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睡兔杯】无名山谷——作者:南江



  无名山谷
  
  文|南江野驴
  
  一
  
  在我加入纳什团队的第七天,我便跟随他们乘坐跨欧航班飞往美索不达米亚。下飞机后,我们又坐了两个小时的车,才抵达此行的目的地:巴比伦河十英里外的一个不知名的山谷。
  
  保安队长肖恩和我说,这里的烤蜥蜴很美味,可我目及之处,除了远处一颗多杈枯树,更多的枯黄淹没膝盖的杂草,以及了无植被的荒山和夕阳构成的萧条,这让我对这片曾经拥有神话般的古巴比伦城的美索不达米亚草原失去了兴趣,至于草原上的蜥蜴,我真的没胃口。
  
  三辆越野车在山谷前停下后,纳什第一个冲下车,他跪倒在地,对这黑黢黢的山脊膜拜起来。他那留着短发、有着一身古铜色的皮肤的印第安助理兼女友安娜,则站在一旁念念叨叨,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又像是在说什么古老的咒语。我对这个女人知之甚少,但她给我的印象,更像一名女巫。
  
  是不是女巫并不重要,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团队的领头人纳什。他的资料我早已经烂熟于心。纳什毕业于哥伦比亚计算机系,他曾经在科技公司当过高管,投资过一些科技创业公司。那些创业公司上市后,他就辞职并卖掉股票,套现当了探险家。他父亲是一名运输船的船长,据说死于某一场大海风暴。据说,纳什父亲还是狂热的考古迷,收集世界各地的古代器物。当然,这一切在他死后,全部由纳什继承,我甚至怀疑,纳什对考古的热情源于他的父亲。对此,我并不关心,我之所以加入这个团队,完全是因为我得到消息,纳什明为喜欢探险和考古,实为盗墓,此次我加入黄雀保安公司,完全是为了卧底。而此前他们团队损失了一名经验丰富的探险工作者,而我这个曾经当过雇佣兵经历的求职者显然是他们需要的。忘了说,纳什目前拥有两艘船和黄雀保安公司全部股权,但他根本无心经营,完全投入他的探险事业。
  
  这时候,肖恩用右肘推了推我,让我陪他去越野车后备箱卸包裹。包裹全都是防水的尼龙所制,里面既有攀岩绳索和照明灯,也有露宿的营帐和可折叠的锅碗以及可燃固体。对于这些装备,以及他们不想让我碰的爆破装备,我并不意外,但来到这个远离深海的地方带着深海潜水服,这是我百般不解的。
  
  卸下四个包裹之后,肖恩才小声问我:“安娜性感吧?”
  
  “可惜名花有主。”我假装惦记美色。
  
  肖恩冲我眨了眨眼睛,不怀好意地笑道:“我是告诉你,如果她夜里背着纳什勾引你,你千万不要冲动。”
  
  “她?”我震惊地张大了嘴,没想到安娜看上去像个职场女性,居然私下里很混乱。
  
  “你不要误会。”肖恩轻声咳嗽了一下,补充道,“她和纳什一样,迷信鬼神那一套,如果你信什么基督或者印度佛教,一定离她远一点,她会咬破你的喉咙,喝你的血……”
  
  我直楞楞地望着肖恩,心里却很开心,这代表安娜以前犯过罪,要不然肖恩不会这么警告我。我想,只要抓她一个现行,就能逮捕她。但她不是我的主要目标,我首先要抓到纳什盗墓的证据。
  
  “他们具体信什么神?”我假装好奇道。
  
  肖恩摇了摇头:“一个很古老的神,我只在他的船上看过一次,那个神的脸部长着触手一般的脑袋,像一头章鱼,身上布满鳞片和黏液,像一坨烂泥,让人作呕,后脊还长着发育不良的翅膀……”说道这里,肖恩拍了拍我的肩膀,郑重其事地劝我,“我是说真的,千万别看他们的神,太恶心。要不是你和我都曾当过雇佣兵,经历过战场上的生死的经历,我才不会劝你。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不可描述,不可多看,不可多想……”
  
  “难道是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我知道一些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的人后来都开始有信仰,其实是大家对生死有了敬畏之心。
  
  “反正就是那个意思。”肖恩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他跺了跺脚,见纳什已经朝拜完,高声地问什么时候进山。
  
  纳什一手揽着安娜的腰,一只手摇了摇:“先把这个卸下来,然后安扎营帐,明早进山。”
  
  我跟着肖恩急忙跑到他指的的那辆车后面,从后备箱抬下一个箱子,箱子似乎装着石头,异常地沉重。我抱着想知道是里面是什么设备的想法,故意问道:“该不会是石头吧,也太沉了。”
  
  纳什听见了,朝我笑了笑说:“那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在得到肖恩的认可后,我找到了那个包的拉链,拉开的那一刻,我惊呆了,没想到真的是石头。洁白而光滑有流线感的硬物,显示其是一个石头塑像,其表面有岁月腐蚀的凹孔留下的痕迹。当石头彻底从包里翻到泥地里,我才看清它的全貌。它约有一米高,与其说它是人物雕像,不如说它是人和动物的合体雕塑,它有人的躯干和手臂以及脸庞,却又不是人。石像脸部鼻子到人中,有一条明显的人字形兔唇,眼部鼓胀,略带黛色,看上去丑陋而又让人厌恶,它的四肢分别有五指,和人类似,指甲却又像虎狼的利爪,盘抓住底座的石头,后背脊骨凸显,延伸至石头底部,又包向前,就向尾巴藏有屁股下,给人一种渗人的感觉。与其说它是石像,不如说它更像是殉葬品。
  
  我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纳什却笑了:“不可描述,不可多看,不可多想……”
  
  我回过神,带着不可名状的复杂心情看到纳什,我确实多想了,因为我第一眼,后背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它给我的感觉就像地狱的野兽。这时候,我对眼前这片周围荒芜的无名山谷感到莫名的恐惧,至于里面有什么,我不知道,但雇佣兵的经历,让对环境和潜在危机拥有独特的预感。
  
  “这里不会是古巴比伦国王的墓穴吧。”我感觉自己在靠近深渊。
  
  “比古巴比伦更早。”安娜突然插嘴,让我将石像拖到她指定的方位,然后她抬头看天,似乎想从天空中寻找某些星辰和方位。但夕阳并没有落下,正常人根本看不到被光线遮蔽的星辰。
  
  “那是什么文明?”我假装很喜欢和她攀谈的样子,好奇地追问。
  
  “我们寻早的不是普通的文明,而是远古时代神留下的足迹,比恐龙时代还要早。”
  
  她的话,让我感觉不合逻辑,恐龙之前就没有人类,哪有文明?至于这个像兔子又像人的石像,显然是文明时代留下的。
  
  这时候,安娜抬起右臂,露出那块看似手表,却又像罗盘的仪器,吩咐我说:“把它扶正,对着夕阳的方向。”
  
  我照做之后,她似乎就失去了和我对话的兴趣,盘坐在石像面前,又开始念我听不懂的咒语。我确信那不是印第安语,但她的念词似乎就像地狱传出来的。这时候,肖恩喊我帮忙搭帐篷,我只好去帮忙。
  
  二
  
  傍晚,我们架起铁架,摆上铁锅,煮了两锅热水。干牛排和罐头放在地上,我们都没有吃。因为大家都把目光对准了草原。
  
  肖恩带着我和五个同事,从装备包里翻出了十字弓箭和组装的钢管长矛,在营地的周围闲逛。一只亮羽的野鸡突然从我左前方飞起,四只弓箭就刷刷刷地飞了出去,结果还是让那只野鸡逃了。
  
  于是,大家两三成群,分开寻找猎物。因为我年轻,还不到三十岁,且是后进保安公司的,自然跟在队长身边。我也正想从他这里多了解一下纳什,但我却不能对此表现出过多的好奇心。于是,我的话题只能从那个安娜身上下手。
  
  “那个女人既然如此风骚,老板就不吃醋?”我假装自己很在乎女人。
  
  肖恩瞪了我一眼,让我小声一点,突然,他举起右臂,握紧右拳,示意让我不要动,他侧着耳朵努力倾听,我也只好闭嘴,本能地观察起周围。没一会,我就听到草丛中有沙沙的声音,我甩手就将手中的长矛投了出去。我听到长矛半软的着陆声音,显然长矛中途遇到了阻碍,我想应该是兔子,当我冲过去的时候,只见眼前一条黑线冲我扑来。
  
  我本能地躲开,但那东西也很灵活,立马扭转了身子,夺路而逃。这时候,我才看清那条黑线是一条大腿粗细的蟒蛇,我的长矛射穿了它的后半截皮肤,被它拖着往草丛里钻。
  
  “抱住它尾巴。”肖恩兴奋地大叫,似乎晚饭的伙食水平提高了。
  
  我立马用手抱住蟒蛇的尾巴,肖恩则弃了十字弓,从靴子里拔出了一把黑色匕首,奔向蟒蛇。只见他一个飞扑,抱住了蛇身,黑色的光在草丛中一闪,扭打了片刻,他就丢开了蛇,站了起来,左手手心里似乎握着鸡蛋大小的东西往口中送。
  
  “蛇胆?”我诧异于肖恩动作的敏锐和迅速,如果我真的要擒拿纳什,他恐怕是我最难对付的对手。
  
  “是呀。”蛇还在扭曲,而肖恩已经吞了它的胆。我抱着蛇尾,能感觉到蛇还想逃,但力气明显比之前弱了许多。这时候,其他几个手持长矛和十字弓的同事瞧见了我们的动静,跑过来帮忙,一同将那条蟒蛇抬向营地。
  
  第一个奔向我们的是安娜,她先是兴奋地摸了摸蟒蛇,夸赞我们辛苦了,随机发现了蛇的七寸有伤口,她便朝我们发怒:“谁吃了蛇胆?”
  
  “我。”一个对安娜也有意思的男同事不坏好意地笑着。我不记得这个同事的名字,只知道他的绰号“贪吃鬼”,据说他以前是一个游泳教练,因为调戏一个女学员被除名,才到这个偏门的保安公司当职员。
  
  “啪”的一声响,安娜甩了“贪吃鬼”一个耳光。我望着肖恩,因为我知道是他吃了蛇胆,肖恩则笑了笑,说道:“我们实在不知道你喜欢吃蛇胆。”
  
  安娜摇了摇头:“有些事,我可以陪你们玩,有些事,我不喜欢陪你们玩。蛇胆是对神最好的献礼。其次是蛇血,你帮我装一碗。”
  
  安娜说完,转身就走了,我诧异于安娜的无常脾气,更惊讶于“贪吃鬼”的不还手,毕竟,他比安娜要壮很多。
  
  肖恩将蟒蛇的头插在长矛的顶部,用匕首撕开一条口子,揭开蛇皮,血液顺着蛇身往下流,粘稠却不多。我按照肖恩的吩咐,用一个折叠铁杯装了一杯蛇血。装满后,我送到安娜手里,只见她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满意地砸了咂嘴,然后把其余蛇血全部倒在那个兔唇石像上,并用双手涂匀。
  
  我问她还要不要蛇血了,她说不用了。我回到肖恩身边,他们已经将蛇身肢解了很多段,放在火上烤。肖恩边烤边对我说:“有些女人是妓女,你我都能碰,有些女人是蟒蛇,你我只要小心也能碰,而有些女人是尾巴带蝎钩的毒蛇,喜怒无常,你我如果惜命,最好不能碰。”
  
  肖恩没头没尾的话,我先是一愣,随即,我想通了,他是回答我之前那个问题:她过于风骚,老板吃不吃醋。
  
  “看来,我的问题问问的不对。”我惭愧道。
  
  “你是聪明人,我一说你就懂了,不像有些人,我说了好几遍,他依旧想伸手去偷腥。”肖恩刻意提高了音量,显然说给“贪吃鬼”听的。“贪吃鬼”咬下一口蛇肉,可惜太烫,害得他哆嗦了好几次才吞下那块肉,然后,他笑着说得不到的肉才最好吃。
  
  三
  
  经过一夜的露营,我们迎来了一个清爽和困倦的晴天。纳什的叫喊声吵醒了我们,按照他的吩咐,我们起床并收拾好营帐,然后煎了牛肉,夹在汉堡里当早餐。吃完早餐,我们正式背着行囊进山谷。
  
  最不幸的莫过于“贪吃鬼”,我们背的是行囊,他背的是那块兔唇石像。那会我看了一下防水腕表,正好是早晨六点。
  
  我们沿着山谷的河道一直逆向往里走,原先,我觉得山谷并不深,走着走着,我发现错了,山谷似乎是螺旋式的,绕了好几个弯。我们沿途经过三个黑黢黢的山洞,山洞里面有点潮湿,大家都没有停下,直到遇到第四个山洞的时候,安娜叫我们停下。
  
  安娜让那个“贪吃鬼”放下石像,并保持石像的正面对着石洞,然后捻起洞穴门口湿润的泥沙,放在鼻子前闻,然后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她口中发出的咒语,似乎不像属于人类文明的语言,更像是某个部落的语言,比如亚马逊丛林中食人族吃人前的祷告。想到这一点,我更加确定她的语言属于那类野蛮的部落。而我也确信,我厌恶这个叫安娜的女人,并不是因为她的相貌和喜怒无常,而是我厌恶一个女人扮演女巫的角色,这让我觉得恶心。
  
  “就是这个洞穴,我能感觉他在召唤我们。”安娜履行完她的仪式,转身对纳什说。
  
  “那就进去吧。”朝洞穴先鞠了一躬,然后让我们进去。
  
  我按照肖恩的指示,先扔了一个明火把进去,然后进去捡起那个没歇的火把往山洞里面走,后面跟进的人则头戴安全照明灯帽。扔明火很容易理解,就是看看洞穴里面有没有沼气,以防爆炸,其次看看洞穴里面的氧气是否充足,这是现代照明灯无法提供的。至于安娜做的举动,我想,这应该是里面应该是中世纪某个贵族的墓穴,安娜所谓的仪式,可能是她作为一个印第安人,对墓穴有一种天然的嗅觉,要不然她也不会通过湿润的泥沙鉴别出口。
  
  越往里走,洞穴滴水的声音越多,就像树叶上雨露坠下一样。这时候,火把也没有熄灭,只是时常发出呲呲的声音。洞穴很深,途中我们还遇到了两个分叉的洞穴,但安娜指示我们继续往前走,在八点钟左右,我们抵达洞穴的尽头,一处头顶有很多乳胶石的,底下却是一汪光照不到底的深潭。
  
  “和书中描写的一样,洞穴的深处有深潭,深潭便是通往光明的通道。”纳什从口袋里摸出一本书,深情地望着安娜。我也终于认识到为什么他们要带潜水服,这是要大家潜入深潭,而我也终于想起来为什么我们露营的周围极少有其他哺乳动物,那是因为哺乳动物对危险有天然的洞察。
  
  这时候,肖恩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类似雷达的箱子,掀开露出显示屏,开始扫描洞穴,大约过了三分钟,显示屏大致绘出了一个山体轮廓,下面是一个凹形形状,我猜凹形其实就是水道。肖恩看了看显示器,显示器上有十个小红点,对大家说道:“和安娜猜的差不多,这个深潭连着这个地下河流,但在某一处有碎石,堵住了入口。”
  
  我确信他们之前来过这里,只是以前准备不充分。我猜那十个小红点就是我们。这时候,纳什瞧了一样背石像的那位同事,说道:“贪吃鬼,昨天安娜和我说你很想去夏威夷,你潜水下去炸掉那些堵塞的碎石,我让安娜陪你去度假。”
  
  “贪吃鬼”犹豫了一下,立马在背包里翻出一套潜水服,先将划水脚掌套在腿上,然后将氧气瓶背在身上,并将呼吸嘴塞在嘴里,蹒跚地走到深潭边,打开脑袋上的防水照明灯,左手抓着类似砖头大小的爆破物,扭头望了一眼安娜。然后,他心满意足地将自己的身体浸入冰冷的深潭,义无反顾地投入深潭。我想起他之前说的那句话:吃不到的肉才最好吃。
  
  深潭先是冒出无数小气泡,然后防水照明灯的灯光在深潭内也由明亮变得晃动的光点,我猜他至少潜入深度至少有十米。然后,我们从类似雷达显示器上看到一个小红点远离了我们,先是往下方沉入,然后横向移动。
  
  “他需要游约三百米。”肖恩强调着。我惊讶于这个深潭的长度。
  
  大约过了十分钟,那个代表同事红外线的光点停在了某个位置,似乎他也走到了地下水道的尽头。过了一会,红点开始往回走。我们只有等待,等待“贪吃鬼”的出现。
  
  “嘭”的一声闷响,洞穴深处传来一声闷响,我能感觉到整个山洞连同地面抖动了一下,紧接着深潭溅出三米高的水柱,啪嗒在山洞顶部的岩石和乳胶石上,弄得深潭周围都是水渍。深潭里面的水,就像葡萄酒在就杯中晃动,过了很久,深潭里的水在慢慢平息下来,而“贪吃鬼”并没出现。
  
  “爆炸物定时需要多长时间?”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问肖恩。
  
  “一般五分钟。”
  
  “可他走到深潭尽头就用了十分钟。”我想起我记录的时间,震惊于探险活动的危险性。
  
  肖恩没有回答我的话,大家也似乎惊魂未定,这也让我意识到自己加入的是一个类似半亡命之徒的盗墓组织,大家根本不在乎伙伴的生死。
  
  “收获和风险是成正比的。”安娜突然蹦出来一句,“他成功了,团队就要牺牲我去夏威夷陪他。虽然他是游泳教练,善于游泳,但我看他并不擅长深潜,要不然也不会花那么长时间,而且我很不喜欢他身上的狐臭,但老大让我去,我必然会去。这是我付出的,难道他一点风险不冒就想得到我?”
  
  对于这种问题,我只能说“贪吃鬼”在刀口舔血。在他死后,我都不知道他的真名。
  
  四
  
  在深潭平静下来之后,我跟随肖恩和安娜以及两个同事穿上潜水服,背着氧气罐,潜下深潭。
  
  肖恩在最前面,我排在第二,他的腰上缚着一根手指粗细的尼龙绳,绳子的总长度为五百米,如果我们成功抵达那一头,会拉动绳索告知这一头的人。深潭的水虽然凉,但对于尝试过冬泳的我来说,并不是不能克服,唯一难的事是潜下深潭后,我发现横向的洞穴有很多类似冰锥一样的尖锐石头,加上负重,实际在深潭的洞中潜行变得缓慢。
  
  在途中,我看到水底有一个红色的氧气罐,一块石头刺穿了氧气罐,“贪吃鬼”被压在石头下,四肢像海藻一样,飘在水里。我想,就算“贪吃鬼”不被石头压死,恐怕也会因为失去氧气窒息而死。这也让我明白这次卧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大约游了二十多分钟,我们才抵达一处水下满是碎石堆积的位置,我猜那就是之前的深潭尽头,现在可以容一人通过,通过后,前面变得宽敞。大约坚持了十分钟,我们开始往上浮。
  
  当我探出水面的时候,肖恩已经折了一个液体灯光棒。我发现出口的空间有新鲜的空气,代表这里通往户外,且出口并不是乱石洞穴,而是整齐的台阶,平整有坡度,代表这里是人修缮的。我更加确定这是某个王朝贵族的墓穴了。我觉得这次卧底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只要这里发现一点陪葬品,纳什将之带走,那就证据确凿了。
  
  后面三人陆续探出水面,他们都被眼前宽敞的洞穴感到惊喜。安娜更是兴奋,她一面闻着洞穴里沙石的气味,一面做出膜拜的样子,跪倒在地,用手指在地上画着类似圆圈和六棱星的图案。
  
  洞穴似乎很大,探索似乎需要时间,但我们没有立即去探险,而是通过绳索通知后续的成员,让他们跟进,在这个时间内,我们需要休息。大约用了不到半小时,其余几人也都潜到了这一头。他们的身后是防水的行囊,拴在绳索上,里面有食物和防寒的衣物等。
  
  我们坐在深潭出口的地方吃了一顿罐头午餐,然后一同前行,花了十分钟,我们走到一处开阔的山洞,这里地势平坦,像是有人住过的样子。而我却感觉寒气从地底冒出来,比那深潭更冷。
  
  然后我扭头看其他人,大家也都抱着双臂缩着肩,看来是真的冷。冷到一个同事一头栽倒在地。然后,我也情不自禁地倒了下去。
  
  六
  
  我还是被一声巨响震醒的。先醒的肖恩告诉我,他已经去查看过了,是巨石从山洞的顶部落下,堵住了我们来的路。但大家都不担心回去的路,因为大家知道行囊里爆破用的盒子。
  
  “快看,我们到达神殿了。”纳什醒了之后,就搂着他的女友,兴奋地叫了起来。他们像一个粉丝见到明星那么激动和忐忑,话音在无名的颤抖。我从纳什间或的语言中得知,我们之前被一股寒气逼晕,是因为他们信奉的神要我们沉睡。现在寒气退了,就代表他们的神醒了。而我却怀疑是因为氧气窒息的结果,后来巨石落下,又有了氧气,然后大家又都苏醒了。当然,有些同事再也醒不过了。
  
  我还发现,我们并没有打开照明灯,而我们能看到彼此,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山洞的顶部透出一丝光线,光线正好照在山洞的墙壁上,墙壁上画着很多动物图案。大家的目光似乎都被那些动物图案吸引。而我注意到在不远处也有奇怪的东西,潮湿昏暗的洞穴雕刻的无数半人高的石像,他们穿着铠甲,手持长矛和盾牌,呈八字排开,就像墓葬的军团一样。我还注意到,他们的脸部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的鼻尖有一条缝隙扯开了人中,直达嘴巴,而他们握着长矛的手指尖端是锋利的爪子。他们比之前纳什和安娜带来的那个裂嘴石像更瘆人。我可以确定,他们就是兔子,可他们像士兵一样直立地站在那里,就好像他们拥有过文明。
  
  “这把巨剑也太大了。”肖恩突然在远处叫起来,我顺着深渊望去,只见一把三米宽的巨剑插在圆圆的石头之中。
  
  “快看那。”安娜似乎醒了,她指着巨剑旁边的方向,示意纳什跟着她看。
  
  我顺着他的方向一瞧,只见洞穴的阴暗处,藏着一个巨物,它就在巨剑旁边。一个同事折了一个荧光棒扔了过去,我确信光线一闪的那一刻,我看清了:那是一个王座,光基地就有五米高,这也是肖恩之前只看到剑,而没看见王座的原因。王座上坐着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他形象巨大,戴着一顶金色的王冠,脸部长着触手的脑袋,躯体布满鳞片和黏液,后脊还长着发育不良的翅膀。而戴着王冠的怪物,并非端坐在阔大的王座之上,而是蹲在王座上,他那粗大的利爪像一把把利剑,牢牢地抓住王座,和王座融为一体……尽管我已经看清了,但我实在无法再用言语准确地描述他那令人作恶和令人恐惧的模样,因为光想那些词,就让我感到窒息。我敢肯定,那一柄插在石头之中的三米巨剑一定是他的匕首。
  
  肖恩就站在王座的旁边,站得最近,他被吓呆了,口中喃喃道:“这雕像真恐怖……”
  
  他的话更说完,一声巨响响彻山洞,紧接着,肖恩痛苦地捂着他的腹部,怨恨地望着纳什:“那不过是石头。”
  
  “居然敢侮辱我们的神,该死。”纳什说完这句话,又朝肖恩补开了两枪。我视为最大潜在对手的人就这么被无情的抹杀了。我为他的不幸感到悲哀。
  
  我甚至有点慌,颤颤道:“来路堵住了,本来只有队长最擅长探险,我们如何出去?”其实我在想,纳什可能疯了,我应该设法干掉这个疯子。
  
  “出去?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唤醒我们的神。”纳什面目突然狰狞起来,他望着我大笑:“神已经沉睡了上万亿年,已经变得和岩石一样,别人可能以为他已经死了,其实他只是在沉睡。”
  
  这时候,安娜突然兴奋起来:“死亡是最好的祭祀品,心脏和血是神最喜欢的食物。”
  
  我紧张地退后两步,我以为纳什是一个盗墓贼,没想到他是一个沉迷于邪教的疯子。至于安娜,她已经和邪恶女巫别无分别。
  
  “让这类岩石一样的神复活又有神好处?”我一面制造问题,一面退后靠近肖恩的尸体,我记得他身上有猎杀猛兽的匕首。
  
  “统治原本属于他的整个宇宙。”
  
  “那你又能做什么呢?”
  
  “当他的仆人。”
  
  “就像那些兔子?”
  
  纳什先是一愣,然后笑了:“我们眼前王座上的雕塑,是神的分身,而非神的真身。他的真身比群山还要大,地中海不过是他洗澡的浴缸,只要我们将鲜血涂满神的分身,他便能感知到我们的诚意,打破束缚他的牢笼。”
  
  “你之前不是说神无所不知吗?既然他早就知道你的诚意,又何必需要我们去用鲜血涂满神的分身?”
  
  纳什没想到我有那么多问题,他用枪指着我,准备将我杀死。就在这时候,安娜救了我,她说道:“用钢盆接一盆血,我要将血浇在神的身上,让他感受到我们的献礼。”
  
  安娜说的声音都变了,温柔而巴结,就像一个小丑。
  
  我照做了,在行囊里翻出一个既当头盔也当铁锅的折叠钢盆,在搬动肖恩尸体的时候,我摸到了那把匕首,小心地藏在钢盆的背后,准备随时击杀握着枪的纳什。其他人这一刻似乎都变成傻子,静静地看着纳什和安娜杀戮。
  
  “嘭”,山洞里又响了一声,这次中枪的是我,却是安娜开的枪。
  
  “神说一个尸体的血不够。”她冷酷地说着。我才发现,不是我藏匕首露馅,而是她实在喜怒无常。
  
  我的身体把钢盆压在身下,血液流进了钢盘里。安娜走到我的身边,将双手按在地上,她站起来的时候,满手都是鲜血。她兴奋地将血红色的液体涂在那些握着长毛的兔脸石像上,就像昨夜她用蛇血涂那是石像一样。
  
  之后,纳什按照安娜的吩咐,又杀了几个同行的伙伴。我虽然中枪了,却不是要害,没有死,只是晕了一会。等我醒来,发现他们已经将血液涂在了那个丑陋的王座怪物身上。而我意识到,安娜比纳什更恐怖,应该先杀了安娜,可是,我发现我藏的那把匕首不见了,看来被他们发现并取走了。
  
  我听见安娜跪在王座面前,嘴里念着古老的咒语,咒语冗长而难听,战场上的炮火都比咒语好听一些,我更加确信,那些咒语属于死亡和地狱。
  
  突然,整个洞穴突然颤抖起来,我还没弄懂是怎么回事,就听纳什在兴奋地欢呼:“神醒了,神醒了……”
  
  话音未落,我先听到一声骨骼被碾碎的声音,紧接着,我又听见“嘭”的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被忽略却难以忘却的类似青蛙被摔在地上爆裂开了的响声。整个洞穴安静了下来,就连念咒语的安娜也突然销声了,我猜纳什被巨石砸死了。
  
  我能感到洞穴在往下沉,因为洞顶离我越来越远,而洞顶巨石如雨滴一般哗哗直下,令我奇怪的是,那些巨石或大或小,都正巧不巧地错过那些石头雕像,砸在别的地方。这时候,安娜带着哭腔继续念着令人难懂的咒语。
  
  那一刻,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他们所信奉的神根本瞧不起信徒的献礼,所以,他的信徒和我一样,必然长眠于这个洞穴,因为洞穴在整体下沉。
  
  “不可描述,不可多看,不可多想……”
  
  安娜突然说了一句我都能听懂的话,接着就是猛地一声痛叫,似乎被下落的石头砸中了,然后,她又喃喃自语,我努力地去倾听,似乎听到她在说克……鲁……苏……至于是不是杀戮引起了他的反感,还是咒语的反噬,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的神抛弃了他们,他们将和我一样,长埋于美索不达米亚草原的废墟之下。
  
  在一颗汽车大小的巨石落到都身上之前,我看到那些握着长矛的兔脸石像眼睛似乎眨了眨,露出一股鄙视的眼神,似乎在说,他们一直都活着,很早就征服过宇宙,不屑为某些狂热的信徒在人类面前展现真正的实力,至于我,死于踏入禁地,所以,他们要毁了这个被人类窥破的无名山谷。
  
  (全文完)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