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歌唱恶魔千喉(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3-12 20:28:2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乌拉格 于 2020-3-16 10:31 编辑

        歌唱恶魔千喉


  我…..是谁?
  
  骑士沉默地凝视着眼前的篝火。
  
  这里……是哪里?
  
  夜幕深沉,犹如帷幕,又似墙垣,任由那微弱的篝火燃烧、跃动,也不曾后退一丝一毫。
  
  我……又在这里做什么?
  
  骑士木然地看着那团竭力燃烧的火焰。
  
  他只觉得自己脑海中也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也有一团恶毒而又炽烈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喷发出浓烟与大雾,弥漫在他浑浑噩噩的头脑之中,既让他想不起其他任何事情,也无法思考前因后果,只能依稀记得……记得…….
  
  记得什么来着?
  
  骑士伸手捂住自己的头盔。
  
  我记得什么来着?我要做什么来着?
  
  要做什么……什么很重要的……很重要的什么?
  
  骑士痛苦地低下了头。
  
  快想起来……快想起来…….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的东西……
  
  那是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忘却的…….
  
  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忘却的……
  
  无论都不能忘却的……什么来着?
  
  骑士的十指紧紧抠入头盔,他抓得是如此用力,以至于连那暗银色的头盔都开始轻微变形。
  
  然而,骑士依旧什么都没能想起来。
  
  那团火焰依旧在他脑海中熊熊燃烧,依旧在不断喷发出犹如四周夜色般深沉浓郁的烟云,既让他无法回忆任何东西,也让他无法思考任何事物,只能永远永远地沉沦于那片彷徨与混沌之中,永远永远……
  
  但就在这时,骑士忽然听到了歌声。
  
  那是一首奇异的歌,它既没有任何歌词也没有任何伴奏,唯有一道空灵的女声吟唱着缥缈的旋律在虚无中回响。
  
  那歌声透过夜幕与火焰传来,似细雨般渗入骑士的脑海,又似微风般轻轻揭开他脑海中的烟火。
  
  他想起来了。
  
  骑士猛然起身,全身上下的甲片、刀剑、盾牌与长枪彼此碰撞,迸发出数不清的铿锵声。
  
  然而,骑士对此浑然不觉,他只是直直地望着前方的黑暗夜幕。
  
  不知何时,那里出现了一位身披白袍、面容模糊的纤细少女。
  
  黑夜深沉,却衬托着她纯白的衣袍愈发圣洁。
  
  “████,休息好了么?”
  
  她笑着说道。
  
  “我们该出发了,巡礼还没结束呢。”
  
  等等——
  
  然后,白袍少女转身离去,眼看着就要在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等,圣女殿下!
  
  骑士跨过篝火,追向白衣少女渐行渐远的背影。
  
  我想起来了!
  
  那些誓言,使命,守护,圣女,巡礼……那些东西…….
  
  他踏着荒芜的大地大步奔行。
  
  我都想起来了!
  
  光芒黯淡,那团小小的篝火早已被他甩在身后,消失在了深沉的夜幕之中。
  
  此刻,唯有前方那一抹纯白色的身影依然在照耀着骑士的道路。
  
  所以,请等等。
  
  骑士竭力奔跑。
  
  请不要一个人离开我。
  
  但奇怪的是,不论他怎么追逐,怎么奔跑,那少女的身影却依旧是在黑暗中渐行渐远,渐行渐远。
  
  圣女殿下,请别离开我。
  
  直至最后,她在黑暗中彻底消失。而后,暗如潮涌,瞬间便扑灭了所有的光芒,犹如无名巨兽般吞没了一切的一切。
  
  但是,骑士没有放弃。
  
  他仍在追逐,仍然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极度黑暗中继续追逐,哪怕早已无法区分东南西北,哪怕早已无法识别上下左右,他也依旧在近乎徒劳地追逐着那道早已逝去的纯白身影。
  
  请别离开我…….
  
  “叮——”
  
  直至某一刻,他忽然撞上了一个坚固的东西,随即迸发出一身异样清脆的碰撞声。
  
  叮叮叮叮叮————
  
  紧接着,就像是触发了某种连锁反应一般,那清脆碰撞声以骑士所撞击的那个未知物体为起点连绵不绝地响起,直至最后响彻世界。
  
  再之后,明亮的光芒忽然充满了整个世界,又在千千万万的晶莹物质之间来回反射,交织成犹若群星般璀璨炫目的光辉。同时,也正是借着在这股异样绚烂的光辉照耀,骑士终于得以看清面前那挡路之物的真面目。
  
  酒……酒杯?
  
  骑士感到一阵诧异。
  
  是的,那和骑士撞了个满怀的挡路之物的真身正是一只酒杯,一只盛满了深红色酒液的玻璃高脚杯,其形式外貌和宴会上贵族手中所握的玻璃高脚杯完全一致,但是其大小远超前者——比如骑士面前的这个玻璃高脚杯就足足有他的四倍之高,两倍之宽。
  
  而在这只巨大的高脚杯身后、两侧甚至是骑士背后,无穷无尽的同样巨大甚至更加巨大的玻璃高脚杯层层叠叠地堆叠成一座又一座巍峨巨大的玻璃金字塔,一直延伸到骑士视野的尽头。
  
  光芒流溢,在层层玻璃之间来回折射,绽放出难以言喻的瑰丽色彩。深红如血的醇厚酒液流缓缓流淌,似瀑布般倾泻而下,似山溪般静静流淌,又似江河般湍流不息,为那折射着数不尽流光溢彩的玻璃金字塔们镀上一层又一层深沉纯正的红色,远远望去,远远望去,那种色彩仿佛就像是…….
  
  血。
  
  骑士的手臂微微颤抖。
  
  血……
  
  有某种记忆,有某种被他所忘却却终究没有完全忘却的记忆正在刺痛他的心。
  
  血……血…….酒杯…….
  
  那记忆是如此尖锐,尖锐到甚至刺穿了那遮挡他脑海的浓雾与火焰。
  
  酒杯……酒……圣女……血…….
  
  他颤抖着后退,踩着那漫过脚踝的酒液一步步后退,直到他碰到某个柔软轻盈的身躯。
  
  锵!
  
  刹那间,骑士拔剑转身,却看到了一抹浸透鲜红的纯白。
  
  不……
  
  “████。”
  
  不知何时,那白衣少女出现在了他身后。
  
  她手中握着一只半满的酒杯,胸前的白衣被呕出的鲜血染成一片刺目的红色。
  
  不,不,不,不,不…….
  
  “对不起……”
  
  那女孩悲伤地说道,然后她直直地倒了下去。
  
  不!
  
  骑士不暇思索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少女纤细的身躯。但是,就在这时,他面前的地面轰然坍塌,深红如血的液体潮涌而来,裹挟着少女的尸体飞落而下。骑士的手,终究还是以毫厘之差与少女纯白色的衣角想错而过。
  
  嘻嘻嘻——哈哈哈哈——
  
  不知何时,有戏谑讥讽的嬉笑声响起。
  
  那笑声自那摇曳晃动的脚杯中响起,自那湍流不息的酒液中响起,自那明亮辉煌的流光溢彩中响起,仿佛正有一群人端着酒杯开怀大笑,既是为他们眼前的闹剧嬉笑不止,亦是为那终于成功的阴谋畅言欢笑。
  
  随后,一千万只酒杯砰然破碎,化作无数晶莹碎片倾洒而下。光芒绚烂,在那漫天飞舞的玻璃碎片中反复折射,既反射出灿若星空般的流光溢彩,亦是…….照亮了那无数锋锐的寒芒。
  
  锵——
  
  骑士剑光斩落,碎片、刀兵、盾牌与盔甲一分为二,殷红的鲜血喷洒而出,与他脚下的酒液完美融合一体。
  
  圣女……
  
  骑士不再思考前因后果,他已抛去所有杂念,只留下那唯一的誓言。
  
  我的……圣女!
  
  那守护的誓言。
  
  刹那间,他便在连绵不绝却又转瞬即逝的刀兵交击之声中冲过了那晶莹剔透的玻璃之雨,舍弃了那千疮百孔的盾牌,义无反顾地跃入那深不见底的深渊。
  
  哈哈——哈哈哈——
  
  笑声回响,红潮轰鸣,有模糊不清的人影自瀑布似飞落的红潮中站起,一个接一个站起,一群接一群地站起,直至最后,它们堆积蚁附成字面意义上的人山与人海向着坠落的骑士迎面碾压而来。
  
  尽管面容模糊不清,尽管形体朦胧难辨,但是它们都在笑,每一个人影都在笑,或是畅快地大笑,或是戏谑地嬉笑。
  
  骑士无言,他平静地抽出自己的第二把剑,然后,无畏地撞入那片长枪林立的人山。
  
  喀拉!
  
  林立的长枪齐齐折断,他如陨石般撞入模糊不清的人群,生生碾出一条血红的道路。
  
  伴随着嘈杂刺耳的笑声,无数刀枪剑戟自四面八方劈来、刺来、砸来,而骑士亦是全然不惧地挥剑迎击,将那刺来的长枪斩断,将那砍来的剑刃劈裂,将那砸来的盾牌击碎,将那一具又一具胆敢挡在自己面前的模糊人影尽数切碎、斩杀、撕裂,连人带甲,连人带盾,连人带兵,甚至连着兵刃、盾牌、盔甲与骨肉一起斩断。
  
  刀剑加身,他不在乎。
  
  长枪贯甲,他不在乎。
  
  利刃入肉,他依然不在乎。
  
  他只是继续斩杀,斩杀,再斩杀。
  
  剑裂了就抽出刀,刀折了就拔出锤子,锤子碎了就拿起长矛,长矛断了就抢敌人的武器,然后继续杀戮,杀戮,杀戮…….
  
  不知过了多久,亦或是只是过了短短一瞬,伤痕累累的骑士破开那重重人影向下坠入,而在他身后,那唏嘘戏谑的笑声早已平息,那重重模糊人影堆积而成的人山人海亦是化作堆积的尸山,那流出的血近乎将瀑布般飞落而下的深红酒潮混杂成血潮。
  
  但是,生生打穿了那千军万马的骑士却没能看见他所发誓守护的圣女那纯白染血的身影。
  
  他反而看见了一片黑色的帷幕覆盖了他面前的所有视野。
  
  (呼——呼——)
  
  不,那不是帷幕。
  
  (呼——呼呼!——)
  
  那是箭,那是无数长似长枪般的巨箭。
  
  (呼呼呼!——锵!——)
  
  千箭穿身,骑士几乎是被那帷幕似的箭雨生生推回了他身后的尸山。
  
  箭雨没有停止,那长如长枪似的巨箭几乎是首尾相连地接连飞射而来,一边又一边地刺穿骑士的甲胄,穿透骑士的血肉,凿碎骑士的骨骼,直至最后,一千只枪头透背而出,将他活活钉死在了那早已盖满了巨箭的尸山之上。
  
  啊…….圣女……圣女殿下…….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没有死去。
  
  即便千枪穿身,那骑士也依旧挣扎着伸出手,努力地展开自己残缺破碎的手掌,近乎徒劳地抓向那远方不断坠向深渊的小小白点。
  
  (吼——————)
  
  忽然间,他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低沉咆哮。
  
  龙……龙的吼声?
  
  他残缺的头脑迟钝地思考着。
  
  (轰轰——)
  
  然后,随着一连串地震似的震撼,那深渊深处突然亮起了白色的光芒,并在骑士模糊的视野中不断扩大,不断明亮。
  
  (轰轰轰————)
  
  眨眼间,那明亮的白光便已化作了炽烈的龙炎,吞没了一切。
  
  (轰轰轰!!!——)
  
  那林立的巨箭瞬间熔化,那堆积如山的尸体瞬间蒸发,就连那瀑布般倾泻而下的酒与血也都在炽亮的龙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天地之间在这一刻只剩下一片晃眼的炽白色。
  
  骑士的盔甲也熔化了。
  
  它们化成了铁水熔进他的肉里,熔进他的骨里,甚至深深地熔入他的灵魂,化作那团炽烈而又恶毒的不熄龙炎熊熊燃烧。
  
  我…….我不能…….我要……
  
  烧蚀他的思维,烧蚀他的记忆,将他的誓言,将他的情感,将他的决心,将他所应铭记的一切都在恶毒的龙火中焚烧殆尽。
  
  我要……我要做什么来着?
  
  渐渐地,在那炽烈的火中,骑士眼中的世界渐渐变得模糊,渐渐变得混沌不清。
  
  但是,就在这时,他又一次听到了那歌声,那只有旋律的空灵之歌。
  
  啊…….我是要…….是要……
  
  保护圣女!
  
  在这一瞬间,骑士的思绪恢复了短暂的清明。
  
  他从胸膛中迸发出一声怒吼,然后他从炽亮的火焰与钢水中猛然起身,用尽全力向着那龙火的源头——那最明亮最炽热的光芒投出自己手中的战锤!
  
  再之后,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响起,骑士眼前的整个世界寸寸破碎。
  
  …….
  
  …….
  
  银月高照,洒下清冷霜白的月光。
  
  夜风吹拂,送来空灵缥缈的歌声。
  
  或许是因为那歌声的原因,今晚的兵冢格外得平静。
  
  在响彻夜空的歌声下,那些不得解脱也不愿解脱因而终日厮杀的军魂战鬼们有史以来第一次放下了手中的刀兵。
  
  此刻,它们正并肩站立在那清冷的月光下,或是抬头仰望头顶的明月,或是低头看着手中残缺的兵刃,又或是走上高处遥望那天边那已经不知存在与否的家乡。
  
  时不时有亡者突兀地倒下,然后便会有一丝清幽的微光自尸骸中升起,迎着月光,乘着微风,缓缓升高,缓缓飞向璀璨星空。
  
  哗啦!
  
  也正是在这前所未有的宁静祥和之中,一只焦黑扭曲的手甲突然伸出地面。
  
  圣女……
  
  随着无数纠缠不清的兵甲碎片翻滚滑落,一位全身焦黑的骑士从这座小土丘中缓缓爬出。
  
  圣女……我的圣女……
  
  这位刚刚复苏的亡者茫然地站在山丘上,他只觉得心中一片迷茫。
  
  我的圣女……您在哪?
  
  忽有一阵夜风吹来,既吹起那断矛上缠绕的残旗,也吹来了那空灵缥缈的歌声。
  
  歌声?歌声!
  
  它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圣女……圣女殿下……
  
  它转头看向那歌声传来的方向
  
  请别……请别离开我…….
  
  它摇摇晃晃地走向那歌声传来的方向。
  
  我会保护您的……圣女殿下……我会守护您的…….
  
  哪怕他的身躯早已因为千枪贯穿、刀剑加身而支离破碎,哪怕他的甲胄早已被那炽亮的龙火烧得焦黑熔化,但是,那焦黑的守护骑士依旧向着那歌声传来的方向踉跄前行。
  
  循着那空灵缥缈的歌声,它摇摇晃晃地翻过一座又一座尸骸甲胄纠缠不清的低矮山丘,穿过一丛又一丛林立的刀枪剑戟,走过一条又一条肮脏破败的战壕坑道,一路上与不知多少平静伫立的军魂战鬼擦肩而过。
  
  直至最后,当它缓缓走出一条半坍塌坑道出口时,它终于看见了那歌声的主人:
  
  那是一位犹如巡礼圣女般身穿纯白衣袍、肩披纯白披肩、头戴旅行风帽的年轻女性,犹如明月般无瑕,却又甘愿坐在肮脏污秽的尸堆之中,一边抚着膝上瘦小干枯的尸骸,一边清声高唱空灵的挽歌。
  
  圣女……圣女殿下…..
  
  骑士的身躯开始颤抖。
  
  我的圣女殿下……
  
  它慢慢地向前走去,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位它发誓要守护的“圣女”。
  
  与此同时,白衣女性轻轻抚上膝上亡者的眼眸,随着一滴浑浊枯黄的液体自那尸骸眼中滑落,那具犹如孩童般瘦小干枯的尸骸随之崩塌,微风一吹便消散得无影无踪。然后,就像是听到了骑士踉跄走来的脚步声一样,她缓缓起身,转身面向骑士。
  
  但在看到骑士的那一瞬间,白衣女性明亮的碧色眼眸中闪过了一丝诧异的神色,而后是思念与哀伤,最后则是深深的悲悯。
  
  “啊,圣女与骑士的故事…….总是如此么?”
  
  她以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声音轻声说道。
  
  “唉,总是如此啊……”
  
  她悠然叹息。
  
  而那歌声仍然在回响,哪怕白衣女性开口说话,它们也仍未停止,它们也仍然从她的脖颈、她的肩膀、她的双手、她的胸腔、她的躯干、她的双足……从那纯白衣袍下的每一寸区域传出,响彻夜空。
  
  圣女……请别…….
  
  然而,那实在是忘却了太多太多事情的骑士浑然没有察觉到这一异样,它甚至都没有意识到面前这位年轻女性与它所应守护的巡礼圣女根本就不是同一人。它只是踉踉跄跄地走向眼前这位“圣女”,一边走一边颤抖着向她伸出手。
  
  请别离开我……请握住我的手…….
  
  我会守护您的……圣女殿下……所以……请别离开我……
  
  然后,一只带着素白手套的纤细手掌轻轻握住了骑士焦黑残破的手甲。
  
  那白衣女性轻柔地握住了骑士的手。
  
  啊……圣女殿下……
  
  那焦黑骑士颤抖着单膝下跪,它紧紧地握着她纤细的手掌,它握得是如此用力,就连钢铁都会在它的手中扭曲变形。
  
  然而,那纤细的手掌纹丝不动,哪怕经受着足以令钢铁都扭曲变形的握力也没有发生一点异样,甚至依旧在轻声唱着歌,唱着那没有歌词只有旋律的歌。
  
  圣女殿下……我的誓言……誓言……
  
  它深深地低下头,一如它仅存的记忆中所记得的那样。
  
  我会保护您的……
  
  所以,它没有看见白衣女性那眼神中的悲悯与哀伤,更没有听见她轻声说。
  
  “对不起,请安息吧…...”
  
  有微渺的光芒自她手中亮起,虽然微如烛火,却纯粹无暇。但就在那光芒即将亮起的瞬间,忽有一阵微风吹过。
  
  光芒乍灭,白衣女性微微抬头,看向骑士身后。然后,她突兀地沉默了下来,就连那自她身体中响起的歌声也随之停止。
  
  她沉默了很久很久很久,久到甚至让人怀疑时间是否都突然停止。
  
  直至夜风再次吹起,她才忽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慢慢蹲下身,伸出另外一只手,双手合握骑士焦黑的手甲。
  
  “没事了,我就在这里。”
  
  她轻抚骑士焦黑灼热的甲片,以及内部冰冷乌黑的骨骸。
  
  “我就在你身边。”
  
  月光照耀,对影成三。
  
  “别担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
  
  ……
  
  从此,这世上又多了一对奇怪的旅行者,又多了一对巡礼圣女与她的守护骑士,一位总是唱着歌的圣女与一位总是沉默不言的骑士。
  
  2010052916093822.jpg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4

一只深潜者 2020-3-16 13:37:2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魂味儿故事,描写十分细致,语言不错,但是故事性和震撼力稍欠
feyonwz1985 2020-4-15 16:34:29 显示全部楼层
评《歌唱恶魔千喉》
骑士与篝火,火里是不是还插着一把剑?文中不断闪现浩大的场面描写,展现出一个失去一切、唯有追逐信念的骑士形象。
文字流畅,读起来十分舒适,搭配场面转换,给人以极强的画面冲击感,能让人感受到骑士心中的焦灼,只是作为故事,平铺直叙难以满足读者的口味,情感的抒发毕竟是需要跌宕起伏的剧情为载体的,笔者如果在故事结构方面下些功夫,提高会很快。
加油,坚持不懈!
兰溪 2020-6-9 10:08:52 显示全部楼层
偶尔浪漫一把应该没事吧,骑士和圣女这CP嗑起来还挺开心?主要写的是骑士感动天感动地,感动恶魔成圣女?就是开头就失忆流...以及不知道为什么这满溢的中二气息...实在算不上是精巧熟练故事的完整进化版。
长句段落中间一直穿插短词,效果倒比较特别,像休止符,很有节奏。

hpxzt 2020-6-26 15:57:02 显示全部楼层
端游手游页游私服一条龙07cg.comQQ1325876192端游手游页游私服一条龙

天龙一条龙奇迹Mu一条龙魔兽一条龙魔域一条龙墨香一条龙
天堂2一条龙传奇3一条龙英雄王座一条龙千年一条龙征途一条龙
新魔界一条龙骑士一条龙烈焰一条龙破天一条龙决战一条龙
美丽世界一条龙乱勇OL一条龙倚天2一条龙完美世界一条龙征服一条龙
天堂一条龙传世一条龙真封神一条龙劲舞团一条龙天上碑一条龙
永恒之塔一条龙仙境RO一条龙诛仙一条龙神泣一条龙石器一条龙
冒险岛一条龙惊天动地一条龙热血江湖一条龙问道一条龙密传一条龙
火线任务(Heat Project)一条龙飞飞OL一条龙洛汗一条龙天之炼狱一条龙
丝路传说一条龙大话西游一条龙蜀门一条龙机战一条龙剑侠情缘一条龙
绝对女神一条龙传说OL一条龙刀剑一条龙弹弹堂一条龙科洛斯一条龙
魔力宝贝一条龙武林外传一条龙网页游戏一条龙页游一条龙希望OL一条龙
成吉思汗一条龙剑侠世界一条龙全民奇迹一条龙挑战OL一条龙
红月一条龙十二之天(江湖OL)一条龙倚天一条龙dnf一条龙

力争做到传奇私服一条龙最TOP公司,cqsf最信誉的一条龙制作商,GM开服必选老品牌,用诚信和技术实力赢得客户,这里不强制广告,不强制充值平台。很多被骗后才来我这。不管你上多少钱广告都与我无关!充值平台随便选,不存在黑单!主营项目:手游端游页游套餐版本一条龙开区+服务器租用+网站论坛建设+广告宣传代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