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乌尔杯第二期】时代变了(匿名投稿)

乌拉格 2020-3-12 13:47:58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乌拉格 于 2020-3-16 10:08 编辑



  时代变了
  
  1
  
  三百年前,是法术家们的古典时代,业界非常讲究这个师徒传承的关系。法师收下一个门徒,就会不吝感情地教导他,导致很多师徒关系最后都发展成了父子关系。
  
  当时在世界范围内,有一个地位很高的法师,叫河湾大师。他非常狂傲,目无余子,一生只教导一位弟子。后来这位唯一的门徒以一些骂名为人所知,正是如今的池塘大师。
  
  河湾大师晚年间罹患肺病,最终在一九六五年不幸去世。死前,他躺在病榻上,以一种忧郁的眼光来看待法师们的未来前景。
  
  他说,“我是绝顶的法师。”
  
  “您当然是了。”门徒握住他瘦骨嶙峋的手掌答道。
  
  “池塘,我告诉你,我并不怕死。”大师的目光空洞地望向天花板,“我只担心我死后,再也没有哪个法师能达到我的境界,法术界的进步也会因此停滞甚至倒退。我现在只后悔年轻时抽烟叶太凶,没能在有限的生命中把所有的本事都教给你。”
  
  门徒痛哭流涕,“弟子会尽最大的努力来继承师父的遗志。”
  
  “努力没有用,你的智慧不够。”大师淡漠的眼睛终于望向门徒的脸,“你虽平庸,但却是个好孩子。现在我有一妙策,可令寿命延长三百年,不知你愿不愿意帮我?”
  
  “肝脑涂地,万死不辞!”门徒长伏于地。
  
  “灵魂互换,你代我去死吧。”大师说。
  
  年幼的池塘大师伏在地上,听到老师的话,脊背顿时颤抖了一下。但他没有抬头,而是咬着牙问,“我该怎么做。”
  
  “准备一条麻绳,将自己倒吊在房顶上。然后在十指上竖切一刀,两只手腕上横切一刀,剩下的就不必你管了。”
  
  门徒站起来,退出了房间,“明白了,师父,我去取刀。”
  
  三百年前在那个房间里,河湾大师衰朽的身躯催生了流出黑血的心脏。他绝望地躺在病榻上,苦等弟子归来。从正午等到黄昏,从黄昏等到月亮的辉光流泻在大地上。他知道,他的弟子不会回来了,如无意外,自己将走向必死的结局。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曾有一霎那的愤恨,犹豫着是不是要将自己的精神化成厉鬼去报复背叛的弟子……但他最终放弃了,苦涩的悔恨冲淡他的恶毒——既然无力避免这死局,又何苦对唯一的门徒说那些残忍的话呢?
  
  五天后,弟子返回了这个房间。他打开所有的窗户,放出陈腐的空气。用床单将老师发臭的尸体裹起,置入棺中,体面地埋葬了这位声威赫赫的法师。
  
  2
  
  河湾大师说对了,在他逝世后的三百年间,法术大萧条。证明这一点的一个关键性证据,是法师的自然寿命普遍减少了。除了从那个时代存活至今的法师们以外,新时代的法术家平均寿命如今已逐步衰减到八十岁左右。
  
  因此,师徒相授的法师传承也被效率更高,学习周期也更短的学院制所取代。那些从法术学院毕业的学生,日后会成为有执照的法术家。而相比起古典派的法师对于精神的修行,法术家们掌握了大量的机械知识。法术,如今已经重生成了炼金术。
  
  按理说,见识过整个时代的堕落,没有人会认为靠一个杰出人物就能挽救法术的衰败。但池塘如今也垂垂老矣,死亡的阴影已慢慢攀上他的斗篷,他已经到了会不断去怀疑自己内心的年纪。
  
  “师父,你预言了这次法术的萧条,是不是真有本事力挽狂澜呢?”他站在河湾大师的坟前,手持紫杉木法杖来支撑佝偻的身体。
  
  死者口不能言,没有回答。
  
  怀着萧索的心情走出墓园,等候在外的泥潭已经替他拦下一辆马车,“师父,车钱付过,我晚上五点下课后会过来,记得留我的饭。”
  
  “好。”池塘摆摆手,并没有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泥潭是池塘的门徒,第三个门徒。
  
  成为大师之后,池塘也开始教授弟子。可惜随着法术的衰败,他的第一个徒弟只活到一百八十岁,临死前记忆力大幅衰退。他晚年坐在轮椅上,像幼儿一样流口水,将法诀、亲友和自己,都忘得一干二净。
  
  第二个弟子更加短命,只活了四十九岁。他在无人的巷弄里遭人抢劫,两支火铳朝他开了六枪。他死去时,距离大师的境界还很远,法术低微,一文不名。
  
  为了替他报仇,池塘赶在治安官之前找到了那两名劫匪,对他们用私刑。将木棍从他们的嘴里捅进去,从肚皮穿出来,再用大火把尸体烧成灰烬。
  
  泥潭是他的第三个门徒,是被他从小养大的孤女。与师兄们的命运不同,泥潭除了自幼跟随老师学习古典派的法术知识以外,还被他送到法术学院上课,如今已经取得了法术家的执照,但仍在校念研究生。
  
  如今,每当池塘回忆起自己漫长的一生,他总是得出一个悲惨的结论:这三百年来,自己把日子过得一团糟。
  
  3
  
  走出学院大门,来到暮色昏沉的学府大道上,很明显能感觉到气温骤然一降。泥潭裹紧大衣,拦下一辆马车,奔赴池塘的住所。
  
  大师的别馆坐落在城郊。
  
  在如今炼金术大行其道的环境下,不在外墙和地下铺设蒸汽管道的建筑物已经少之又少。池塘是旧时代遗存至今的古典法师,他一方面拒绝现代的炼金术,甚至不愿用汽灯取代蜡烛。另一方面又秉承传统,不肯在日常生活中运用古典法术,并扬言滥用会招致可怕的后果。
  
  在繁华的都市中,他过着隐士的生活。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季节,他用壁炉取暖。
  
  泥潭是他的门徒,也是他的养女。多年来,他坚持不懈地教导她正统的法术知识,但他也知道,如今的世道已经没有办法成就一位古典派的法术大师了。
  
  为避免她重演师兄们只能作为古典法术的半吊子死去的悲剧,他把这个孩子送到学院去学习不入流的炼金术。池塘已经很老了,他不愿意再看到一个孩子把仅仅八十年的岁月,投入到终将没有结果的的事业中。
  
  泥潭回到别馆,没人给她开门,佣人今天似乎不在?她绕到后巷,找到一扇紧锁的小门。念出法诀,将左手食指从手掌上掰下,像塞一个柔软的面团般塞进锁孔中。此后手指变硬,她拧动形变的食指打开了锁。
  
  门开了,里面一片漆黑。泥潭摘下墙上的烛台,用火柴点燃,捧着它噔噔噔爬上二楼。春寒刺骨,但壁炉里没有火光。她看到师父在饭厅中呆坐,一言不发,餐桌对面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位同样身披斗篷的旧时代法师。
  
  有客人?她心想。
  
  不敢出声打扰两位法师的会面,她蹑手蹑脚地跑到壁炉边生火,试图把房间弄得暖和一些。也许是火光惊扰了大师的沉思,她正摆弄木柴,忽然听到池塘的声音远远传来,“泥潭,你回来了。”
  
  “是,师父。”她站起来回话,看见老师的眼睛非常空洞无神。
  
  “我想问你一些问题。”池塘说。
  
  “您尽管问,只怕我不知道怎么答。”她挠了挠头。
  
  “人的性命有价值么?”
  
  “当然有了。”
  
  “那不同的人,他们的性命是不是有不同的价值呢?”
  
  泥潭愣了一下,“我……我不知道,师父。”
  
  “你有两个师兄,一个活到了一百八十岁,另一个活了四十九岁,他们的性命是等价么?”
  
  泥潭无言以对。
  
  沉默良久,池塘又问她,“我和你,我们两个的性命谁更值钱呢?”
  
  “当然是师父的性命更值钱了,”泥潭摸了摸鼻子,“我只是个小角色……”
  
  “也许确实是师父的性命更值钱。”池塘喃喃自语。
  
  4
  
  当无主的孤魂从死亡的长眠中苏醒,他没有什么感觉,不疼也不冷。
  
  河湾大师睁开眼睛,看到上下颠倒的世界,然后发现自己被倒吊在房梁上。他看到自己的双臂殷红一片,干涸凝固的血痂遍布在手臂的每一道纹理中。
  
  在他的正下方,有一个老人,面对着一具沐浴了温血的骸骨。
  
  “师父,也许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池塘。”老人对他说,“没想到这种法术真的有效。”
  
  “法术?原来我已经死过一次,是你复活了我。那具骸骨就是我的肉身么?已经过了多少年了?”河湾大师用陌生的喉舌说话,发出了女人的嗓音。
  
  “三百年了。”
  
  “你不恨我么?池塘,我曾希望你代我去死。”沉默了一会,河湾大师闭上眼睛问他。
  
  “根本顾不上我们的仇恨,师父,法术已经衰败。”池塘面无表情地说,此后讲述了三百年来发生的所有事情给他听,“你预言了如今的局面,你死前告诉我你能挽救这一切。”
  
  “这是你复活我的原因?”河湾大师露出诧异的神情。
  
  “对。”
  
  “我骗你的,傻孩子。”河湾毫不避讳地坦承,“我只不过希望利用你心中对师长的孺慕之情,让你心甘情愿代我去死而已。没有哪个大师能挽救一个时代,在我活着的那些年里,我是当代的豪杰,但在漫长的时间尺度上,我不过是个蝼蚁。”
  
  池塘瘫坐在椅子上,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个回答一般平静,但感觉心灵疲惫无比。河湾大师看着他的样子,忽然说,“池塘,我突然发现多活三百年也许不是什么好事,像你一样,太不幸福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将我复活之后,我要是不愿意活下去,该怎么办?”
  
  “那你就浪费了……”池塘大师低垂了眼睑,“那我就浪费了一条命。为了让你复活,我谋害了自己的门徒。”
  
  “救救她吧,把我的骸骨埋回墓园。”
  
  “我该怎么做?泥潭已经成了法术的祭品,回天乏术。”
  
  河湾说,“时代变了,要不你尝试一下炼金术?”
  
  不像三百年前因肺病而死那样痛苦,河湾大师此次重回死亡的怀抱时非常安详,他对自己唯一的弟子说,“池塘,你不是庸人,你是我的得意门生。我在一九六五年说的那些话,并非我的本意。”

ebc5ea6426fc08fcb415e031ea33d15a2f9809f41d619e-vZYOVl_fw658.jpg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3

一只深潜者 2020-3-16 13:38:5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总觉得除了本身故事之外还在暗喻什么但是并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就这样一直纠结了……
兰溪 2020-4-1 11:56:00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
feyonwz1985 2020-4-15 16:29:03 显示全部楼层
评《时代变了》
文笔流畅,故事引人入胜,发人深思。最后复活的法术大师一句“要不尝试一下炼金术”更令人唏嘘,又有几分戏谑,似乎感受到来自作者淡淡的恶意。
只是河湾大师在1965年说的话并非本意,那他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呢?鄙人才疏学浅,没能参明领悟,如果可以明确就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