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恶山魔夜(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3-16 16:15:56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乌拉格 于 2020-3-18 10:28 编辑

        恶山魔夜


  血腥和尸臭弥漫在空气中,艾珀特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篝火熊熊燃烧,噼啪声接连不断,喷吐着火星随风萦绕在四周,在黑夜里如同一朵橘红之花独自绽放。篝火边罗德擦拭着长剑,沉默不语,神色忧郁。穆尼埋头大口咀嚼着他的晚餐,一只肥美的烤鸡。
  
  “下坡有不少尸体。整个山坡都染红了。”艾珀特伸手靠近火堆,阵阵暖意驱散双手的寒冷。
  
  “你是说这么多追捕者,全被乔克一人杀了?”罗德皱眉,火光闪烁照耀的他脸色忽明忽暗。
  
  “不可能。”艾珀特摇摇头“一个人杀不了那么多人。下坡的尸体少说也有十几个人。”
  
  “不是乔克,那又是什么东西杀死他们?”罗德眉头皱的更紧,擦拭长剑的动作逐渐缓慢“我们在这座山上可搜寻好几天了。即没遇到任何野兽,也没遇到自然灾害。我实在想不通,除了乔克这个挨千刀的逃犯外,有什么能够,额....”
  
  “怎么了?罗德,你想到些什么了?”艾珀特关切问道。一直在于烤鸡作斗争的穆尼也放下手中的晚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夜风呼啸,宛如尖利的哀嚎。篝火噼啪作响,火光扭曲摇曳。
  
  “我突然觉得有点奇怪。”罗德轻轻歪头思忖“正常的山林总会有些动物吧。可我们搜寻这几天连只蚂蚁都没见到。”手停止了擦拭“说真的,伙计们。那个老头,让我很不安。”他左右张望一番,身体微微蜷缩“山下坡的尸体好像在印证他的话。”
  
  “你是指山下村落里的疯老头?”穆尼撕下一小块鸡肉送入嘴里边嚼边问,声音显得有点含糊。
  
  “除了他还能是谁。”罗德压低嗓门,语气紧绷“魔法?天呢,他说魔法正在回归世界,它在不断苏醒。”
  
  “魔法。”艾珀特冷哼一声,朝篝火啐了口唾沫“那不过是糊弄小孩的神奇故事。不存在于现实。”
  
  “如果是这样,怎么解释那十几具尸体。单凭乔克一人可做不到。”罗德语速急切。手腕青筋暴起,紧握长剑剑柄。
  
  “你给自己太多压力。别胡思乱想,罗德。魔法不存在,乔克一定是设置了某些精致的陷阱才杀死十几个追捕他的人。睡吧,不早了。你需要休息放松。”丢下话,艾珀特起身快步往前走去,开始今晚的守夜。
  
  穆尼把烤鸡大卸八块后摸摸满是油腻的嘴巴“我去那边方便。”他站起身,指指远处在夜幕遮掩下静悄悄的树林“欸,肠道不好就是这样。吃的多,拉的快。”
  
  (那你还吃这么多。)罗德腹谤一句,转身背对篝火躺下。泥地坑洼坎坷,僵硬如铁非常难受。罗德辗转反则就是睡不着,疯老头的话反而越发清晰真实。
  
  黑暗中有声响打破了寂静,干扰了罗德的入眠。夜风在静谧中呢喃,远处的树干反射着橘红色微弱火光。罗德缓慢起身,手腕用力握紧剑柄轻手轻脚向树林里靠近。他瞥向艾珀特。对方则先一步矮身钻进树林。前方隐约传来模糊声音,被夜风吹散的支离玻碎。
  
  罗德猫着进入树林,拨开眼前的杂草穿流而过,杂草轻轻划过皮肤弄得他痒痒。月光透过树叶斑驳洒下,他看见草丛中躺着具尸体。艾珀特和穆尼站在左右两侧。
  
  “难道又是...”罗德咽咽口水,忐忑地问道“追捕者的尸体吗?”
  
  艾珀特侧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尸体上“你过来看看。见见我们追捕多日的朋友。”他拔剑出鞘,用力刺刺地上尸体“逃犯——乔克.达尔。我们的任务目标。死的不能再死了”
  
  “乔克死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罗德一头雾水,挠挠头有种云里雾里的不真实感“到底怎么回事?”
  
  “我正在方便。这家伙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穆尼伸出手指摸摸脸颊“吓得我把屎都夹断了。额,不说这个,言归正传。他胡言乱五的说着一大堆疯话。什么魔法已苏醒。回归世间。他将借助这股力量脱离肉体的牢笼。然后他...”穆尼用手掌在脖前钢劲一划“掏出匕首,割断了自己的喉咙。”
  
  “这是...怎么回事?”罗德脸色发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疯了,发狂中割断了自己的喉咙。就是这么简单。”艾珀特耸耸肩“也省得我们费力。”
  
  “可他说魔法已经苏醒,并回归世界。这和疯老头说的一摸一样。”
  
  “疯子的想法总是不谋而合。”艾珀特不耐烦地挥挥手“别在这问题上纠结了。快把乔科的脑袋砍下。我们明天就能向领主老爷领赏了。”
  
  “可我觉得这巧合也太不可思议了。”罗德依旧不依不饶,语速快如飞箭“还有这座山,没有任何动物,连昆虫都没有。你们听到虫鸣吗?没有对吧。可山林怎么会没有昆虫呢!这实在有违常理。”
  
  “够了,罗德!”艾珀特烦躁的喝道“我说好几遍了,魔法不存在!不存在!听明白了吗?你有时间想这些疯人疯语,不如快点砍下乔克的脑袋,然后回去....。”
  
  话音戛然而止,剧痛撕裂心扉。艾珀特低头愣愣地盯着腹部喷涌的血液,一截明晃晃的刀刃沾满血污在月光下闪着寒光。
  
  死亡的光泽。
  
  艾珀特地大脑快速变得麻木迟钝,他艰难地扭头看向身后。如此简单地动作却用尽了全身力量。他看见穆尼双手握紧捅死他的长剑,脸上挂着狰狞笑容。随后笑容褪去,惊讶和疑惑取而代之。
  
  艾珀特的尸体软绵绵倒在地上,血液碎肉飞溅四周。霎那,死一般的寂静横亘在罗德和穆尼之间。
  
  穆尼迷惑看着溅满鲜血的双手,眼神如梦游般不知所措。
  
  “你杀了艾珀特。”罗德缓缓吐出那几个可怕的词语。话音软绕耳畔,在二人心中炸响。
  
  刀光乍现,罗德长剑出鞘。警惕地死死瞪着穆尼,手却不由自主的颤抖哆嗦。他想离开这里,离开这座被死亡和诡异支配的山林。
  
  “你,为什么?”罗德呼吸沉重混乱,他知道该为艾珀特的死报仇。但脚却一味地想要后退,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我不知道。我突然间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时,艾珀特就...”穆尼双手混乱的在空中比划。突然他双目圆瞪,身体战栗“难道是...那所谓的魔法。”话语中透露着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怀疑“乔克会使用魔法。这太荒唐了。可,可艾珀特。我...”大脑各种思绪飞过融化成一团沼泽,思维在其中挣扎着越陷越深。
  
  罗德突然咆哮着,挥舞长剑,冲向穆尼。罗德动作迅捷,身形如灵猫般忽左忽右。刀光闪闪撕裂夜幕。穆尼猝不及防间手忙脚乱的架剑格挡。罗德攻击凌厉凶猛,势大力沉震得穆尼虎口发麻。
  
  他反手还击却迟钝如牛,每每只能砍中一片虚无的空气。几个回合下来,穆尼气喘吁吁,力道枯竭,防御越发脆弱。
  
  长剑在空气中划过,发出嘶嘶声。寒光闪现之处,迸发出一股股血浆。穆尼长剑落地捂着手,凄惨哀嚎着跪倒在地,鲜血顺着衣袖缓缓流下。
  
  罗德手腕翻飞舞出剑花攻向穆尼,身影飘忽不定如同鬼魅。穆尼矮身仓惶躲过刺来的第一剑。罗德顺势下劈,锋利刀刃轻松切开护甲,狠狠砍进穆尼血肉。血花子脖颈处喷涌而出形成一个恐怖的红色喷泉。穆尼身体剧烈抽搐,瞪大眼不甘心的倒下。
  
  血液在泥地静静流淌。
  
  血,触目惊心的血!
  
  血,象征着死亡的血!
  
  罗德打了个寒颤,身前穆尼的尸体更令他恐惧不已。刚才他恍惚了片刻,回过神来穆尼已经死了。
  
  被自己亲手杀死。
  
  但这不可能啊!论剑术强自己几倍。论胆识,自己可是剑都握不利索。怎么可能毫无意识的就杀了穆尼。
  
  罗德感觉脑子快炸了。只想离开这里好好休息。他转身没走两步却被石头绊倒,帅的四仰八叉。骂骂咧咧的爬起身,头又不偏不倚的撞上上方的树干。脑子被敲得晕头撞向。
  
  奇怪,树干原本是在这位置的吗?
  
  不管了。今晚罗德经历太多怪事,早没精力去关注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
  
  回到营地,夜风呼啸。篝火在风的带领下满怀恶意的烧向罗德。吓得他连连后退,狼狈跌到在地。
  
  “他胡言乱五的说着一大堆疯话。什么魔法已苏醒。回归世间。他将借助这股力量脱离肉体的牢笼。然后他掏出匕首,割断了自己的喉咙然后他掏出匕首,割断了自己的喉咙。”
  
  不知为何,罗德猛地想起穆尼之前对乔克的描述。
  
  他将借助这股力量脱离肉体的牢笼。
  
  脱离肉体的牢笼。
  
  肉体的牢笼!
  
  一阵恶寒爬上背脊,罗德只觉四肢冰冷,血液冻结成冰。
  
  乔克借助魔法可以随意附身在任何人和事物上。
  
  整座山林都充满危险!
  
  “不。”罗德绝望呢喃。环顾周围,一切都仿佛化为野兽的尖牙要将自己撕碎。黑夜掩护下,山林中还隐藏着多少致命的凶兆
  
  罗德跌跌撞撞幽灵般徘徊于森林之间,绝望和疲惫压垮了意志。他意识恍惚,视线涣散。身体越发的冰冷沉重。乔克的附身无处不在,不断为罗德的伤口雪上加霜。他跌倒了挣扎着爬起,走几步,再次跌倒,再次爬起。如此反复不知道多少次。他迷失了方向,在黑暗中哭泣,嘶哑的嚎叫,不知道回家的路在何方。黑暗凝聚在四周,冷漠注视着孤独的逃亡者。
  
  草丛拖住他的脚踝,誓要将他永远留在黑暗之中。枝条抽打着他伤痕累累的躯体,灌木丛恶意满满的伸出枝干绊倒他蹒跚不稳的脚步。
  
  是错觉吗?罗德恍惚间似乎看到一抹亮光驱散黑暗,带着亲切的温暖快速靠近。他再次揉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幻觉,太阳初升,黑暗褪去。他已然逃出山林。
  
  他伸出双手涌抱阳光,涌抱来自孕育生命的温暖。他活下来了。
  
  有个人影吸引到他的注意。有个柴夫正提着斧头从他身侧绕过去上山。
  
  “先生。”罗德忙出声喊住那人“这座山林不安全。我奉劝你不要上山。”
  
  “我一直上这山上砍柴从没出事。”柴夫不解地问道。
  
  “以前是,现在不同了。出现了一些,额...不好的变化。反正你别上去,在这里安全。”“真的?”柴夫转过身露出令罗德心神俱裂的狰狞笑容“你真的觉得在这里安全?罗德?”
  
  阳光下柴夫的斧头泛着冰冷的光泽。
  
  全文完
  
  2009090211132818.jpg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