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推荐阅读 穿上够——艾里克·弗朗克·拉塞尔



  《穿上够》
  
  作者:艾里克·弗朗克·拉塞尔
  
  译者:辜莹莹李梅红黄阿仙
  
  校改:杨士焯
  
  巴斯特勒号飞船已经沉默很久了。她停靠在斯瑞恩太空船发射降落场,排气管冷冰冰的,船身轻微受损,看起来就像刚跑完马拉松比赛的运动员,疲惫不堪。因为她刚刚远航归来,途中经历了许多风险。
  
  她确实需要在港口好好地休息,不过这只是短暂的。一切都很平静,甜美的平静。没有烦恼,没有危险,没有困难,也没有在航行途中一天至少遭遇两次冰山那么可怕的险境。有的只是平静。
  
  好爽!
  
  麦克诺船长正在船舱里休息,双脚跷在桌上,尽情放松自己。所有的引擎都熄火了,几个月来那种可怕的撞击声第一次消失得无影无踪。此时,在城市的大街上,他手下四百名船员正在灿烂的阳光下狂欢。傍晚,大副格雷格里回来换班。轮到麦克诺船长去融入这美妙的夜色,享受霓虹灯闪烁的文明。
  
  那是着陆后最美妙的时刻。这时人们可以全身心放松自己,随心所欲地发泄自己的情绪。没有工作,没有苦恼,没有危险,也没有职责。对于疲惫的流浪者来说,这是个安全舒适的港湾。
  
  太爽了!
  
  这时,无线电报务员波曼走进了船舱。共有六个人留下来值班,他就是其中一个。他脸上的表情足以告诉我们,他可以想出更多的好事情来消磨时间。
  
  “有新的消息,船长。”他把电文递给船长,希望船长会看一看,或许给他点指示。
  
  麦克诺特船长接过电文,双脚垂放下来,挺直身子,读着这则消息。
  
  地球总部至巴斯特勒号飞船:继续留在斯瑞恩港待命。海军上将文恩·卡西迪将于17日抵达此港。费德曼,海军司令。斯瑞塞克。
  
  他抬起头,叹着气,欢乐的神情一扫而光。
  
  “怎么了?”波曼小心地问道。
  
  麦克诺船长指着他桌上三本薄薄的书,说:“中间那本,第二十页。”
  
  波曼迅速地阅读了这张纸,发现上面写着:文恩·卡西迪,海军少将,船舶仓储总监。
  
  波曼吸了口冷气。“那是说--”
  
  “是的。”麦克诺船长郁闷地回答。“就象返回训练学校,再做那些繁琐的事情。”波曼一脸严肃地说:“船长,现在你只有799套救生工具。而原先分配给你的是800套。你的航海日志却没办法解释其中的原因。另外一套到底在哪儿呢?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船员救生工具中会丢失一双吊带?你怎么没有汇报呢?”
  
  “他为什么偏偏挑中我们呢?”波曼吃惊地又问道。“他从来都没找过我们麻烦呀。”
  
  “这就是原因。”麦克诺船长瞪着墙壁,愤怒地说道。“该轮到我们行动了。”他看着日历,说:“现在还有三天的时间,我们需要把货拿到手。叫二副派克立刻来这。”
  
  不过一会儿,派克进来了。他脸上的表情应验了一句老话:坏事传千里。
  
  “做一份订货单。”麦克诺命令道。“我们要订一百加仑的塑料油漆,灰色的,质量要有保证。再做另外一份30加仑白色油漆的订单。立刻把这两份订单送到港口仓储处。告诉他们晚上六点送货,包括我们订购的毛刷和喷雾器。顺便送些免费的清洗剂。”
  
  “船员们不喜欢这样。”派克小声地说。
  
  “他们会喜欢的。”麦克诺断言道。“船变得崭新、亮堂,而且十分干净,有助于壮大士气。书上这么说的。开始行动吧,把我们预订的货物送回来。回来后,你找出仓储单和装备单,拿到这来。在卡西迪来之前我们必须一一核对。如果他来了,我们就没有机会补齐我们紧缺的货物,或者是偷偷地运走我们手上的其它货物。”
  
  “好的,船长。”派克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麦克诺船长靠在椅子上,自言自语。直觉告诉他这次忙乱是无法避免的。缺了哪一样货物都会后果严重,除非前一次报单能够隐瞒真相。多了也不好,很糟糕。缺货意味着船长做事疏忽。货物过剩也会遭来盗窃公有财产的罪名,尽管某些情况下可以得到长官的宽恕。
  
  他还在愤愤地咕哝着,这时候派克回来了,带来了一大摞折成滑稽帽形的单子。
  
  “现在开始吗,船长?”
  
  “是啊。”他挺起身子,这下子自己就没办法再欣赏美景了。“要一一核对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把船员的救生工具放到最后查。”
  
  麦克诺走出船舱,走向船首。派克闷闷不乐地跟在后面。
  
  当他们穿过主要通道时,皮斯莱克看到他们了,在舷侧门欢呼雀跃,紧跟在他们后面。它是船员中的重要一员,一条大狗。这条狗继承了祖先的热情特性,对谁都好。它脖颈上神气地带着一个项圈,上面写着皮斯莱克----巴斯特勒的财产。他能执行的任务就是不让外界入侵船舱,偶尔能够察觉到人们肉眼看不到的潜在危险。
  
  麦克诺和派克责任在身,只好牺牲休闲的大好时光,默默地朝前走。而皮斯莱克紧跟其后,兴致满怀,随时准备执行任何一项新任务。
  
  来到底舱,麦克诺船长斜靠在领航员的位子上,从派克手中接过单子。“你比我更了解这些东西,所以我来读,你来核对。”他打开文件夹,从第一页开始念。“第一项。电波指南针,D型号。一个。”
  
  “有。”派克说。
  
  “第二项。距离和方向电子指示器,JJ型号,一个。”
  
  “有。”
  
  “第三项。港口和右舷重力仪表。卡司尼模型,一对。”
  
  “有。”
  
  皮斯莱克趴在麦克诺的前面,充满深情地眨着眼睛,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企图引起人们的关注。这种沉闷的核对工作简直太可怕了。麦克诺在念单子的时候,不时用一只手摸摸它的耳朵,以表安慰。
  
  “第187项。泡沫橡皮垫。一对。”
  
  “有。”
  
  ……
  
  当大副格雷格里出现时,他们已经到达装备对讲电话装置的小房间,在昏暗的房间里闲逛,皮斯莱克早就呆不下去离开了。
  
  “M24,空中小喇叭,3英尺,T2类型,6个一套。”
  
  “有。”
  
  往里望,格雷格里瞪大眼,问道:“发生什么事?”
  
  “很快就有重要检查了,”麦克诺瞧了瞧手表,“去看看商店货送来没有,如果还没,是为什么。过会儿你最好来帮忙,让派克歇几个小时。”
  
  他瞥了眼派克,说:“你进城四处查查,派个船员回来。不得找借口、不得狡辩延误。这是命令。”
  
  派克略显不悦。格雷格里愤怒地瞪了他一眼,离开了,回来时说:“商店20分钟后会派人来。”他不满地看着派克离开。
  
  “M47。防护对讲装置电缆、编织电线。3个鼓。”
  
  “有,”格雷格里说道,心里诅咒回来得真不是时候。
  
  检查一直到深夜,第二天一大早又继续。早上的时间,有四分之三的人在船舱内外辛苦工作着。他们的劳动好象是种惩罚,惩罚他们想实施却未付诸行动的罪行。
  
  在船上走廊和过道上行动只能像蟹一样,紧张、小心翼翼地侧身挤过。这再次证明了地球人的生活充满着油漆未干一般的危险和恐惧。第一次粘上污点的人就会使自己的生命不幸减少十年。
  
  第二天下午,他念着第九页的内容,而让吉恩·布兰查德在一旁确认所有列举项目是否都存在。
  
  ……
  
  麦克诺厌烦地说,“V1097,饮水器,搪瓷的,一个。”
  
  “有,”布兰查德答道,敲了敲东西。
  
  “V1098,穿上够,一个。”
  
  “什么?”布兰查德瞪大眼,问道。
  
  “V1098,穿上够,一个,”麦克诺重复道,“嗯,你为什么这么震惊?这是飞船厨房。你是主厨。你该知道厨房里应该有什么货,不是吗?这个‘穿上够’在哪?”
  
  布兰查德断然道:“没听过这东西。”
  
  “你应该听过。它记录在这份设备清单上,白纸黑字。上面写着:穿上够,一个。我们四年前配备装置时它就在这。我们自己查过而且也签单了。”
  
  布兰查德否认:“我没签过任何叫‘穿上够’的东西。厨房里没这种东西。”
  
  麦克诺皱起眉,给他清单,“看看!”
  
  布兰查德瞧了瞧,不屑一顾。“这有我的一个电炉,有一套标上容量刻度的锅炉,有六个煎面包平底锅。但就是没有‘穿上够’。从未听过。我不知道这个。”他扬扬手,耸耸肩。“没有‘穿上够’。”
  
  “有,”麦克诺坚持,“卡西迪来的时候要是没有它的话我们要赔的。”
  
  “你去找,”布兰查德建议。
  
  “你有国际酒店厨师学校颁发的证书,还有蓝带厨艺学院的证书,和太空舰队原料供给中心的证书,有3个荣誉,你还不知道什么是‘穿上够’。”麦诺特指出。
  
  “妈的!”布兰查德突然大叫,手一摆,“我和你说了上万遍了,没有‘穿上够’。叫我上哪找去?就是神仙也无法找到‘穿上够’。难道我是个魔法师?”
  
  “它是一种烹饪用具,”麦克诺坚持,“肯定有,因为它在第九页。上面写的清清楚楚,就在这厨房里,由主厨负责。”
  
  “没的事,”布兰查德指着墙上一个金属盒,反驳说:“对讲电话机。那也是我的吗?”
  
  麦诺特想了想,让了步,“不,那是波曼的。整艘船上都有他的设备。”
  
  “那么就去问他那个该死的‘穿上够’,”布兰查德带着得胜的口气。
  
  “我会的。如果它不是你的,那肯定是他的。我们先做完检查。如果我做得不够系统、彻底的话,卡西迪会撤掉我的勋章的。”他继续看着清单。“V1099,头颈上面刻着字,皮的,黄铜饰钉,用在狗身上。不必找了。五分钟前我才看见它。”他在该项上打了个勾,继续检查。“V1100,睡篮,用芦苇编织的,一个。”
  
  “在这,”布兰查德说着,把它踢到一个角落里。
  
  “V1101,垫子,泡沫橡皮,和睡篮配套,一个。”
  
  “半个,”布兰查德反驳,“四年前被狗咬掉半个了。”
  
  “或许卡西迪会给我们配个新的。没关系。只要我们能拿出剩下的半个,就没问题了。”麦克诺站起身,合上文件夹。“这里就这些了。我去找波曼要丢掉的那项。”
  
  检查存货的随行人员继续向前走。
  
  ……
  
  波曼关闭一个超高频接收机,拿掉耳塞,扬着眉,满脸疑惑。
  
  “在厨房里我们少了一个‘穿上够’,”麦克诺解释到,“它在哪?”
  
  “为什么问我?厨房是布兰克德的职责范围。”
  
  “不完全是。你有很多电缆线穿过厨房。那里有你的两个终端盒子,还有一个自动开关和一个对讲机。‘穿上够’在哪?”
  
  “从没听说过它,”波曼困惑地说。
  
  麦克诺怒吼:“别再说没听过!我已经受够布兰查德说这了。四年前我们有个‘穿上够’。这里写着呢。这是我们检查并且签下的清单。上面有我们签的一个‘穿上够’。所以我们肯定有一个。必须在卡西迪来之前把它找到。”
  
  “对不起,船长,”波曼同情地说,“我没法帮你了。”
  
  “你可以再想想,”麦克诺建议,“在船头有个方向距离指示器。你叫它什么?”
  
  “迪丁,”波曼很迷惑。
  
  “嗯,”麦克诺接着说,指着脉频传输器,“你管‘它’叫什么?”
  
  “欧佩-泼佩。”
  
  “都象婴儿的名字,对吧?迪丁和欧佩-泼佩都象。动动你的脑筋,再回想四年前你管‘穿上够’叫什么。”
  
  “没有,”波曼断言道,“在我印象中没有东西叫‘穿上够’。”
  
  “那么,”麦克诺质问,“我们为什么会签这么个东西?”
  
  “我什么都没签。所有的都是你签的。”
  
  “是你和其他人核对的。四年前,就在厨房里,我说‘穿上够’,一个,’不是你就是布兰查德指着它说,‘有。’我是听了谁的话的。对于这东西,我必须相信其他专家的话。我是个航海专家,熟悉所有最新航海机件,但是其他东西并不在行。所有我必须依靠知道什么是‘穿上够’的人—或者是应该。”
  
  波曼看问题比较看得开。“我们配备装置时,所有碎屑都堆存在主舱里,走廊上,厨房里。我们必须整理一系列的东西,再把它储藏在它该待的地方,记得吗?现在这个‘穿上够’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不一定在我或布兰克德的范围内。”
  
  “我会查查看其他主管怎么说,”麦克诺同意,他在这点上让步了。“格雷格里、沃斯、散德孙、或者其他人,可能正悉心负责着这东西呢。不管在哪,必须得找出来。哪怕用掉了,也要彻底搞清用到哪儿了?”
  
  他走了出去。波曼拉长脸,塞上耳塞,继续摆弄他的装置。一小时后,麦克诺回来了,皱着眉头。
  
  “查清了,”他怒气冲冲地宣布,“这船上没这东西。没人知道。甚至没人能猜到。”
  
  “划掉,上报丢失,”波曼建议。
  
  “什么?你和我都明白丢失和损坏必须在发生时立即报告的。如果我告诉卡西迪,‘穿上够’丢了,他会问何时,何地,怎么丢的,为什么没报告。如果这个新玩意儿值个五十万,那时麻烦大了。我没法轻率地把手一挥删去这项。”
  
  “那么该怎么回答呢?”波曼问道,无辜地给牵扯进去了。
  
  “确实有这么个东西,只有一个,”麦克诺宣布,“你发明个‘穿上够’出来。”
  
  “谁?我?”波曼说着,扯着他的头皮。
  
  “就你,没其他人。不管怎么说,我很肯定这东西是属于你的职责。”
  
  “为什么?”
  
  因为它的叫法不正和你惯用婴儿的名字命名机器一样吗?我用我一个月的薪水来打赌,‘穿上够’是一种科学的玩艺儿。或许是和雾气相关的某种东西。或者是盲人专用的一种新玩意儿。”
  
  “盲人专用的无线电收发机叫‘触摸器’,”波曼提示。
  
  “你说对了!”麦诺特说着,似乎胜利在望了。“所以你要发明个‘穿上够’。明晚六点前要完成,我那时要检查。它必须令人信服,应该合人心意。它的功能要有说服力。”
  
  波曼站了起来,双手无力下垂着,沙哑着声音问道:“我怎么做个‘穿上够’?我连那是什么都不知道。”
  
  “卡西迪也不知道,”麦克诺指出这点,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他更象个施工技术员。要数东西,看东西,保证东西都在,听取别人反映设备正常运作还是已经坏了的意见。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造个堂堂的阿拉玛古萨,然后告诉他这就是‘穿上够’。”
  
  “神圣的摩西主呀!”波曼强烈地抗议。
  
  “别去依赖圣经人物那虚枉的帮助,”麦克诺怪道。“动动上帝赐予我们的脑筋。拿出你的绝活来,在明晚六点前造出个最好的‘穿上够’。这是命令!”
  
  他离开了,对于自己的解决方案心满意足。在他身后,波曼忧愁的身影映在墙上,他舔了舔嘴唇,一下,两下。
  
  ……
  
  海军少将文恩•卡迪西准时到达。他身材矮小,挺着肚子,脸色红润,眼睛犹如死去已久的鱼的眼一样呆滞。他高视阔步。
  
  “哈,船长,我相信你已经把所有东西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了。”
  
  “东西一向是井然有序的,”麦诺特脱口而出,作出保证。“我确认过了。”他自信满满。
  
  “很好!”卡西迪同意。“我喜欢认真负责的长官。我很遗憾,有很多人并不负责。”他穿过主舱,他的鳕鱼一样的眼睛巡视着纯新的白色搪瓷。“你想从哪开始,船头还是船尾?”
  
  “我的设备清单是从船头设备开始列举的。我们可以按它们排列的顺序进行。”
  
  “很好,”他快步走向船头突出部分,没半点官样,半路上停下来拍拍皮斯来克,检查它的项圈。“嗯,照料得很好。这动物有用吗?”
  
  “在马尔帝阿,它发出警号,救过五条人命。”
  
  “那么,细节都记录在你的报告里吧?”
  
  “是的,长官。报告在图表室里,等候您的检查。”
  
  “我们到时会过去的。”到达船头舱,卡西迪坐下,接过麦诺特递来的文件夹,开始井然有序地检查起来。“K1,光束指南针,D类型。一个。”
  
  “这就是,长官,”麦克诺指给他看。
  
  “运作还正常吗?”
  
  “是的,长官。”
  
  他们继续检查,检查对讲装置的小房间,电脑室,每个地方,最后来到了厨房。这里,布兰查德身着刚洗净的白色衣服,摆好迎接姿势,小心翼翼地注视着新来者。
  
  “V147,电炉,一个。”
  
  “有,”布兰查德回答着,不屑地指着电炉。
  
  “用得满意吗?”卡西迪问道,呆滞的目光瞟了瞟他。
  
  “不太满意,”布兰查德告知。他绕了厨房一圈,手势动作丰富。“没有什么东西是足够令人满意的。地方太小。每个东西都太小。我是烹饪主厨,而这厨房象个阁楼。”
  
  “这是艘战舰,不是奢侈的画舫。”卡西迪发怒道。他看着设备清单皱了皱眉头。“V148,计时器、附件各一个。”
  
  “有,”布兰克德大声说道。
  
  顺着清单查下来,卡西迪越发紧逼,气氛越发紧张。这时只听他念道:“V1098,‘穿上够’,一个。”
  
  “见鬼!”布兰查德说着,眼睛冒火,“我说过,现在我再说一次,从来就没有。。。”
  
  “‘穿上够’在无线电室里,长官,”麦诺特慌忙插话。
  
  “真的吗?”卡西迪再看一眼清单。“那为什么它会和厨房设备记在一起?”
  
  “在配备装置时它是在厨房里,长官。它是一种可提设备,可以移到最合适的地方。”
  
  “嗯!那么就应该把它移到无线电室清单里。你为什么没改过来呢?”
  
  “我觉得最好等长官您来下决定。”
  
  那双无神的眼睛里流露出满意。“也是,你做得很对,船长。我现在就改动。”他在第九目录中删掉该项,插入第十六目录中,按首字母编排。“V1099,雕刻项圈,皮的。。。哦,是的,我见过了。那只狗戴着呢。”
  
  他打上记号。一小时后,他阔步走入无线电室。波曼站了起来,挺直肩膀,但却无法让手脚停止颤抖。他睁圆了眼睛,不停地溜转到麦诺特身上,默默地祈求着。他看起来像筛糠似地发抖。
  
  。。。。。。
  
  “V1098,‘穿上够’,一个。”卡西迪说道,语调如常,没有一句废话。
  
  如同不太协调的机器人般颠簸地移动着,波曼粗笨地抓起一个盒子。它前部设有盘面、开关、以及彩色灯,看起来象个无线电业余爱好者做出的机器。他按下一对开关,灯亮起来了,相互交错辉映,妙趣横生。
  
  “这就是,长官,”他吃力地回答。
  
  “哈!”卡西迪离开他的椅子,往前仔细看看。“我不记得以前有见过这个东西。但是同样的东西有好多种不同的模型。它运作效率高吗?”
  
  “高,长官。”
  
  “它是这艘船上最有用的设备之一,”麦克诺补充说明。
  
  “它是做什么的?”卡西迪问道,请波曼在他面前展现他的智慧。
  
  波曼脸色发白。
  
  麦克诺连忙说:“详细的说明很困难,技术性很强。简单来说吧,它让我们在对抗重力场时保持平衡。光线的变化反映了任何特定时间的不平衡性的广度和程度。”
  
  “这是个好点子,”波曼补充说,这一说就说漏嘴了。“它是按照菲纳格永恒定律[1]做成的。”
  
  “我明白了,”卡西迪说着,看也没看一眼。他回到座位,在欧弗格上打上记号,接着检查其他设备了。“Z44,配电盘、40条线路的对讲机装置,各一个。”
  
  “有,长官。”
  
  卡西迪瞥了一眼,目光转回到清单上。其他人利用他没留意时抹去额上的汗水。
  
  胜利了。
  
  一切顺利。
  
  第三次,爽啊!
  
  。。。。。。
  
  海军少将文恩•卡西迪称赞着满意地离开了。一个小时之内,船员们飞速赶回了城里。麦克诺和格雷格里轮流享用着美食。接下来的五天一切平静,过得十分惬意。
  
  到了第六天,波曼收到一个信号,他把电文放在麦诺特的桌上,等待着他的阅读。他神情满足,美滋滋地想着,果然工夫不负有心人。
  
  地球人总部至巴斯特勒号船:立即回到这里检查和整修。改进后的水电站待安装。费德曼。海军司令部,斯瑞塞克。
  
  “回到地球总部去”,麦克诺很兴奋地建议到,“一次整修就可以离开一个月。”他瞧了瞧波曼。“命令所有值勤的主管立刻回到城里,召集船上的所有船员。如果那些人知道为什么都会跑过来的”。
  
  “是,先生”,波曼咧嘴笑着应到。
  
  两个星期后他们已远离斯瑞恩太空港,他们的飞船在苍穹中变成一个模糊的斑点。大家兴高采烈,再过十三个星期。就要回到地球总部,怎一个爽字!
  
  一天晚上,在船长的船舱里,波曼显得焦虑不安。他走了进来,牙齿咬着下唇,一边在等着麦克诺写完航行日志。
  
  麦克诺把书移到一边,抬头看了看,皱着眉头问到:“你怎么了”?肚子疼还是有其他事?”
  
  “没有,先生,我在想事情。”
  
  “有那么痛苦吗?”
  
  “我一直在想,”波曼道,语气带着忧伤。“我们要回去整修,你知道哪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将离开这条船,让一帮专家来接管这条船。”他悲伤地看着麦克诺,“我说的是专家。”
  
  “他们当然是专家啦”,麦克诺同意他的说法,“设备当然不能让一群笨蛋来摆弄。”
  
  “能伺候好‘穿上够’的不仅仅是专家,需要的是一个天才.”波曼指出。
  
  麦克诺回过神来,脸上像变幻的面具一样改变了表情。“上帝!我完全忘了那件事。我们回到地球时,可不能让这个去唬弄孩子们。”
  
  “不能,先生,我们不能,”波曼赞同。他没有加上“再”字,但他的脸上分明带着这样的责备:“是你让我做的,现在又叫我不要。”等麦诺特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波曼问道,“先生,你有什么建议?”
  
  麦克诺回答到,“把装置打碎,放到分解机里”,他的脸上又慢慢地出现了满意的笑容。
  
  “那解决不了问题,”波曼说到,“我们还是少了一个‘穿上够’。”
  
  “不,不会。我会说明它的损失是由于太空工作的危险性而导致的。”他用力地闭着一只眼睛.“我们现在在自由飞行。”他伸手去拿一个信息板,在上面写道:
  
  巴斯特勒号飞船至地球总部:当经过赫克托大小双子太阳场地时,标号为V1098的‘穿上够’在引力的压力下分解。残留物用作燃料。司令麦诺特,巴斯特勒号飞船。
  
  波曼把电文照发出去。接下来两天风平浪静,进展顺利。不一会儿,波曼又跑进船长的船舱,惊慌失措。
  
  “全体呼叫,先生,”他气喘吁吁地说,把电文塞到船长的手里。
  
  地球总部转达所有部门:事态紧急。所有的船立即着陆。运行的飞船在接到正式通知后往太空船发射降落场停靠,等待进一步指示。威灵,预警和援救司令。地球。
  
  “计划破产了,”麦克诺说道。他慢慢走到制图间,波曼跟着。查了海图后,他拨通了通信联络系统的号码,让派克准备就绪,并命令道:“有紧急情况。所有的飞船着陆。三天后,我们将到达查思特港。立刻改变路线。星座板17度,下降10度。”然后他愤愤地挂断电话。“这该轰的地球,我从来不喜欢查思特港,那里臭不可闻,船员们会感觉很痛苦的。真难为他们。”
  
  “先生,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波曼问道。他显得不安和苦恼。
  
  “只有上帝知道。最近一次全体呼叫是七年前,当时骑星飞船在飞往火星中途发生爆炸。他们在调查原因时,也让所有现有的的飞船着陆。”他擦了擦下巴,思考着,六小时后,波曼冲了进来,脸上十分恐慌。
  
  “什么东西要把你吃了?”麦克诺问到,眼睛盯着他。
  
  “‘穿上够’,”波曼结结巴巴地回答。他就像打掉一只看不见的蜘蛛一样比划着。
  
  “‘穿上够’怎么啦?”
  
  “是打印错误,不是‘穿上够’,而是“船上狗”。”
  
  船长的眼睛瞪得象猫头鹰。
  
  “船上狗?”
  
  “你自己看看”,波曼把电文扔在桌上,气冲冲地走掉了。门在那儿摇晃着。麦诺特愤怒地看着他,捡起那张电文。
  
  地球总部至巴斯特勒号飞船:来电报称V1098‘船上狗’皮斯莱克遇险。请详细报告船上狗怎样在引力压力下肢解。反复盘问船员,记录下所有他们的遭遇。迫在眉睫,万分重要。威灵,预警援救司令。地球。
  
  在他自己的私人船舱里,麦克诺开始在咬他的指甲。此时他哭笑不得,不知如何是好。
  
  尾声。
  
  ------------------------------------------------------------------
  
  [1]菲纳格定律(Finagle'sConstant):意为“会出错的,终将会出错。”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