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睡兔杯】玉兔——作者:高精,天下第一啊



  玉兔
  
  会捣药的兔子不太多见,它有着和它普通同类相似的外表,也不太喜欢说话,只有在老药师请教该配方的时候才会啰嗦几句,所以他现在与其说是在监督玉兔,不如说是和玉兔一种微妙的合作关系。
  
  第二十罐金疮药快要完成了,玉兔仍然在有规律地上下移动手中的小玉杵,上一只玉兔的技术比这只更好,但因为他把那只玉兔的孩子送给了来自草原的不速之客,所以它在愤怒地将自己的药罐摔碎之后,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但边军的配额依然需要完成,这是石斛塔里每个玉兔和修仙者的义务,不过他在秘密泄露后就把塔里所有的同僚都赶了出去,他已经犯了十恶不赦之罪,不能再让更多的人牵扯进来了。他把视线转回桌子,眼前是用长生天教授给萨满的知识,拿玉兔换取这本泛黄的书绝对是一次值得的交易,但他注定没有时间了解萨满对于时间独到的理解,在他和巡尉与边军之间,只有塔里的石像卫兵。
  
  石斛塔入口处,云麾将军与朱雀刚刚骑马赶到,他们立刻翻身下马,入口那里聚集了一大堆巡尉,但都瑟缩着不敢上前,云麾大步走了过去:“是谁命令你们来这里的?”
  
  一个巡尉应声道:“是真定府府知,老药师窃取玉兔的案子刚发生之后我们就被派过来了。”
  
  云麾朝塔里看了看,先前进入的几波巡尉流下的鲜血不断滴落到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我很失望,以前我应该告诉过你们,不要不经允许进入修仙者的领地,你们这是在送死。”
  
  巡尉立刻跪在地上:“非常抱歉,将军!但有的人急于立功,不肯听我的劝告……”
  
  朱雀也跨过门槛:“老药师是哪个学派的人?”
  
  “江陵学派,擅长以水制敌,”云麾顿了顿“他曾救过我的命。”
  
  “你不想杀他吗?即便他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用水流把我们钉死在墙壁上对于江陵学派的人来说依然不算难事。”朱雀拔出了她的刀,蓝色的烤漆之上覆盖了一层轻微的血痕,她因为没有及时擦干净刀身而皱眉,“恩情不是这种回报法。”
  
  云麾不置可否:“我相信你,天下第一刀客,我们一定可以冲破老药师的陷阱,然后逮捕他,或者砍下他的首级。”
  
  “把我夸得天花乱坠也不能改变你没带修仙者过来的事实,”朱雀在低吼“我以为你会比这些巡尉更聪明一点,而我更蠢,因为我竟然会接下这个悬赏,真希望我能活着花完你给的钱。”
  
  云麾这次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大笑着踏上已经沾满鲜血的台阶,身后的边军士兵们紧握手中的大锤,亦步亦趋,朱雀喃喃了几句,有些粗暴地挤过士兵们,和云麾并肩而行。
  
  “希望你的襦裙不会妨碍到你的行动。”云麾斜眼笑了笑,“但说实话,我很喜欢这条襦裙的,被红色云纹包围的白色朱雀,为什么要反过来?”
  
  “我穿这条裙子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里我也杀了很多觉得我行动不太灵敏而丧失警惕的傻瓜,”朱雀停了下来,“上面就是石像,让你的人先上。”
  
  “你怕死吗?”
  
  朱雀大怒:“要不是我的刀对这些东西毫无用处,我已经拿下老药师的人头了。”
  
  云麾刚想回话,面前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石像跳了下来,台阶上开始出现轻微的裂痕。云麾饶有兴趣地盯着眼前被赋予生命的死物,它完全按照边军的形象制成,只不过更加高大,手里的长刀寒光闪闪,开封府匠人的杰作仅被用来守卫高塔令人惋惜,但在这种狭窄的环境里,石卫是最可怕的敌人,如果他这次没有命令部下们带石工锤的话。
  
  云麾拔剑示意,亲兵们怒吼着冲上前与石卫战到一处,石卫以缓慢但沉重的力度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刀锋轰到一个亲兵身上,尽管扎甲挡住了这一击,但这个亲兵还是被巨大的力道击飞,他从云麾的面前飞过,坠落到下一层楼,暂时没了声响。剩下的大头兵们奋力举起大锤,毫不留情地砸在石卫身上,即使是石卫也承受不住大锤的敲打,在砍下第二刀之前瓦解。
  
  云麾对亲兵说:“在这里守着。”他和朱雀开始全速往塔顶狂奔,在途中不停地闪过那些致命但行动迟缓的石卫——如果能击败老药师,那么石卫多半也会自动停下来。亲兵们跟不上云麾的节奏,他们只能懊恼地看着将军和朱雀丢下他们。
  
  大概是第十层,他们终于停了下来,门大开着,老药师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什么东西,云麾顾不上喘气,打算冲进去,朱雀伸手拦住了他:“里面堆满了各种药罐,没法躲闪,不要急着送死。”
  
  云麾没有理她,相反,他对着老药师大喊:“老爷子,别来无恙。”
  
  老药师注意到了不速之客的到来:“欢迎你,孩子,我就知道你会来到这里。”
  
  “你救过我的命,所以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云麾像是在恳求,“跟我们离开,这样你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老药师低头盯着地板,上面洒满了草药的碎屑:“他们给了我时间,我无法想象的时间。”
  
  云麾有些震惊:“我记得你不是那种希望长生不老的人。”
  
  老药师摆了摆手:“我当然不是,但我总希望,纠正一些我以前犯下的过错,这是江陵学派永远无法给我的。”
  
  “所以你就寄希望于长生天?”云麾不敢相信地问。
  
  老药师看了看朱雀:“小姑娘,不要害怕,生活在这个怪力乱神的时代是你我的不幸,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成为一个修仙者。”他转过头,开始诵读萨满的著作,云麾和朱雀无法理解他话语里的含义,只是惊恐地发现身边的一切都像被时间所扭曲,药罐在草药和成品之间来回转换,老药师也被时间所笼罩,然后他承受不住,消失了。只剩下云麾和朱雀,还有满屋子饱受时间摧残的药罐。
  
  云麾惊叹于长生天的伟力,“我只是听说萨满们特别快,但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这种杀手锏。”
  
  朱雀则一脸阴郁地收刀:“这就是老爷子所说的,我们可能会遭受的不幸。”
  
  他们转身离去,玉兔则一乱茫然地从药草堆里钻出来,然后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毕竟,对于玉兔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捣药更重要。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