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维罗妮卡(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3-18 17:23:26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维罗妮卡


  维罗妮卡的神殿里像黑夜一样沉寂,像冬雪一般冰凉。即使是死亡告解也绝对不允许发出任何声音。
  
  忏悔室里,年轻祭司用掺了山羊膏的软笔在纸上写字。这种笔和纸张相碰时柔软静默,不会有恼人的沙沙声,从而打破律条。告解人是个中年女人,她也握着一支同样的笔,神色安详,眉心有个红色的“1”。
  
  她赐予生命,标注期限,然后收回。在她的目光注视之下,一切从初始便已被决定。赞美维罗妮卡,生灵之主。那么,在她赐下的最后一年,你要做什么?
  
  我会返回我在勒克湖边的房子,和我的两个女儿和儿子共同度过一个春天。夏天伊始之际,我计划去兰开夏堡待上十天,那是紫柟花开得最好的时节,也是奥尔曾经最喜欢的地方。然后我从兰开夏堡出发,沿着内海一路旅行——我为这次旅行积攒了四千金币,它们足够支撑我乘着最好的马车出发,包下当地戏院最豪华的包厢。旅行持续二百五十天,我制订了详细的时间表,还为它留下了十天左右的富余以防意外。最后,我会乘船前往怀特岛的神殿,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在那里我预定了一个橡木包铜边的小棺材,我认为它很可爱。
  
  祝福你,我亲爱的女士。维罗妮卡会作出判断。
  
  年轻祭司递给告解者一小块薄冰。告解者注视着它融化在自己手背,满意地无声呼了口气。这代表维罗妮卡对此很满意。
  
  年轻祭司送走了告解人。他自己的前额也有一个数字,那是发出微微白光的17。当然,每个人都有。这是维罗妮卡为每一个生灵标注的时间,自从他们一出生起就挂在那,所有人都能看到。随着身体老去,数字到0的时候生命就将自然终结,概无例外。
  
  意外也许会提前取走性命,比如杀人和自杀。但祭司们认为,这种没到约定时间的灵魂不会被神灵接纳。因此大多数人都将其视为耻辱,这也很少发生。
  
  年轻祭司知道,今天还会有两场新生告解。按照惯例,每个出生的婴儿都会被抱到神殿,感谢维罗妮卡赐予的生命时光。但是今天好像有点不同。年轻祭司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一声金属坠地的声响,而这是不允许出现在神殿的声音。他加紧了脚步。
  
  他跨进礼拜堂的时候,正好看到祭司长抬起惨白的脸。他脚边有一个银托盘,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一个婴儿正被放在神台的桌子上,毫无疑问睡着了。婴儿的父亲站在旁边,面无人色。
  
  年轻祭司快步走上前去。只看了一眼,他就觉得脑海中轰地一声炸开了。
  
  婴儿的额头上是一片难看的空白,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她活着,但维罗妮卡什么都没有标注。
  
  毫无疑问,如果不知道生命的时间,任何事都无法进行。额头上的空白比任何数字都恐怖,因为那代表着最最可怕的事情——未知。你不能确定你还剩下多少时间,无法有效地规划,只能瑟缩在未知的阴影带来的恐惧之中。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给自己订棺材。死亡不是像维罗妮卡的使者一样堂皇地履约而至,而是躲在暗处,卑鄙无耻地准备从背后给你来一闷棍。这真是人们所能想象的最痛苦的折磨。
  
  为什么?
  
  三个人想象着这种痛苦,都不禁为之颤抖。面面相觑许久之后,年轻祭司终于捡起银盘,然后用纸笔写下他的疑问。
  
  我不知道,维罗妮卡什么都没有说。祭司长回答。
  
  年轻的祭司低下头,他看见女婴父亲的眼泪一滴滴落在地上,但他仍然遵守沉默的律条,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我们必须阻止这件事——这也是为了她好。直到最后,祭司长才鼓起勇气。他的字也颤抖了。
  
  年轻祭司的目光落在架子上的银餐刀上。
  
  但是他们没能阻止。虽然那个女婴就这样被埋葬了,但当天晚上,年轻祭司发现自己额头上的数字消失了。
  
  这是瘟疫,他想着。他想要立刻跑出去发出警告,但随即,一股寒意攫住了他。他已经失去了维罗妮卡标注的时间。他茫然了片刻,目光转移到椅子对面的墙上——那里有他剩余17年的计划表,工整的小字,精确到每一天。这是他的人生之路,他曾经以为它像一个坚实的城堡,现在却发现它脆弱不堪。它仿佛在他眼前裂成了碎片,化为了一片巨大的黑色绝望的未知之海。他仓皇地张望,死亡好像藏在任何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正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瞄着他。失去了维罗妮卡的保证,他的时间随时可能结束,也许一根鱼骨刺就能要了他的命,或者一个突如其来的跌倒。确定性构成的大地消融了,他像溺水的人一样喘不过气。
  
  他找来一块冰,把它放在自己手背上。冰融化了,他却不禁发出一声呜咽。
  
  他再次看向那把已经染血的银餐刀。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