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第一期乌尔杯】银枫传

  第一章

  我叫寒,是花之谷蝶族的公主。再有几天就是我的成年礼了,到那一天魔界各族的王子都会前来祝贺,并由我的父王从中挑选一位品阶最佳的男子成为我的丈夫。父王和母后对我管制很严,我从小从未走出这个山谷一步,听别人说,我出生的时候,因为出现了月食,那天夜里,整个神魔大陆漆黑一片。由此灵巫仙人,我现任师父,曾对我的父王说过一些话。由于那些话,导致父王将我禁足,说是要直至我出嫁以后,方可自由行走。

  随着我成年的日期将近,我心中越发紧张起来,我可不能让父王随随便便把我嫁掉。我知道只有一个人肯帮我,那就是父王指派保护我的侍卫羽,他也是我的青梅竹马。

  “羽,我要离开蝶之谷,在我出嫁之前。”

  一身银甲的羽看着我,他知道我在想什么。“你的父王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我恳切的递了一个祈求的眼神。

  “你要去哪里?”

  “魔都!”

  羽思考了一阵,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动身。”

  “成年礼前夜。”

  我们陷入了一阵沉默。

  “我会竭尽所能帮你的。”

  我向羽微微的笑着,点了点头。

  当皎皎的月光洒向大地,一切在月光的照射下,宛如白天一般明亮。在这样的条件下,我逃跑的计划看来是无法实施了。

  可是这一个晚上竟和我出生时一样,出现了月食。当一切漆黑一片时,我逃离了我住的宫殿,沿着宫墙走到羽替我打开的宫门,我心里窃喜,马上就要出城了。就在这时父王赶了过来,看见了父王带着一堆人,举着火把,向我们这边赶来。我和羽疯狂的往谷外逃跑,只要跑出花之谷的魔域,父王就无法继续追赶我们了。

  就在这时,一支箭嗖的飞了过来,与我擦肩而过,接着箭镞嗖嗖的齐齐射来,羽拼命的挡着箭镞。

  父王朝我们这边喊,“寒儿,如果你坚持要离开这里,就不要怪父王无情了。”

  父王让羽带着我回去,羽一边挡着箭镞,一边喊,“公主,快走,进了银枫林,你就自由了。”

  “可是你~”

  羽看我犹犹豫豫,更大声的让我走,我下了狠心,“羽,谢谢你。”我跑远了一些,听见,羽痛苦的大喊了一声,我边跑边回头,在火把的照耀下,我看到,羽中了箭,痛苦的倒了下去,我的泪流了出来。

  这时天上落下了雨滴,接着刷刷的下起了大雨,父王那一队人马的火把被雨水浇灭了,我听着大雨冲刷密林树叶的声音,我离银枫林越来越近了。

  第二章

  师父到底是给父王说了什么话,令父王如此绝情。父王没有跟上来,我也已经进入了银枫的灵域,不错银枫是隶属于魔界的灵界之灵,他也是这片银枫林的统治者。我听说过银枫,相传银枫性情淡薄,独自生活在这片密林。关于银枫的传闻很少,我听父王说过,在神魔大陆,和银枫打交道的人很少。父王也没有见过银枫,即使他经常要穿过银枫的灵域去魔都办事。想到这里,我觉得穿过银枫林便不是什么难事,而且,毕竟我是一个修行不够的蝶妖,真正遇到银枫的阻拦,我肯定敌他不过。

  我踩着积水,顶着大雨,在林中穿行,雨水冲刷着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响声。就在这时,我听见一阵笛声,本来我没有什么不安,只是笛声离我越来越近,而后我听见一人喊道,“银色长发的小妖,站住。”

  声音不大,我却听得清楚,我转过身,只能开始解释,“银枫大人,我只是来借道的。”

  “这道,我不能借给你。”银枫坚定的说。

  “为什么?”

  银枫停了停,好像有些惊讶,就好像,我不应该说出为什么三个字一样。“你还不知道那个预言吗?”

  “什么预言,”他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我出生时,我的师父是曾经给父王说过几句话,难道那几句话是师父给我的预言。

  “我的哥哥红枫告诉我,今天是魔月成人礼前夜。”

  我本来不会相信,我的品阶不高,离魔阶还远着呢。可是银枫的哥哥红枫,是神阶的神祗。

  “你是说,风神说我是魔月。”

  “哥哥说,那是你的宿命。”

  “可是,这一切,与你不给我借道有什么关系?”

  银枫拿起玉笛,开始吹起悠扬的曲调,我寻思,如果我原路返回,那才是我的宿命。

  “魔界月神,带给大地的一切,就像这月食给神魔大陆带来的一切一样。”银枫又吹了一阵,“我已经说的够多了,要么你打败我,要么,你返回花之谷,继续做一个蝶妖。”

  “不,羽已经死了,你知道吗?他是我唯一一个朋友。”

  我取出我的银色十字匕首,轻轻一跃,跃到他的身边,握着匕首的手,轻轻一挥,他也一跃,跃到另一个树干上。我在树上翻转了过来,从他的上面攻击他。他抓住了我握匕首的那支胳膊,用力将我甩了出去,我轻轻的落在了离他不远的树干上。

  雨渐渐的停了,月亮也从乌云中慢慢的露出脸来。我这时才看见银枫的样子,他穿着银色的精灵袍,银色的长筒精灵靴,银色的齐肩长发。眼神柔和,嘴唇微微上翘。十分儒雅。

  我使出幻蝶之术,我心想,如果这个法术没有用的话,我大概就只有回去接受父王给我安排的一切了。

  第三章

  我幻化出万千的蝴蝶,将真身隐在一只蝶中。可是和我想的一样,银枫一下子便看出了我真身藏匿在哪只蝶中。我现出真身,垂头丧气,看来我必须回去花之谷,接受父亲安排的一切。

  就在我将要返回花之谷之时,一个暗影闪过,一个魔界打扮的人冲到我的前面。“月神,我是来接你的。”

  我想,这个魔界中人,大概也是知道那个预言的。这时,银枫也闪在我的面前。他看着我,认真的问,“公主,你要如何抉择。”

  “我不会回去,随便嫁人的。”我看了看那个魔界之人。“月神,我高攀不起,但是,如果你带我出去,你就是我的恩人。”

  说罢,银枫深深的叹了口气。“公主,你为何要选一条不归路呢?”

  那魔族人,拔出腰间的宝剑。银枫淡然的说,“生者剑!”接着又补充了一句,“看来和我猜想的一样!”

  我只希望那个人能打败银枫。那人的剑挥舞的呼呼生风,和银枫的玉笛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发出铿锵的当当声。他们更是身影飘忽,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渐渐地银枫开始招架不住,那人看见银枫露出破绽,一剑将银枫肩膀刺穿。银枫银色的精灵袍上慢慢的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那人用剑指着银枫,对我说,“月神先走!”我祈求的说到,“我走后,就放过银枫大人吧。”那人道了一声是,我便离开了。

  我刚进入梦丘林海境内,又是一个魔界打扮的人走到我的身边,

  “月神,小圣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我很疑惑,“你是谁?”我问他。

  “我来接月神,去魔都。”

  “我不是月神,你找错人了。”我淡然的说道。

  那个自称小圣的人,依旧说道,“小圣不会认错,您就是我们的魔界月神。”

  我思索了一阵,突然生出了一个想法,“难道是魔界之王要召见我。”我问那个小圣,小圣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我随他一起去魔都。

  我们行至魔都境内,有一个人挡住我们,“离者圣,请将月神交给我吧?”他同刚才那人说了几句,转而向我说,“月神,我是暗王坐下死者圣,由我带您去面见暗王。”

  我们一路前行,终于来到魔界的王宫。暗色调的王宫,庄严肃穆,我走进王宫,王座上,暗王身穿黑色王袍,暗红色的齐肩长发,高高的束着,剑眉和丹凤眼透着寒气,“果然是你,月姬。”

  “暗王你见过我。”我试探的问了一句。

  暗王静静的看着我好长一段时间,才回答道,“是的。”

  第四章

      暗王走到我的身边,认真的端详起我的脸,然后抬手,触及我额上的蝴蝶印记,那个印记是师父结的。“月姬,暗夜要替你解开这个封印了。”

  我只觉的额前一热,我一阵眩晕,眼前一片白茫茫。接着耳畔突然听见银铃般的笑声,有人在喊我,“寒!”

  “你是谁?”我疑惑的问。

  “我是玉!”

  我终于想起了所有。我和玉是曾经预言之女,我们两个之间一个会成为神月,一个会成为魔月。而成为神月的人本应是我。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那个时候,我和她是炎子的两个得意门徒。我们互相帮助,品阶进步的很快。可是就在第三阶品阶考试,这场重要的考试前夕,她说,她不想再和我做朋友了。她指出了我过去好多的无心之失。那晚,我便因修炼时心中杂念,走火入魔。第二天,她成为了天命之女,而我,继承了魔月之位,再也无法回到神界。

  后来与暗夜成婚,却因暗夜趁神日不在,挑起神魔大战,因而自裁谢罪,投在花之谷。

  我慢慢睁开眼,是在我曾经的寝室。暗夜坐在我的旁边。

  第五章

  我想起那次神魔大战,心中依旧不寒而栗。

  “月姬,你醒了!”我看着眼前的暗夜,魔界的战神。

  “为什么要帮我开启前世的记忆?”我心里很是悲伤,前一世,我们之间的情谊太过伤感。

  “因为你是魔月。”

  我的脑海中开始追溯,那一世,暗夜说了同一句话。正是他的这句话,让我宁愿封住回忆,将他忘却。

  记得我和他初次见面,依旧是我的成年礼,那晚依旧出现了月食,我在梦丘林海游荡,林中刮着狂风,我整个人被狂风撕扯着。是我带来了月食,如果被神界知晓我的身份,我必然命不久矣。而我也知道,神魔两界都在寻找我的下落。

  当大陆的上空,启明星开始亮起,天空开始泛白,梦丘林海的风稍稍弱了一些,我看见一个人向我走来。来不及我问,他拉着只是说了声,“快走。”

  我们疾步而行,行了一段时间,他对我说,“神界的人!他们在追我。”

  “那你拉着我,干嘛?”我莫名其妙的问。

  “你应该比我更怕他们吧!”这个魔界打扮的男子好像知道我是魔月似的。

  我疑惑的看了看他,他才慢慢的说,“难道你不是魔月。”

  我心里一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听说,神魔大陆,可与神洛美貌相提并论的只有两人,神月和魔月。”他又仔细的看了看我。“你外貌如此出众,不是魔月,难道你是神月。”

  提起神月,我皱了皱了眉头,却被他看去了,“看来你是魔月无疑了。”

  “魔月大人,我是魔界战神,暗夜。”

  我心下寻思,原来是魔界战无不胜的战神暗夜。说话间,追的人又追上来了,暗夜皱了皱眉,叹了口气,将我推至一处藏好,交代我不要出来。“我要去会会神界那些人。”

  我点了点头,接下来,就听见兵戈相交的声音,天已经亮了,阳光透过森林的缝隙照了进来,风也停了。我远远的看着暗夜踉踉跄跄的向我走来,我过去扶住他,他微微一笑,“他们被我逼退了。”

  “你受伤了,神界为什么要追你?”我疑惑的问。

  “因为啊,我扬言要娶你。”       

  我心弦微微一颤,“为什么?”他凝视着我的眼睛,接着低了低头,噗嗤一笑,“还能因为什么!”他顿了顿,“因为你是魔月。”

  我回过神来,看着暗夜,如今的魔界之王,暗王,悲伤的问。“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一句?”

  “难道你忘了,神月是怎么成为夜晚的守卫的。”

  第六章

  我没有忘记,我心想。即使成为了魔月,我还是那么喜欢夜晚,喜欢缀满星星的夜空。可是我心里早没有了对神月的恨。

  “我不愿再做什么魔月,上一世,我已经回答过你了。”我此刻恢复了记忆,却十分想回到花之谷,平平凡凡的走完这一生。

  “你已经获得了魔月的力量,假如你想逃避,我不拦你,可是月姬,选择逃避的那不是你。”

  我凝视了暗夜好一阵,他也静静地看着我。

  “那是上一世,这一世,我便选择逃避。”我走出寝殿。听见暗夜说着,“我不拦你,因为,你会回来的。”

  出了王宫,刮着大风,吹得我的衣袂飞舞。我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长发,我要回去,找到我的师父,重新封住我的记忆。

  可是我的思绪不断的回忆起上一世的记忆,走出魔都,我的心彻底支撑不住了,泪水不断的从我的眼中流出,我支撑着,待到离开了梦丘林海,我靠在银枫林的一棵树上,想努力的止住泪水。

  可是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浮上心头,我无法去回避它们。

  我想到和玉一起修炼品阶的时候,她冲我笑,我们是好姐妹,即使我们形同陌路时,仍然,会有人向我问及她,还称她是我的至交。我却不能说什么?记得我是最先和月亮有所感应的,那时我竟然对着她夸下海口,“我有朝一日成为神月,你就是神月的朋友。”

  “你拿走了我唯一一个挚友,玉!”我总是这样想,我曾经为她沮丧,哭泣。

  我不恨她,却不知道,暗夜竟然那么恨她。那是我嫁给他之后,才知道的事情。

  暗夜本是生活在夜晚的小精灵,靠着吸收月之精华,进阶成长,从小就崇拜神月,从小的志向就是打败神日,迎娶神月。

  他让我帮他,“你到底为什么娶我?”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怒气。

  “因为你是魔月!”他看着我,眼中透着坚定。

  “我不想听到这句话。”

  “因为你可以召唤来永夜。”

  没错,我可以召唤来永夜。我瘫坐在地上,就像我现在瘫坐在树脚下一样。我不能再哭了,否则,我真的会召唤来永夜。可是我不断抽泣,眼泪根本止不住。

  这时,我的身后传来一阵笛声。说来也奇怪,银枫的玉笛声,倒使我平静了许多。我停止了抽泣。

  银枫深深的叹了口气,“别哭了,如果魔月心死了,神魔大陆就要倒霉了。”他顿了顿,“那么历史就要重演了。”

  是啊,上一世,暗夜将我的心伤完了,带来了“永夜”,他大概知道,这道坎,我是过不去了,只要我记忆一经恢复,就又会历史重演。

  我御气,结成冰棱,飞向银枫所在的方向。被银枫闪躲开了,“看来,你的记忆封印已经解开了。”

  “不要急着打架,我是来帮你调节心中郁结之怨气的。”他轻轻落在我的身边。他静静的看着我,“果然传闻非假!”

  我厉目看着他,“什么?”

  “能够与洛神容貌相提并论的魔月,果然不同凡响。”他接着说,“我的哥哥教给我,一首笛谱,我已经学会,哥哥说,是让我来帮你的。”

  “红枫为什么要帮我?”我疑惑的看着银枫。

  “因为, 暗夜,是哥哥曾经的侍者。”

  我心下一惊,“枫侍!”

  第七章

  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暗夜对神月如此执着,原来他是“枫侍”!红枫是神月的青梅竹马,又守望了月神几万年。所有这一切,似乎可以理解了,而我的心似乎不那么痛了。反而让我觉得暗夜有些可怜,他一定很落寞吧。他没有神日的洒脱,也没有红枫的执着。最终只能以那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对所爱之人的情谊。

  “魔月,魔月,你在想什么呢?”银枫大概看出了我思索的表情。

  “我要劝暗夜放弃他的念头。”我拭了拭眼角的泪,转了身,“谢谢你,银枫。”

  我知道,银枫目送我,直到我离开了银枫林。

  我徒步来到魔都,走进王宫时,暗夜亲自出来迎接我。他脸上很惊喜,甚至冲动的拉起我的右手,我收回手。他又重新拉了起来,这次他紧紧的拉着,我怎么也抽离不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上一世,我爱他,可是这一世,我却并不像上一世一样的对他,那样的依恋。我甚至,对这个不爱他的我有些陌生。他微笑着,让我坐在女王的位置上,亲了亲我的手背。

  我站了起来,凝视着他,他没有回避我的目光,“这不是我的位置。”他坦诚的目光倒是让我有些心有不安。“这一世,我不会,”我顿了顿,我的心里有些堵得慌,“不会再被你所骗。”虽然这样说,我却在心里反问自己,“他并没骗我,一切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吧?”

  “月姬,”他唤了我一声,抚了抚 我的额头,“我猜的没错,你有双重记忆封印。”

  我看着他,他说,“你从没有说过背叛我的话。”他让侍卫端一盆水,在水的倒影里,我看见我额头上有赤色的印记。

  “你记得你上一世是怎么死的吗?”暗夜用手触摸我的额头,略施法术,希望解开封印,可是封印不管怎样,都完好无损。

  “完成了,我和神日的约定,返回了神魔大陆。”我知道,这段记忆,并不是真正的记忆,还有大段的记忆被封印了。

  暗夜凝眉,“是炎子结的印。你已经不会召来永夜了,月姬,不会了。”

  我心里一惊,“那你会放下,不再向神界发起挑战书了吗?”

  “不,月姬,我以为你会帮我。”他看了看我,低了低头,“帮我的话,就留下来,不帮我,就离开。”

  泪水从我的眼中流出,“难道,我们能赢么?”

  “我不在乎!”他说完,突然用手抵在我的胸口,“你就在乎么?你已经不爱我了。”

  “是的,你是什么都不在乎。”我说完,他却胡乱抓起我的手,“如果你记起上一世是怎么死的,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他顿了顿,“这封印只有你自己能破,是炎子结的印,银枫用笛声开启的,可是解除封印是你自己的事。”

  我甩开他的手,“等我解开封印,看看,你或者我,在乎的到底是什么?”

  第八章

  离开了王宫,心中思虑万千。我走进了银枫的领地,一滴雨滴滴在我的脸颊上,接着我听见沙沙的声响,雨开始大了起来。我找了棵树,在树下躲雨。远远地,悠扬的笛声,弗远匪届。只是笛声很悲伤,我听见了这样的笛声,有些伤心,眼中泛起了泪水。

  “你哭了!“银枫已来到我的眼前。

  “能不能让雨停下来,我伤心。“我看着银枫,银枫点了点头,吹起一阵笛声,换来一股东风,吹走了雨云。

  银枫看了看我,和我并排站立在树下。

  “你这算是陪我吗?”我转过脸,面无表情的说。

  “我知道,你有话,要找人讲。”听了他这样说,我才觉得,我是想找个人排解心里的忧愁。

    我开始屡屡思绪,慢斯条理的准备告诉银枫,我心中的悲伤和愁苦。

    “以前,我在很小的时候,和月亮有了感应,当时是这个大陆上的第一人,而且,每届神月,从没有这么早就有了像我这么强的通灵术。”

      我转头,银枫并没有看我,我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他说着,“我也听说过,你曾经可是魔都进初院的天之骄子。”

      “只是,一切,只是我们以为的而已,我崭露头角不久,真正的神月就出现了,我瞬间失去了梦想,和唯一一位挚友,哪怕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友谊。”

        银枫转头看了看我,“神月和你的友谊,可是当初的一段佳话。而且,你们一个成为,魔月,一个成为神月,也是被人们津津乐道的佳话。”

        他看着我的眼睛,神色有些怜惜,“也许吧,人人以为我是风神的弟弟,就感觉我很幸运,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我的哥哥,为了神月,参悟了号称天书的《生命史册》。由隶属魔界的灵族脱颖而出,获得神籍。而且在上一次神魔大战,帮神月,战胜了暗王。我和哥哥有同一种血统,可是我不过是这银枫领地,一个小小的枫灵。有什么幸运可言,可悲才是呢!”

        我低头,看着脚下的嫩草和粉色的小花。

        “曾经,我以为我会成为神月,我甚至提前幻想自己和神日的相遇。我会得到太阳神温柔的一拥!”

        我讪笑了一下,“我幻想过我会成为夜晚的主人,拥有每晚的星光和静谧。我是多么渴望。”

        我叹了一口气。

       “可是你爱上了暗夜!”银枫微微的笑了一笑。

        “谁知道呢?我的高傲,即使我成为了魔月,我也觉得,我是和她一样的,我这样,看着夜晚的苍穹时,才会觉得并不失落。“我沉默了一会儿,森林静了下来,能听见,一片叶子上的水滴滴落到另一片叶片上的声音。”她和神日在了一起,而我竟然爱上了暗夜,风神的一个小小的侍卫,而暗夜的心却不属于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你这么说,我也替你难过,我也替你心痛。”

        我看见银枫的眼神,很温柔,他的话语就像春风拂过,我的赤色封印有些灼热。这样的眼神,我似乎见到过。

  “怎么了?“他似乎看了出来。

  “是这个赤色封印,有些奇怪的感觉。”

  “我知道,这个赤色的封印,哥哥说是阻止你启动”永夜“的。”

    我心生疑惑,“可是暗夜告诉我,其中还有我的一些记忆。”

        银枫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是吗?”

        我从树的缝隙中看见日光透出来,在草地上印出一个个光斑 。

  第九章

  微风拂过,带来森林 潮湿水汽的气味。我转身凝视着银枫的眼睛,银枫看着我,嘴角上扬,眼神柔和。

  “银枫,你有爱的人吗?”我随口问着,“要不,咱们俩试着在一起吧。”

  银枫收起来笑容,凝住眉头,眼中竟然有了泪光,可惜只是一闪而过,他止住了悲伤,并偏过头去,不再看我的眼神。

  “我已经不爱暗夜了!他把我的心伤完了。”我叹了一口气,空气凝固了一阵,银枫并没有开口,“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拒绝的。”

  银枫深深的凝视着我的眼睛好大一会儿,才继续说道,“那我可以亲吻你的额头吗?”

  我闭上眼睛,银枫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这时一阵狂风大作,一道黑影被风簇拥着闪到我的跟前。

  “银枫,她是魔月,是我暗夜的人。“是暗夜。

  ”我已经无法召唤来永夜了,你还来管我干什么?“

  暗夜只是愤恨的看了我一眼,“我不喜欢你背叛我。”

  “银枫,她的记忆被封印了,你很会趁人之危啊。”他拔出佩剑,“想要魔月,先过我这一关。”

  银枫轻轻的哼了一声,“你以为魔月是什么,一个东西?不要了扔了,要了捡回来。”两人开始过招,暗夜的剑法娴熟,攻防百无遗漏,没有任何破绽,银枫终究不敌暗夜,节节败退。

  “好了好了, 不要打了,”我抽出随身匕首劝架。“暗夜,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爱上他了?“暗夜问,”你问问自己的心,然后对银枫说,你到底爱不爱他。“

  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喊,“我的心已经死了,我知道,银枫可以救活它。”

  “银枫,让你的哥哥解开她的记忆封印。”暗夜用剑指着银枫说道。

  “什么记忆封印?”

  “装什么,还要再打么?”

  我看着暗夜又要开战,连忙解释。“银枫真的不知道。“

  暗夜看了看我,低声说道,“我们回王宫吧,不要再让别人亲吻你了,我忍受不了别人的背叛,尤其是你,你是魔月,本就应该是属于暗夜,而且不是我这个暗夜,是整个黑暗的长夜。”

  我眼中泛着泪光,“那么你呢,你能放下神月吗?”

  我拿起匕首,想自缢而死,被银枫夺下匕首,而我也昏厥了过去。

  大地开始狂风四起,沙尘遮天蔽日,这就是永夜的前兆,暗夜啊,你的几句话,便让我的痴心死灰复燃,待我醒来,暗夜已经宣布和神族开战,永夜本就是挑战书,神族势必要来取回光明,所谓的光明即让我死去,去我的下一世。

  可是这次我没想到,我并没有像最终的那样,为永夜的出现负责。不是因为魔族大胜了这场战争。

  我在神魔大战时,专门去银枫林,又找了一次银枫。

  “你来了!”他站在他寄宿的那棵银枫上,依旧吹奏着悠扬的笛曲。

  “你知道我回来?”我疑惑的问。

  “我哥哥告诉我的!”他看着我,眼神有些伤感。

  “那你知道~”我急切而欣喜的问,我想问他,怎样解除永夜,而我也可以不去下一世。只是我还未问完,他就打断了我的回答。

  “我知道,“他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你知道吗?我的部分记忆也被封印了起来~”

  他说话说的很慢,声音里满是悲伤,“是关于什么的记忆?”我问。

  “我哥哥昨天已经帮我解除了封印,是关于你和我的记忆!“

  我有些惊讶,“你和我!“

  他站在我的面前,“那天,我亲吻了你的额头,那么,你能亲吻我的额头一次吗?“他顿了顿,继续说,”最后一次!“

  我心中犹豫了一阵,点了点头,我点起脚,亲吻了他的额头,他欣慰的笑了,“谢谢你,寒公主。“

  我的内心有了伤悲,我看见银枫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替代他的是一棵银枫树。而夜幕开始撕开了口子,有亮光露了出来,不一会儿,大陆又在阳光的普照之中了,暗夜过去了,而我的泪,慢慢的落在地上。

  第十章

  微微起了风,四周很静,我抱住了这棵银枫树的树干,“魔月,谢谢你这个拥抱,是对他最大的回报。”

  我眼中有些酸涩,“为什么是这样?”

  “你曾对他说过,他可以让你死去的心重新活下来。他希望能证明给你看。“看着眼前穿着红色精灵袍,有着银色齐肩碎发的人,我知道,那人便是红枫。”你是红枫!“

  “我是来帮你解除你上一世,你被封印的记忆的,是关于你和他,我的弟弟银枫的记忆。”

  红枫轻轻的抚了抚我的额头,红色印记消失了。红枫递给我一封信,“这是他给你的信。“

  “我该叫你什么呢?魔月、寒公主、姬如碧。“

  我回忆着,姬如碧,这个陌生的名字。我想起来了,是第一次神魔大战,我所去的那一世的名字。

  “你并不知道,我在我哥哥那里找来穿越时空的办法,抱着万分之一的愿望,希望到达你去的那个世界。你大概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追随你,看着你。花费这么多的时光陪着你,到底是什么原因。其实是因为你的一次起舞,你也许忘记了,那次我在我住的那棵吹着悲伤的笛声,那时,我对你说过,我的哥哥,成为了风神,而我那时什么都不是。而你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并在笛声下,跳起舞蹈。你跳完对我说,‘小枫灵,吹得不错!我喜欢!’“

  我眼泪落了下来,那天,是暗夜向我表白的那一天。

  ”从此我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总是出现你的身影,所以当我听说你去了下一世,我就随你去了。还好,你我很有缘分,我和你相遇了。我那一世叫做,‘刘易年’“

  我的泪水打湿了信纸。

  “我知道,你听到这个名字,肯定落泪了,我很开心,你为我落泪了,可是不要为我伤悲。”

  刘易年,我那一世是梦族的公主,他是部族的占卜师,16岁的时候,我挚爱的青梅竹马抛弃了我,娶了别人。

  我回忆着。

  “刘易年,帮我算算,为什么他会离开?“我去刘易年屋中找到他,”姬公主,缘分,我怎么测得来。“

  “那你说,他走了,我怎么办?“我开始有些无理取闹。

  “我陪你!”他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

  “哈哈哈,”我笑了一阵。

  只是,他确实陪着我,陪我玩,陪我闹,陪着我开心和伤心。

  “你为什么陪着我?“我问过他。

  “看见那个月亮没?它就是你,清冷,高傲。”他那时总是说我的灵魂里有一部分月灵。

  “我从小就喜欢夜空,特别是那轮清月。它总是在我伤心时缺,只有开心时,它才会圆。”他怔了怔,我知道,他知道我和月亮已经有所感应。

  “公主,何不这样想,月亮是因为你开心才圆,悲伤才缺。”

  在他的引导下,我通灵术日益见长。直到我被迫要与邻国联姻。我反抗过度,带来了永夜。

  而我那时教我通灵的,是他,还好我那时并没有成人,神界很快破除了永夜。我却也突破了封印,这次是每一世里最快的一次冲破封印。

  信上写着,“公主,银枫所有的灵魂都是为你而活着的,在那一世帮你,已经被判失去人形,是哥哥让我和你有再一世情缘。他们说如果可以阻止你这一世的永夜,就可以收回所判。你的心是属于暗夜的,不是吗?可是这并不妨碍我把自己的心给你。以后就让它护住你的胸口。你可以感受到它的温度,不是吗?给我一个拥抱吧。再见了,我的公主。”

  我抱住了银枫的树干,我感觉心里咚咚的跳着,我知道,它就像一团火在我的胸口燃烧着。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