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忒修斯之国 (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3-25 09:10:17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忒修斯之国


  在她小时候,克里特岛上还没有魔。直到那天母后诞下了一个婴儿。
  
  与弟弟妹妹们不同,这个婴儿刚生下来时并没有哭叫,而且有着清俊的五官、细腻的粉紫色皮肤。当他睁眼的时候,没有眼白的蓝黑色双眼就像是风暴中的海。
  
  以及牛一样双角、双耳、双腿、尾巴。
  
  她的父王弥诺斯冷冷地看着力竭的妻子,甩下一句话:“这就是神的惩罚。”
  
  当晚海潮上涌,淹没了码头,退去后留下了一座由清澈海水塑成的迷宫。弥诺斯让人把婴儿放在迷宫入口,他和女儿站在山崖上,看着这个初生的婴儿拖着牛一样的尾巴,一点点爬入迷宫的中心。
  
  她的哥哥安德洛正在为运动会做准备。
  
  他跑过克里特王城,跑过集市,在迷宫前停下。“又要去给它送吃的?”
  
  她点了点头。
  
  安德洛摇了摇头。“阿里阿德涅,它害死了母亲。”
  
  远处的山崖上,有几个看热闹的民众。他们能望见阿里阿德涅托着餐盘,很快便走到了迷宫中心。
  
  水墙在阳光下映出跃动的光缕,米诺陶斯像往常一样,兴冲冲地迎了上来。它长得太快了,才五年身高都快赶上了安德洛。“姐姐。”
  
  它吃着苹果,询问着迷宫外的新鲜事。她并没有多说,因为她更享受这段沉静的时光。母亲离世后父王的脾气越来越差,而王宫内又涌入了太多的使者,为弥诺斯介绍各国的贵妇。米诺陶斯用牛犊般温顺的双眼期盼地看着阿里阿德涅,“多陪陪我吧。”
  
  它俯下身,小心地躺好,免得越来越长的牛角刺到阿里阿德涅。
  
  “我最喜欢姐姐。”
  
  在他小时候,他以为他是神子,一名半神。他渴望成为像他的表兄赫拉克勒斯那样成为举世闻名的大英雄,也以为所有的一切都会悉数呈送到他面前。
  
  直到外祖父交给他一柄剑,告诉他这是他真正的父亲留给他的信物,让他去一趟雅典。
  
  尽管很难接受,但他庆幸地想到,私生子一样能成为英雄。于是十六岁时,从特洛曾到雅典这六天的路程,忒修斯杀死了六名匪徒,完成了六件义举。
  
  这得多亏了外祖父——特洛曾国王庇透斯派遣的随行卫队。
  
  初入雅典这座壮丽的城市,忒修斯忐忑地握紧了他的剑,猜想着谁会与他相认。奇装异服的外乡人在市场上出售着各种新奇的货物,空气中飘荡着香料的味道,宏伟的神殿中似乎神灵正在此居住。而雅典人正在集会上痛斥着雅典国王埃勾斯的软弱无能,忒修斯对他们的雄辩与激情深感钦佩。这是一座精明、精致的城市,特洛曾与之相比太过于……淳朴了。
  
  雅典国王埃勾斯设宴款待了这位年轻的英雄,感谢他的英雄义举。当他无意间看向忒修斯的长剑时,他既震惊又喜出望外,因为这是多年前赠与情人特洛曾公主的信物。他膝下无子,未曾想多年前游历邻国特洛曾时竟意外留下了这样一位英杰。
  
  埃勾斯的兄弟、以及忒修斯的表兄弟们则没有这么高兴了。他们暗中煽动雅典民众涌入宴会厅,中断了这场父子重逢。雅典民众要求国王处决前来索取祭品的克里特使者,与南方海岛上的克里特开战。
  
  要求的祭品是,七对雅典青年男女。
  
  “为什么克里特人可以索要雅典人作为祭品?”忒修斯问。
  
  雅典人只在那里控诉克里特人的残忍。
  
  特洛曾士兵告诉忒修斯,五年前,傲慢的雅典人无法容忍克里特的王子安德洛在运动会上胜过他们,便残忍地杀害了安德洛,也因为这种亵渎体育竞技的恶行遭到了神罚。
  
  忒修斯皱起眉。“克里特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有着富饶的岛屿与坚固的战船,你们要求国王为你们造成的恶果去攻打克里特?”
  
  “我们得到了阿波罗的神谕,只需除掉克里特迷宫中的怪物作为补救。你一个外来的私生子,不会明白我们雅典人正在遭受的苦难!”
  
  忒修斯按捺怒火,继续询问怪物的事。克里特岛上有一个巨大的迷宫,里面住着一只半人半牛的怪物,名叫米诺陶斯,通过吞食被扔进迷宫中的雅典人变得日益强壮。看着父王衰老的面孔,忒修斯知道自己如果想在雅典站稳脚跟,就必须满足民众的期待。“我会去克里特除掉米诺陶斯,但我需要另外十三人乔装成祭品,与我一起进入克里特。”
  
  刚刚还慷慨陈词的雅典人纷纷推脱。
  
  忒修斯劝道:“我们不妨用抽签的方式决定。如果开战,死的不止十三人,何不与我一起去除掉怪物,以和平的方式结束神罚呢?”他请求父亲封锁大厅,闯入的雅典民众无论男女都得抽签。选出了叫苦不迭的十三人后,忒修斯又逼迫他们各家派人换下其中的老者。
  
  临行前忒修斯去神殿祭拜,在向爱情女神阿芙洛狄忒献祭的过程中,缭绕的烟尘中浮现出了一个美丽的名字——阿里阿德涅。忒修斯打听一番,得知这是克里特公主的名字,看来她是此行的关键。
  
  几天后他们乔装打扮一番,凑成了七男七女,上了前往克里特的船。
  
  埃勾斯国王叹了口气,担心忒修斯就这么一去不回。
  
  今年的贡品迟迟未到。
  
  克里特民众将一对通奸的男女驱赶入迷宫,在山崖上观看这场盛会。
  
  开始时这对男女在原地紧紧相拥,不肯挪动一步。但迷宫的墙面不断翻腾,像是鲜血般搅动,重构出全新的通路,也封住了他们的退路。墙面之上,能看到米诺陶斯的锐利巨角,不几步它便来到了二人面前。五年来吞食的雅典人太多,它已经失去了人的面目,长出了突兀的口鼻,更像一只牛了。
  
  “是今年的贡品吗?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
  
  男的一把推开女人,在血色的迷宫中拼命奔逃。米诺陶斯一口咬去了尖叫着的女人的头肩,又嫌恶地吐到一边。山崖上民众爆发出一阵欢呼,沉浸于血腥与杀戮的快乐。米诺陶斯甩下抽搐着的残尸,迈着沉重的脚步不断追赶,而血色迷宫也在不断变幻,重构,震颤。
  
  阿里阿德涅提着满满一袋苹果与一罐葡萄酒,在迷宫外等待了许久。十年前,它只需要几个苹果便能喂饱。
  
  惨叫声早已平息,又似乎不绝于耳。
  
  迷宫吸收完祭品的残余血肉,为她打开了一条道路。她想要像小时候那样在迷宫中穿行,但她的心中已然沾染了迷惑。终于来到了迷宫的中央,米诺陶斯看到她后咧嘴一笑,露出了染血的牙齿。“姐姐,今天有看到我处决贡品吗?”
  
  阿里阿德涅将苹果交给它,“派往雅典的使者还没有回来,我会多给你送些苹果。”
  
  “难道要开战了?我很期待战争,这样就会有更多的祭品。”
  
  “岛上的犯人就足够你食用的。比如今天那对儿情侣。”
  
  “他们犯下什么罪行了?”
  
  她终于答道。“他们背叛了各自的另一半,犯下了通奸的罪行。”
  
  “啊,通奸。为什么呢?过得不开心吗?”
  
  她想了想。“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人心是会变的。”
  
  “就像迷宫一样?”
  
  “就像迷宫一样。”
  
  米诺陶斯吃完苹果喝完葡萄酒,躺倒在毯子上,结实的胸膛像是海浪般沉缓地起伏。“姐姐,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阿里阿德涅没有回答,冰凉的手抚过怪物的脸庞。
  
  抵达克里特岛后,忒修斯一行人被送往波塞冬神庙,关押在地下囚室。
  
  阿里阿德涅奉了父王的命令,前来检查祭品。她命人剥下这些人牲的罩衫,抹去他们面部的颜料,觉出许多并非青年,更有三人乔装成了女性。
  
  “你们是怎么混进来的?靠收买使者?为何不按照约定提供祭品?”
  
  忒修斯脱下女装,恳求道,“克里特的公主,我是雅典的王子忒修斯,我是为了两国的和平而来。”
  
  她打量着忒修斯,“我没听说过雅典有什么王子。”
  
  “但我听说过你,阿里阿德涅公主。爱情女神阿芙洛狄忒向我揭示了你的名字,我们的相遇受到了神灵的指引。我急切地驶向克里特,只为一睹你芳名背后的容貌。”
  
  看着气度不凡的忒修斯以及雅典人对他恭顺的态度,阿里阿德涅点了点头:“现在你看过了。献祭就是维持两国和平的方式,这一切的起因是因为雅典人在体育赛事中残忍谋杀了我的兄长安德洛。而米诺陶斯是波塞冬在岛上的处刑官,所有的人牲都会被献祭给神灵。”
  
  “就我所知,米诺陶斯早在悲剧发生前就降临到克里特了,而雅典人也为他们的愚行付出了代价。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波塞冬要留下这样一只怪物?”
  
  阿里阿德涅陷入沉默,想起了那晚母亲的挣扎与父亲冰冷的面孔。迷宫献祭仪式举行四年之后,克里特陷入了对于战争的渴求,小时候那个和睦、平静的国度已不复存在,甚至正准备攻打雅典城邦联盟。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窥见到神明的残忍,或许两国人民正在被全体送往战争的祭坛。
  
  忒修斯握紧牢房围栏,“它……可能只是一只普通的怪物罢了,是对克里特的诅咒,是对雅典的诅咒。雅典人获得了阿波罗神谕,只要除掉它,就能避免两国的战争。只是一只怪物而已,就能来换取两国的和平。”
  
  许久,阿里阿德涅终于说道,“你的说法只是一厢情愿,我没有任何和平的保证。”
  
  “我,”忒修斯自信一笑,“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去,成为雅典的王后,为两国缔结长久的和平,这是我作为未来雅典国王的保证。”
  
  阿里阿德涅咬了咬嘴唇,终于说道:“你真是太自大了,或许我应该把你送进迷宫,让你见见米诺陶斯。”
  
  忒修斯点了点头。
  
  “求之不得。”
  
  迷宫有闯入者。
  
  不……听脚步声是姐姐,但还带了一个人。
  
  是给我的食物吗?米诺陶斯耐心地等候着。迷宫开始变幻,拥有了全新的通路。墙面中涌动着血、哭嚎、尸体,被来访者的欲望塑造成全新而陈腐的陷阱。
  
  “你不是知道怎么穿过这个迷宫吗?”忒修斯问道。
  
  “我……现在不知道。”阿里阿德涅感到有些疲累。
  
  他和她手牵着手迷失在迷宫之中,只听见自己的心跳与血流带来的耳鸣。
  
  雅典,王位,英雄义举。克里特,爱情,民众。
  
  当那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时,一切都被他们抛之脑后,只剩下奔逃的欲望。
  
  “姐姐,这是什么?”
  
  米诺陶斯看着血泊中的忒修斯,疑惑地问道。
  
  “这是我带给你的食物。我趁他不注意刺死了他。”阿里阿德涅急促地喘息着。
  
  “是吗?”
  
  这血的气味,和以往的不一样……
  
  它疑惑地偏转硕大的头颅,俯下身看着这具血淋淋的尸体。
  
  突然忒修斯睁开眼,挥出前臂,锋锐的长剑刺入了牛头人柔软的腹部,又用力扩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创口。
  
  血液喷涌而出,浸湿了它半个身子。米诺陶斯单手捂住腹部,用力锤击地面,又用利角向下突刺。
  
  忒修斯灵巧地避开了它的攻击,挑衅它追赶自己,加速它的死亡。
  
  追出去十几步,米诺陶斯觉得腹中空荡荡的。它回头一看,阿里阿德涅正踩住它掉落的肠子,在迷宫中留下了一道血腥的绳索。
  
  “姐姐!为什么要背叛我!”
  
  它哀叫着迈了几步,最终沉重地倒下。
  
  “姐姐……”
  
  阿里阿德涅扶着船舷,回望克里特岛。随着米诺陶斯的死亡,血迷宫彻底崩塌,腥臭的海水染红了沙滩,只留下惊魂未定的两人与米诺陶斯的尸体。克里特的一切渐渐远去,她只能跟随忒修斯前往雅典。
  
  忒修斯伫立船头,看着银色的浪花飞溅,两道薄浪自船头向两侧扩散。雅典还离得太远,而离那该死的岛还不够远。“都结束了。”忒修斯走到她身边,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知是说给她还是说给自己。
  
  而她不禁看向米诺陶斯的头颅,深邃的蓝黑色双眼覆上了一层灰白,正无声地审视着他们。
  
  忒修斯示意雅典人把牛头用麻布罩上,继续说道,“美丽的阿里阿德涅,我会信守诺言。”
  
  她点了点头,知道这句话意示着身份的转变,现在她沦为了囚徒、人质,倚赖着他的承诺。
  
  冰凉的手抚过冰冷的牛角。
  
  他们在纳克索斯岛补充淡水,稍作休整。
  
  忒修斯躺在海边礁石上,沉沉睡去。在梦中神灵将他也投入一座迷宫。
  
  他本可以走出去的,靠着全然的英雄义举逃出迷宫,但迷宫却提供给他所渴求的一切,在梦中他不再是一个私生子,而是名垂史册的王者。
  
  雅典之王忒修斯。
  
  而这一切唾手可得,只需要提供那位祭品,违背他与她之间的约定,缔结神与人之间的契约。
  
  他在梦中自问,为了喧嚣、熙攘的雅典是否值得,为了奸猾、自私的雅典人是否值得。
  
  闪耀的光芒如此臻美,打消了他全部的犹疑。神灵以无可辩驳的声音说道:值得,这也正是雅典和雅典人需要你的原因,你是最适合他们的王,如果他们再高洁一些,他们就不需要你了,如果你更高尚一些,那你也就不需要他们了。
  
  忒修斯从梦中苏醒,他来到她面前,看着睡梦中阿里阿德涅美丽的面庞,最后只想起了那些诡计、决绝、毫不犹豫的背叛。那该死的畜牲居然是她的弟弟,难道她也是一只怪物吗?
  
  他悄悄地叫醒了那些雅典人,一齐返回船上,把她一个人留在了营地。这些刁滑的雅典人,即刻就领会了他的意图。当船渐渐驶离纳克索斯岛,他最后望了她一眼,从英雄的梦中苏醒。
  
  纳克索斯岛四周渐渐被金色的迷雾所笼罩。他转而面朝雅典的方向,决心去实现自己的命运,而一座迷宫自他心中拔地而起。
  
  当阿里阿德涅从梦中苏醒,篝火只剩下亮着红点的余烬。她追到岸边,沿着海岸奔跑,有如在迷宫中奔跑,但整个纳克索斯岛只剩下她一人。
  
  她面朝大海,掩面而泣。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