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第一期乌尔杯】破碎

  刚下过雨,屋檐的一角总是在滴水,虽然滴不到我站的位置,但是很令人心烦。神官照旧跪在神殿里祈祷,对着诸神的石像。

  我的任务是做好守卫工作,避免有暴徒或异端冲进神殿。神官的任务是跪在神殿里祈祷。我觉得我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位神官受到伤害(唯一的遗憾是我无法证明这一结果出自我的工作,因为至今没有任何暴徒或异端攻击神殿。我的剑只能终日插在剑鞘里)。相比之下,神官的工作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成效。我在神殿门口站了两年六个月又十三天,神官一直在神殿里祈祷,但每次我换班时经过城墙,远处的崩坏从未有过停止的迹象

  但我绝对不是妄图夸耀自己的功绩凌驾于神官之上,我不会简单地以成败论是非,我有过更深入的思考关于我的工作,根据我两年六个月又十三天的观察,这份工作基本上毫无意义,因为根本没人妄图攻击神殿,大家都指望着神官拯救世界。在我看来,神殿真正需要守卫的时候只有崩坏蔓延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到了那个时侯,恐怕会有大量的暴民冲击神殿,所以必须在那天做好严密的防卫工作。但是我又想,如果崩坏连这座城市都蔓延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保护神殿了。这些想法让我有点纠结,不过关于神官的工作我就有比较肯定的结论了。就意义上而言,神官的工作肯定要比我的有意义,因为她们是唯一有希望挽救众民于崩坏中的人。虽然现在还没有什么成效。但退一万步来说,即使神官最后失败了,这份工作也是有意义的的。我的工作虽可有可无,但是它让我能有饭吃,不至于跟城外的流民一样暴尸荒野。而神官的存在,正是我的工作存在的基础。我的工作只是喂饱我一个人,神官的工作则让许多像我一样的人有了活下去的机会,所以我从心里敬畏神官,不管她们最终能否拯救这个世界。

  虽然我理解神官,但城里很多人并不理解。他们常聚在元老院前,惶惶不安地提出自己的愚见。元老们十分头痛,只得不断向神官们施加压力,让她们付出更多的努力——也就是说,跪着祈祷更长的时间。据我所知,如果一个人一动不动地连续跪两天,那么她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所以神官上厕所时必须由两名使女架着。但上厕所也是一件有损神官威仪的事情,因而神官每天仅吃两片面包,喝一杯水。到了夜里,为了避免神官因困倦而倒下,必须用一根一端绑在神殿顶的绳子缠住神官的头发。我说这些,是为了证明神官的工作十分的辛苦,理应得到所有人的尊重。而且由于神官的工作十分的辛苦,理应得到所有人的尊重。而且由于神官的工作是如此的辛苦,神官常常为此献出自己的生命。

  神官死的时候,身体已经失去支撑,所幸绑在头发上的绳子吊着,神官不至于毫无威严地躺在地上。但神官尸体的处理往往要费一番功夫。因为神官的腿无法弯曲,仍保持着跪姿,所以棺材难以合上。而且让神官毫无歪歪扭扭地躺在棺材里,也是一件很不敬的事情,毕竟每一位在神殿中祈祷至死的神官都是为了众民而牺牲的。因此,元老院会派出两名骑士来将死去神官的腿抻直。这一情况没有持续很久,到了后来,即使元老院将赏赐增加到五十个金圆,也不再有人愿意来做这件事情。在此之后,元老院只好先将神官的尸体放进棺材里,再用一块原先修建神殿时剩下的的石板把她的腿压直来。这件事情会在神殿中完成。有时候接任的神官行动迅速,她到神殿时元老院的人还在用石板压前任神官的腿。这时,新任神官可能会听见一些“咔咔”的碎裂声,如果她问这是什么声音,使女就会告诉她这是前任神官最后的箴言,让她跪下来聆听。

  有几名神官令我最为敬佩,她们生前便拒绝头缠绳子,不分昼夜地祈祷着,甚至至死之时也不倒下,保持着最虔诚的祈祷姿势。使女往往要在她们死后数日才能发现。我敬佩她们,时常怀疑自己死时能否像生前那样站着。

  有令我敬佩的神官自然也有令我不齿的神官。不,她们根本不配被称为神官,在神殿里面祈祷了几天后就不在心系众民,只是无谓地哭闹,大失体面。为了避免造成更坏的影响,神殿守卫们会手刃她们。她们死后,尸体也无法葬入神官的陵园。

  现在在神殿中祈祷的是一个女孩。虽然她很年轻,但与她的前辈们一样仪容端庄,不哭也不笑。我认为她会成为一名令人敬佩的神官。

  “铛——”

  元老院的钟声响起,换防的时间到了。我看了一眼神殿,走下台阶。当我走过那段城墙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那不远处已经崩坏了的世界。就只那么一眼,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一个荒谬至极的念头。我颤栗了一下,迅速把目光缩回来,紧张地环视四周,唯恐周围的人已经知晓了这个念头。

  万幸,没有人在看着我。

  我低下头,不在去看那片崩坏的世界。我敢发誓,我对众民,对元老院,对神官,对这个尚完整的世界没有任何不忠。只是我看了一眼那个崩坏的世界后,脑海中不可遏制地涌出一个念头:那片支离破碎的世界很美。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