必须拿到钱,他花了半年的薪水做了这件新法袍,上面还绣了金丝符文的,如果不能报销的话,他将无法承担接下来的房租和饮食。
  
  终于,在诺顿濒临崩溃时,他们到了。看到山羊镇第一眼时,诺顿大失所望,这个镇子倒不算太小,但是它太破了,路边有些房屋甚至塌了一面墙,到处都脏兮兮的,人们也脏兮兮的,只有不远处的山坡上那座小城堡给了诺顿一点点安慰,看起来人们都很穷,可能钱都被贪婪领主拿走了,这说不定是一件好事,诺顿心想。
  
  走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诺顿担心弄脏他的新法袍,他把袍子往上提了一点,但随后他又担心人们注意到他的老旧的皮靴,于是他又把袍子放了下去。考虑到直接去城堡面见领主有点过于唐突,诺顿决定先去小酒馆喝一杯,顺便打听一下这里的领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天还早,酒馆里的人不多,侍女穿着布满油渍的灰裙子。
  
  看见诺顿后,侍女漫不经心地说:“来点什么?先生。”
  
  诺顿微笑着说:“都有些什么?”
  
  侍女回答:“只有麦酒。”
  
  诺顿无奈地说:“那就来一杯麦酒。”
  
  侍女把破旧的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劣质麦酒洒出三分之一。诺顿朝杯里瞧了瞧,气味不算好闻,而且有些浑浊,他放弃了想要抿上一小口的想法。“你叫什么名字?”他对侍女说。
  
  侍女回答说:“詹妮佛,先生。”
  
  诺顿故意用浓重的城里口音说:“如果我请你喝一杯的话,你能陪我聊聊天吗?”
  
  侍女不屑地说:“我在这工作,先生,这玩意我想喝多少喝多少。”
  
  诺顿略有些尴尬地说:“别误会,詹妮佛,我刚到贵宝地来,只是想了解一点这里的风土人情。”
  
  侍女说:“这里只有风和土,没有人情,先生。”
  
  和这些乡下人简直没法交流,诺顿想,他正想问问关于领主的情况,一个巨人走了过来,这家伙足足有两米高,壮硕的躯干上面顶着一个南瓜样的脑袋,头顶是稀疏干枯的绿色头发,左脸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相对外表来说,巨人说起话来倒是显得很有礼貌,他说:“请问,阁下是法师先生吗?”
  
  诺顿整理着法袍,然后颇有些得意地说:“是的,如假包换。”
  
  巨人客气地说:“您比我想象中勇敢,法师先生。”
  
  诺顿看了看手掌上水泡,不以为意地说:“这没什么,我完成过更艰难的任务。”
  
  诺顿刚说完,巨人忽然从背后拿出一把斧子,他恶狠狠地说:“很好,灰鹰,现在恐怕得麻烦您跟我走一趟了。”
  
  诺顿吓得立刻站了起来,说:“什么灰鹰?你又是谁?”
  
  巨人冷笑着说:“我劝您不要试图反抗,即使您是传说中的灰鹰,如果您不肯配合,那我只好在这杀了您。”
  
  乡下人抢劫还要先帮别人起个绰号吗?诺顿心想,或者说是有什么误会,他解释说:“这位英雄,我想你认错人了,又或者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钱,只要你别伤害我。”
  
  巨人步步逼近,说:“收起你那魔法师的小把戏吧,在斧子面前,众生平等。”
  
  我的天呐,他是来真的,诺顿来不及多想,转身就跑,然而新法袍误了事,诺顿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巨人迅速靠近,举起斧子说:“灰鹰先生,这可就不怪我了!”
  
  看着那把阴森森的钢斧,诺顿以为自己死定了,接着救命恩人忽然出现,侍女詹妮佛高高跃起,将花盆猛地砸在巨人头上,巨人晃晃悠悠地倒了下去,就像一面墙轰然倒塌。
  
  詹妮佛朝诺顿大喊:“灰鹰先生快跑,跑到铁匠铺去,那里有人能救你。”
  
  我他妈不是什么灰鹰,诺顿想,但是来不及多说,他慌张地爬起来冲到街上,但是铁匠铺在哪?诺顿四处张望,他担心巨人追出来,于是一边小跑一边朝路边大喊:“喂,铁匠铺在哪啊?”
  
  一个正在晾晒衣服的老妇人迷茫地看着诺顿,然后朝东边指了指。诺顿立刻朝东边跑去,好在没多久,熔炉的热气迎面扑来。一个穿着贵族服饰的中年人站在门口,他看起来约么四十几岁,身材偏瘦,两鬓有些斑白。
  
  诺顿气喘吁吁地说:“这里就是铁匠铺,对吧?”
  
  中年人皱着眉头说:“看起来,是的,您找哪位?”
  
  诺顿急忙说:“帮帮我,帮帮我,有人说这里的人能帮我!”
  
  中年人不解地问:“阁下又是哪位?”
  
  诺顿想起詹妮佛的话,灰鹰先生快跑铁匠铺有人能救你,这个该死的灰鹰到底他妈的是谁?“我是灰鹰。”诺顿听见自己说。
  
  中年人吃了一惊,朝四处张望后立刻拉着诺顿走进铁匠铺,他小声说:“您终于来了,灰鹰先生。”
  
  诺顿跟着中年人走进铁匠铺的地窖,这里更脏了,新法袍也无可避免地被弄脏了,不过这些眼下都不重要了,诺顿想先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诺顿向中年贵族问道:“阁下是谁?”
  
  中年人略带诧异地说:“您不认识我?我给您写过信,我就是这里的领主理查德,理查德.基尔。”
  
  诺顿大喜过望:“您就是领主大人,我可算找到你了!”
  
  领主理查德忽然有些迟疑地说:“等等,您说您就是灰鹰本人,可您要怎么证明这件事呢?三天前我刚处死一名冒名顶替者。”
  
  诺顿慌张地说:“我就是灰鹰,刚刚还有个绿毛怪物要杀我!”
  
  领主还是有些犹豫地说:“并非我不相信您,先生,但毕竟事成之后我要付给您一千枚金币,所以我必须得严谨一些。”
  
  一千枚金币?诺顿惊讶地长大了嘴巴,我每个月的薪水才五枚银币,一千枚金币是什么概念?诺顿紧忙宣称:“我就是灰鹰,我就是他妈的灰鹰,我发誓!”
  
  侍女詹妮佛忽然出现,她说:“他就是灰鹰,我亲眼看见僵尸肖恩要杀他。”
  
  领主点了点头说:“既然你都这么说,那便是确认无疑了。灰鹰先生,容我帮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贴身侍卫,詹妮佛。”
  
  詹妮佛笑着说:“我们见过面了。”
  
  诺顿尴尬地说:“她救了我一命。”诺顿想起那个绿毛巨人,那张有些浮肿的苍白的像南瓜一样大的脸,太恐怖了,诺顿心有余悸地说:“原来他叫僵尸肖恩,这个外号倒算是贴切。”
  
  领主奇怪地问:“您不知道?”
  
  诺顿奇怪地反问:“知道什么?”
  
  领主说:“那可不是什么外号,那个怪物是真的僵尸。我记得我给您的信中提到过此事。”
  
  作为一名法师,诺顿当然清楚僵尸真的存在,但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遇到一只,他支支吾吾地说:“是的,您的确提到过此事,只是我,只是我刚刚,我刚刚好像失忆了,我是说,可能是由于过度惊吓,都他妈怪那只丑陋的绿毛僵尸。”
  
  领主又说:“灰鹰先生,并无不敬,我只是好奇,如果您连一只僵尸都搞不定,您要怎么杀死一只吸血鬼呢?”
  
  诺顿大吃一惊:“什么吸血鬼?我是说,我刚才说过了我短暂失忆了。”
  
  詹妮佛对领主说:“灰鹰先生是一名强大的法师,法师虽然对斧头无能为力,但是他们总是有办法能够消灭吸血鬼。”她又转头对诺顿说:“灰鹰先生,您无需担心突然失忆的小插曲,我来帮您解释一下眼前的情况。”
  
  诺顿如释重负地说:“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詹妮佛说:“事情是这样的,最近半年来我们山羊镇发生一件怪事,有七名无辜的少女在夜里被残忍的杀害,起初我们认为这是一桩连环杀人案,尽管警卫们尽心尽责地去调查,却依然毫无头绪,更糟的是,后来又有更多人离奇失踪,连尸体都找不到。警卫们相信,凶手还在这里,就藏在无辜的人们中间,所以我们开始调查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外地人,然而就在这时,我们的领主大人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他的妻子,那个受人爱戴的男爵夫人,居然是一只吸血鬼!”
  
  诺顿吃惊地说:“天呐。”
  
  詹妮佛继续说:“领主相信,夫人不是一直都是一只吸血鬼,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同她结婚并生活这许多年呢?所以领主派我去暗中调查,结果我发现夫人的家族里有一个隐藏了很多年的秘密,原来他们整个家族都是吸血鬼,但他们不是正常的吸血鬼,他们是沉睡的吸血鬼,他们平时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分别,但当他们体内的吸血鬼苏醒以后,他们开始变得残暴嗜杀。”
  
  诺顿提出:“为何不派守卫把她抓起来?”
  
  领主遗憾地说:“我怎么能让人们知道我的夫人是一只吸血鬼呢?是一只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的吸血鬼,那会让我名誉扫地,当人们不再相信他们的领主,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吗?”
  
  诺顿点头表示认同。
  
  詹妮佛接着说:“所以我们想了一个万全之策,我们暗中策划杀死男爵夫人,然后栽赃给某个死囚,就说他是之前所有杀人案的真凶,这样一来再也不会有吸血鬼了,二来再也不会有凶杀案了。”
  
  诺顿说:“这个点子确实不错,可你们要怎么杀死一个吸血鬼呢?”
  
  詹妮佛说:“所以我们找来了你呀,伟大的法师灰鹰,领主甚至愿意付给您一千枚金币作为酬金,老实说,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诺顿硬着头皮说:“你们有什么计划吗?难道要我冲进城堡去当着守卫的面砍死男爵夫人?”
  
  詹妮佛笑着说:“怎么会?那样的话您不就成替死鬼了?”
  
  诺顿尴尬地笑笑说:“对啊,那就便宜了那个死囚了。”
  
  詹妮佛解释说:“是这样的,按照计划,领主今天夜里会带着夫人去湖边的小庄园寻刺激,他们会赶走其他人,独自在房间里甜蜜,完事之后,领主会找借口先行离开,这时就只剩夫人独自呆在湖边庄园,然后我带您潜入进去,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领主会给夫人喝些药水,对于您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法师来讲,处理一只熟睡中的吸血鬼应该不是难事。”
  
  诺顿毫无底气地重复:“应该不难。”
  
  领主握着诺顿的手,语重心长地说:“灰鹰先生,山羊镇就靠您了,您不光是一位伟大的法师,过了今晚,您还是一位富有的伟大的法师。”
  
  夜里还是有点凉。
  
  诺顿与詹妮佛蹲在湖边庄园的矮墙下面,透过窗户,他们看见领主和夫人在房间里喝酒,果然,这里没有守卫。过了一会,领主弹起了鲁特琴。
  
  诺顿笑着说:“领主大人还很多才多艺。”
  
  詹妮佛附和说:“是的,不仅如此,他还是一名诗人。”
  
  诺顿说:“看起来你很崇拜他。”
  
  詹妮佛纠正他说:“不,我效忠于他。”
  
  又过了一会,琴声消失了,领主开始亲吻他的夫人,看身形,领主夫人的身材出奇的胖。
  
  诺顿皱眉说:“领主大人看上去挺精神的,是个帅气的男人,怎么他的夫人看上去那么胖?”
  
  詹妮佛有些不满地说:“男人就是这样,年轻时怎么都好,老了胖了就变成罪过。”
  
  诺顿赶忙解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詹妮佛说:“别解释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别忘了夫人是一只吸血鬼,也许她苏醒以前是美丽端庄的,天知道体内的吸血鬼苏醒会对一个人造成怎么样的伤害。”
  
  关于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的这个话题,诺顿还想再深入探讨一下,但是接着庄园里的灯熄灭了,然后诺顿听到夫人叫喊声,男爵夫人肆无忌惮地表达着愉悦,甚至开始大声叫喊着那些粗鄙但听了会让人更加兴奋的话语。诺顿脸一红,转头看向詹妮佛,发现詹妮佛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詹妮佛用力地把诺顿的头拧过去,说:“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诺顿由衷地说:“夫人真是豪放啊,辛苦领主大人了。”
  
  没多久,果然如计划中的,领主独自一个人匆匆离开。
  
  诺顿看着领主的背影说:“领主好快。”
  
  詹妮佛撞了诺顿一下小声说:“还不是为了给你节省时间,快,在夫人醒来之前动手。我可不想面对一只清醒的吸血鬼。”
  
  诺顿抱怨说:“可是灯熄灭了,我什么都看不到,这么翻墙进去好像不是很安全。”
  
  詹妮佛建议说:“你不是法师吗?有没有什么法术可以帮忙?”
  
  诺顿得意地说:“当然,我会闪光术,可以照明。”
  
  詹妮佛说:“那快啊!”
  
  诺顿从怀里拿出魔法书,说:“可是我要照着魔法书念出咒语才行,这里太黑了,我看不清字,你有没有火把?”
  
  最终,诺顿和詹妮佛决定绕到正门去,从正门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反正吸血鬼睡着了,现在就算在庄园里喝点红酒再弹一会鲁特琴也是安全的,诺顿心想。
  
  一路畅通无阻,詹妮佛轻车熟路地带着诺顿迅速潜进卧室,领主夫人不出所料地熟睡着,那肥胖的身躯占据大半个床,她呼噜声和叫床声一样地肆无忌惮。
  
  詹妮佛低声说:“动手吧,大法师,别给它丝毫机会。”
  
  诺顿深吸了一口气,这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杀人,不,不是杀人,这是一只吸血鬼,一只犯下累累罪行的吸血鬼,诺顿心想,何况,报酬是一千枚金币,等我带着这一千枚金币回到法师公会,那些长老们也会对我另眼相看的。还有那些平时以为我是废物的人,这回我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振兴法师公会的人,诺顿甚至已经能够想象那些人的表情,忍不住暗笑起来。
  
  詹妮佛催促说:“快啊,一会她醒了我们都得死在这。”
  
  来不及多想,希望没有意外,诺顿胡乱地念了一段什么咒语,然后冲上去把匕首深深地插进领主夫人胸口。
  
  接着,绿毛怪物冲了进来,僵尸肖恩大喊道:“你们怎么在这?天啊,你们干了什么?”
  
  詹妮佛迅速抽出短剑,然后对诺顿说:“快跑,灰鹰先生,我来对付他。”
  
  诺顿本想留下来帮助詹妮佛,但他看了看僵尸肖恩那庞大的身躯,浮肿的南瓜脑袋,脸上的疤,还有他手里的斧子,诺顿冲向窗户一跃而出,跳进湖里拼命地游。希望她好运,诺顿一边游一边想,这小姑娘还挺漂亮的,要是就这么被僵尸肖恩杀了也是怪可惜的。但是没办法,诺顿清楚地知道,那一千枚金币更重要。
  
  天亮时,诺顿终于来到城堡门口,新法袍已经被树枝划烂,但是他一点也不心疼。
  
  守卫拦住他说:“请问你找谁?”
  
  诺顿表现出一个英雄该有的样子:“领主约我来的。”
  
  走过花园时一个莽撞的胖得像个充气皮球的秃顶男人跟诺顿撞了个满怀,秃顶胖子大怒地说:“你没长眼睛吗?”
  
  诺顿没有理他,叫吧,诺顿心想,叫吧,一会等我见到领主,有你的苦头吃。诺顿径直走进城堡,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正在大厅里面焦急地来回踱步。
  
  诺顿大声说道:“你们谁去把领主叫来?”
  
  管家吃惊地看着诺顿,说:“这位先生,您找领主什么事?”
  
  诺顿得意地说:“重要的事。”
  
  管家说:“不瞒您说,我们刚收到消息,领主夫人遇害了,现在领主恐怕没有时间见您。”
  
  诺顿微笑着说:“夫人的事我也知道。你就和领主说,灰鹰来了,他会见我的。”
  
  管家吃惊地说:“你就是灰鹰?”他仔细打量着诺顿,然后大喊起来:“侍卫队长,灰鹰在这。”
  
  那个绿毛怪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冲诺顿大喊道:“杀人凶手,你还有胆子来这里!”
  
  诺顿不屑地说:“原来你是侍卫队长啊,很不幸,你很快就不是了,我会让领主把你关进大牢的。”
  
  僵尸肖恩愤怒地说:“绑起来!”几名侍卫迅速围了过来,长剑出鞘,寒光闪闪。
  
  诺顿高声宣布:“先别急,让我们等等我们敬爱的领主大人到来,只要领主大人出现,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那个胖得像个充气皮球的秃顶男人又出现了,他疑惑地看着诺顿说:“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
  
  诺顿哈哈大笑着说:“我是这里的英雄,我是山羊镇的救世主,我也是领主大人最好的朋友,我是灰鹰,那么阁下又是谁呢?”
  
  秃顶男人淡淡地说:“我是理查德.基尔,我就是您他妈的最好的朋友,我是这里的领主。”
  
   20111212090255481.jpg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