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活动 【睡兔杯】因为没想好题目所以就随便取一个吧

1.
世界崩毁后112年,欧亚大陆某处

冰冷的北风卷着细微尘埃掠过布满瓦砾的破碎街道,带着一丝寒冷清晨特有的寂寥。奥瑞尔的呼吸化为一阵稀疏的薄雾,她掏出一次性防护口罩,盖在口鼻上,半透明的淡蓝胶质材料顺势覆盖了她曲线柔和的脸孔,剪短的红发松散地贴着附着着耳部及后颈的实时通讯装置。她缓缓抬头,一丝不自然的淡银从地平线缓缓扩散,污染着有限视野内的蓝天,耳边背景噪音的低吟也顺势变成难以忍受的尖啸。

“阻断云向东北方向扩散,今天不要靠近北城区。” 奥瑞尔低声说道,看着淡银缓缓推进,吞蚀着原本灰蓝的天穹。布置于大气层内的电磁压制机器群早在世界崩毁前就已投入使用,现在无论是濒临灭亡的联邦还是被称作背誓者的叛军都没有能力将其清除干净。她不会冒险在强电磁压制下进行收集任务。

“明白。” 瑞文轻声回答,语气平静一如往常。瑞文现年16,已经能够独自一人完成一次收集任务了。对她而言,在这片废墟中采集崩毁前的人类遗产就是一切。

穿梭于废墟与荒野的生活将往昔的记忆磨损得只剩一些零碎的残片,但奥瑞尔依旧记得那个傍晚:无人机的尖啸已然远去,大雪悄声降临,将鲜血与火焰冻结,冷酷的洁白为无处安葬的死者披上了薄薄一层裹尸布;奥瑞尔从隐蔽处走出,身躯因为寒冷抑或是恐惧而颤抖着,眼前是一片尚未燃烧殆尽的屠场;她小心跨过焦黑的瓦砾和尸体,残骸里依然可能有一些可用的零件。在一片金属板下,她找到了一个孩子,因为寒冷和疼痛逐渐失去知觉。因为她纯如夜空般的黑发黑眼,奥瑞尔决定叫她瑞文。

及膝的草丛遮住了几乎看不出形状的街道,前方有几株低矮的银雾树,挂在苍白枝干上的铅灰叶片随风而动;周围的断垣残壁彼此倾轧,在风中发出空洞的低语;四周是一片污秽的灰色,仿佛这座城市在它的居民死去后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奥瑞尔从回忆中醒来,漫不经心地在废墟里走着,一个战斗辅助机器人安静地跟在她身旁,流线型的身躯下的四肢紧绷,宽阔的背部放着刚刚挖掘的结果:两柄保存完好的磁轨枪,子弹和有着半透明刀刃的多用途匕首。这个机器人是她在两年前用一个完整的便携纳米操纵盒换来的,从此与她结下了不解之缘。

奥瑞尔看着机器人,微微颔首。这些枪械足以在地下城换到几顿像样的食物了,这附近肯定有一个崩毁前的军队集结点甚至是军事基地。她活动眼球,指挥机器人带路。几十米外是一辆已经锈蚀不堪的运输车,与一旁延展的树根融为一体。残骸尾部有一具已经化为白骨的尸体,破旧的作战服挂在骨架上,手臂却依然紧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手枪。机器人走近尸体,抬起头部等待着她的指令。

“不用了。” 一片淡粉色的花瓣飘到死者的肩上,奥瑞尔抬起头,前方的树开满了花,不时有几瓣随风而落。她走近尸体,死者的头盔似乎还能用。无论如何,死人是不需要考虑生存的。

她的动作戛然而止,头盔的前端刻着略显模糊的四个字 玉兔计划 。在崩毁前的半个世纪内,包括联邦在内的国家进行过多次轨道外殖民计划,以某个远东神话命名的玉兔计划便是其中之一。即使在崩毁后玉兔计划依然在向地球发送信号。她在废弃的临时聚居地,濒死的流浪者口中和地下城听过这个名字。一个遥不可及的希望。

奥瑞尔小心地拾起头盔,尽可能的不碰到尸体,然后转身离去。不远处,随风而落的花瓣缓缓盖住了死者空洞的眼眶。

2.
天空被流火和金光融成的河流劈开,坠落的飞行器拖着明亮的尾迹疯狂燃烧着,随后消失在地平线下。瑞文坐在火旁,轻轻活动着冻僵的右手,身上披着的淡褐野战服似乎完全挡不住这里流动的寒风。又一道烈火划过天穹,瑞文起身,仰望着燃烧的天际。绕过凸起崩塌的墙壁,在甬道的尽头,她看到了一个高挑的人影,在火焰拉出的暗淡光芒中微微摇晃。

“这个头盔的确储存了信息,但是凭我们现在的条件没办法读取,” 头盔内闪动着微弱的蓝光,“地下城应该能读取这些信息。他们会为这个头盔给我们不少。” 察觉到她的到来,奥瑞尔转身说道。

“这只是一个坏掉的头盔而已,你真的觉得他们会为这个给你任何东西吗?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崩毁前的探索计划上并不靠谱。”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什么?保证数万人在这种世界上活下去并不容易,你以为是什么支撑他们到现在的?”

瑞文没有回答,她看着奥瑞尔,一道淡褐色的伤痕刻在她苍白的脸上,从眼角延伸至脖颈;充满血丝的灰色双眼似乎染上了洗不去的疲惫和痛苦。看着这双眼睛,瑞文明白了她想说什么:如果不是希望,那又是什么支撑她们活下去?崩毁几乎抹去了人类所珍视的一切,只剩下一个残破的世界。

还不如去死,没准会更痛快些。

夜空在顷刻间被撕开,流火如同雨滴般落下;随之而来的震颤似乎要将大地撕碎,仔细听的话能分辨出磁轨枪特有的撕裂声。这次又是什么?绝望的掠夺者?背誓者的无人军团?PCT显示战场离她们其实不远,不到3千米。她会做些什么吗?瑞文看着眼前的女人,希望从她的脸孔中读出她的所思所想。一群人的生命对她来说又是什么?

几颗信号弹缓缓升起,炸开,强光在她们身后造出了两道模糊的剪影,然后消失。流火一道道坠落,几乎铺满了整个天穹;大地呻吟着,然后在金红焰火中陷入沉默。几乎同时,通讯设备被激活,因为阻断云的影响而发出断断续续的杂音,一个单调的人声在其中低语着:...玉兔计划第二分部,请求支援...

人声彻底消失在背景噪音中,一丝困惑在奥瑞尔脸上蔓延开,“无论那里发生了什么,现在都已经结束了。别去” 瑞文的指尖轻轻划过她脸上的伤痕。

她疾步向后退开,温柔的触碰犹如针扎。“在这里等我” 于是瑞文回到火旁,坐下,安静地等待着黎明。

3
“北2号门打开,确认数值正常,开启照明,所有在岗人员进入战斗状态。” 陡峭的岩层,废墟与草率堆起的金属结构完美地遮住了这个入口,不时有水滴从几十米高的顶部滑落。很快,斑驳生锈的金属防护门开启时的刺耳摩擦声便掩盖了一切。奥瑞尔摘下面罩,享受着从大门内侧涌出的温暖空气。手持磁轨枪的地下城守卫组成稀疏的防御阵型,深灰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领头的守卫挥了挥左手,放下武器并摘下自己的面罩,石刻般的脸孔布满疤痕和风霜的痕迹,冰冷的蓝色眼睛扫过门外的游侠们,似乎是在打量一个尚未谋面的敌人。

“我们没想到你们会来,这段时间拜访地下城的游侠并不多。”

“已经过了两年了,你还是一点没变。” 奥瑞尔叹了口气,“让你的人放下武器吧,我觉得背誓者不会来这里找麻烦的。”

“几个月前有个游侠团给地下城送过定时炸弹,再往前还有送过休眠的恶意冯诺依曼机。” 队长丝毫不为所动,“这次有些什么?”

“机械配件,磁轨枪及弹药,燃料。。还有这个。” 队长接过头盔,然后示意两个守卫检查物资。“这是。。。。” 队长一愣,那双冰冷的蓝眼瞬间染上了不知是震惊还是恐慌。“我想,,我们可能需要好好谈谈。。”

队长带着她们向地下城深处走去,走过阴暗的甬道和更为宽敞却同样暗淡的厅堂;无数细小的裂痕爬满了与黑石结为一体的混凝土结构;不时会有人在甬道中走过,暗色的工作服似乎与周围的建筑结构合为一体,偶尔会有人向他们投来短暂却带着疑惑的凝视,有如疾行而过的幽灵;干燥的空气中带有一丝挥之不去的臭氧味。

他们走进了位于底层的一间操控室,冰冷的空气在全息显示器及排列整齐的存储器间缓缓流动,沙沙作响,深蓝指示灯忽明忽暗,有如鬼火。“如你所见,地下城正在死去。” 一块显示板应声亮起,“这里原本是崩毁前的临时庇护所,被逃难至此的难民改造,扩建。我们能保证氧气,水和食物的供给,但燃料,药物和机械配件正在逐渐耗尽。你看,我们甚至没法修理坏掉的升降机”

“裆燃我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重建工业的尝试一直没停过。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外出的采集队一去不复返,定时来地下城的游侠团也开始消失不见。” 队长敲打着PCT,向她们解释道,“阻断云和无人军团则锁死了与外界沟通的可能性。没有人会为毫无希望的目的而尽力,即使只是为了生存。如果人民需要希望,我们就给他们一个。”

“玉兔计划。。。” 奥瑞尔低语道,她低垂着脑袋,看上去像在沉思。瑞文站在她身旁,轻轻摇了摇头,那双黑眼里似乎有一丝嘲讽似的笑意。队长耸耸肩,丝毫不在意。“西北方向有一个通讯基站,26小时路程,这是我们几十年来唯一与玉兔计划沟通的途径。大概25年前,他们说已经有一个解决方案,但是还需要时间。”

“解决方案?我想他们并没有告诉你是什么吧?如果你只是想浪费我们的时间,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她抬起头,无不讽刺地回应道。

“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能到达那个通讯基地。” 队长道,“我们要去找到这个解决方案,时间不够,所以需要你们的帮助。”

房间里一片寂静,只剩流动冷风的轻声细语。

4
它似乎在吸收光。队长不经意间察觉到,这个破损的头盔在微光下呈现出一种深沉的淡灰。不像地下城配备的金属护具,头盔并没有任何一丝锈蚀的痕迹。这是崩毁前的技术,类似的防具在几十年前还是侦查队的标配,可惜没有办法批量生产。

战术储存终端在头盔的最内侧,队长小心翼翼地剥开层层纠缠的坚韧纤维和金属细条,将其取出。近乎透明的终端接入读取接口,变成一块拇指宽的黑色方片。

“提取图像与音频信息。”

ERROR INVALID DATA

不出所料,“提取作战日志。”

—DATA EXTRACTION—
—COMPLETE—

DAY 1.  1830
托曼•费德文中士
我们于1800到达通讯基站,预计需要1小时完成传输程序。(ERROR) 地下城通讯,只能靠自己(ERROR)
2200
(ERROR)进入视距,但似乎并没有敌意,进入战斗状态。

DAY 2. 0200
谈判将于半小时后开始(ERROR) 他们有重武器
0400
谈判失败,不知道哪一方先开始进攻,(ERROR)KIA,开始撤退。基站损毁严重,1队带着火种撤离。

DAY 3. 1030
(ERROR)失去作战能力,以下是1队可能行进路线。

—TRANSMISSION END—

5
冰冷的冻土在脚下碎裂,露出颗粒状的黑色砂土,干燥的空气似乎要将她体内每一丝水分抽走。奥瑞尔凝视着天空,亮银和纯黑的庞大云团翻滚纠缠着,不时被闪电劈开一个明亮的裂口。飞雪织出一面白纱,将大地染成污秽的亮银。探路的无人机显示前方被一堆几十米高的废墟挡住,无法通过。百米开外,几个士兵将几个半人高的圆柱立在地上,其顶端的绿色指示灯兀自亮起。自律型中程防御装置,他们要在这里过夜。

“我感觉不太好。” 瑞文拉起兜帽,走到她身旁。血红残阳划过天穹,将地平线染红,却没有散发一丝温暖世界的热量。她点点头,这片土地让她感到一股莫名的焦虑。他们于两天前轻装离开地下城,穿过枯萎死去的森林,废墟群和冻结的河谷,顺着费德文中士留下的路线来到这片荒原。

暮色渐暗,鲜艳的血红退入地平线下。星月升起,投下冷漠却明亮的光。“。。不应该留在这。。” 瑞文嘟哝着走开,腰上挂着两把解除保险的手枪,月光在枪管上反射出刺眼光芒。

一块黑影掠过地平线上方的星野,缓慢地在夜空中滑行一如猛禽搜寻猎物,直到没入更下方的黑暗。“斥候型” 队长低吼道,像是在说话时咬到了舌头。奥瑞尔注意到所有人都在凝视着天空。斥候型的出现意味着几十千米内一定有一支军团分部。

两架诱饵型无人机爬升上空,半指宽的机体似乎在风中微微颤动。寂静填满了这里的每一丝缝隙,偶尔会被斥候型穿梭而过的遥远呼啸撕开一个口子。风势渐强,带着难以排解的不安。

黑影盘旋下行,跟随着诱饵型的低沉颤声,潜入地平线下后消失不见。月光越过起伏的山丘和犬牙交错的陡峭岩层,默默投下黑影。

警报响起,却被腾空的焰火掩盖,热气逼人似乎要将她灼伤。有人在通讯线路内高声命令,却被尖叫和背景噪音淹没。几个翼展更宽的黑影在营地上空疾速滑行,泰然自若如同漫步于炼狱的死神。一群士兵单膝跪地,手中的磁轨枪在半空织出单薄的火力网,却被黑影闪身避开。还击接踵而至,爆裂的火焰在车队间绽开,形成了一道短暂却璀璨的血色河流;冲击波起起伏伏,裹挟着强力掰弯的金属和被鲜血浸湿的人体残肢。

粘稠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流下,将奥瑞尔的视线染成一片昏暗的淡红,扯下面罩,灼热膨胀的空气刺得她眼角生疼。她扒开脸上的血液,稳住呼吸。战斗陷入焦灼,黑影的轨道依然饱含着冷酷的杀意,却不再像刚才那般沉着;不时有几个黑影被来自地面的火力网困住,爆燃炸开。“她在哪?” 疼痛似乎模糊了奥瑞尔的意识,“我必须找到她。。” 无处不在的火焰拖慢了她的脚步,她的呼喊消失不见,无人回应

一个人形不知从何处冒出,挣扎着向她走来,脱落的面罩下容貌全毁,左眼是一团空洞的血块,黑血从布满战斗服的破口中汩汩涌出。“我们撑不了太久。” 疼痛似乎夺取了队长说话的能力,“现在还有时间。。”

颤动的尖啸似乎在瞬间掩盖了战场的其他噪音,黑影从天而降,尘土飞扬,五人宽的身躯呈现出修长的流线型,优美的曲线在火光下熠熠生辉。奥瑞尔甚至忘记去思考为什么自己还没被它炸成一摊血沫,它有一种冰冷而残酷的美,就像盛开
于尸体上的樱花。队长警惕地举起磁轨枪,双手颤抖。

军团对营地的攻击似乎戛然而止,然而对峙仍未结束,成群的黑影依然在空中盘旋着,如同等待猎杀指令的狼群。几乎在一瞬间,她确信对方已经准备进攻,但它们没有,正相反,它们开始后退。有人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机群的移动带着令人咋舌的精准和迅速,很快便在废墟中心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包围圈。瑞文站在包围圈的中心,手无寸铁。

“快走。。” 奥瑞尔听见自己喊道,声音却沙哑无力。“不。” 瑞文答到,看上去心不在焉。一抹不自然的光从她的眼角泄出,这不是反射的火光。

“不。。” 语气加重,听起来像一个命令。机群应声而退,散开,直到消失在黑暗中。狂风在夜色中哭泣;火焰摇曳,以不断的爆响声做出回应。瑞文转过身,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跪倒在地。奥瑞尔跑过去,将她扶起。她的双眼血红,似乎随时会化作血滴流下。“别走。。” 奥瑞尔低下头,紧握住她的双手。

尘埃夹杂着雪花缓缓落下,有几片落到她的眼角,融化后顺着鼻梁流下,温热有如泪水。

6
匕首滑进略微化脓的伤口,挑出弹片,流下一片模糊的皮肉。奥瑞尔拿起所剩无几的外伤喷雾,对准伤口直到无数雾状的白色颗粒盖住伤口,开始愈合。队长坐起身,汗滴从苍白的脸颊上流下。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奥瑞尔问道,大雪纷飞,盖住了烧焦的大地和车队的残骸;半指厚的雪堆下有几个隐约的人形,他们并未费心埋葬死者。

“我一直在考虑为什么诱饵型会在这里失效,这是自世界崩毁一来最有效的抑制军团推进的方法。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一个优先级更高的目标。” 队长叹息道,声音低沉。他抬起右手,指向躺在奥瑞尔身后的人形,披散开的黑发遮住了她的脸,让她看上去像是火堆投下的阴影。瑞文在袭击结束后陷入沉睡,只有微弱的呼吸能让奥瑞尔确认她还活着。

“如你所见,她有军团的最高指挥权。这就是我们俩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世界崩毁终结了联邦的内战,但双方仇恨的畸形产物:军团却远比创造他们的人类要坚韧的多。“仔细想想,为什么一个毫无防御能力的孩子能在军团的袭击下幸存?”

事情变得更好解释了,玉兔计划在终止联系之前为在地球苟延残喘的人类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也就是融入人类基因组的微观指挥机制,将军团重新纳入人类的控制下。费德文中士的分队造出了拥有指挥遗传系统的人类,却没能将她带回地下城。谁也想不到她会被一个游侠找到。

“我们不会回地下城。” 奥瑞尔答到,右手下意识地摸到别在腰间的匕首。

“不错的选择。” 队长承认道,声音因为疼痛而颤抖。火堆在寒风中摇曳,将两人的身影扭曲,拉长。“地下城的衰退已经无药可救了,它只是崩毁前的一个残影而已。走吧,留在这里毫无意义。”

阳光撕开层层堆叠的云层,洒下苍白的光束;北风夹杂着雪片,轻拂着这片荒原,很快便将游侠们留下的足迹掩盖。

7
斥候型旋转尾翼,借用一股上升气流将自己拉起;冰粒和雪块砸在它的亮黑色机体上噼啪作响。爬升结束,下方是一片确认安全的敌方聚居地。新雪湮没了任何人类存在过的痕迹,只剩几块墓碑般的机体残骸。斥候型不会为同类的损失而感到悲伤,它没有任何被他们成为情感的信息交互作用,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

但它还有目的。

这是一种丢失了很久的感觉,就像是自身存在的意义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定义。斥候型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存在,沉默,却如同朝阳一般明亮。此时她正在向更远的东方走去。

雪停了,阳光终于挣脱了云层的束缚,将近乎刺眼的光芒洒在这片冻土上。斥候型再次转动机翼,离开这里。她早已远去,而这次,军团不会允许自己再次失败。




PS. 顺便问一句,,能在这个论坛连载长篇吗。。。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4

法理斯 2019-8-10 11:04:48 显示全部楼层
纠正两个错别字“裆燃我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乌拉格 2019-8-10 14:01: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可以连载,原创都可以发
Arata_Mia 2019-8-24 18:05:5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评委A
友情提醒:省略号在中文键盘上的输入方法是shift+6。部分语句读起来不太通顺,遣词用句有一种过于放松的随意感,感觉文字功底上还有较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评委B
优点:基本符合征文主题,文字功底尚好。
缺点:故事信息量溢出,建议大幅度精简故事内容。作者的故事线主要是奥瑞尔、瑞文出场——发现头盔——造访地下城——战斗,但下笔时候在故事主线上加入太多内容,分散了读者注意力。
评委C
1.好的题目有助于帮助读者进入故事,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帮助文章奠定基调,题目可以增加文章完整性。
2.故事文笔方面还好,但仍然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
3.故事最大问题还是结构,结构影响节奏,人物塑造,叙事手法各方面还比较生涩,故事整体松散无力,建议可以适当练练基本功。

继续加油
唯丁瑜酶 2019-9-18 10:30:45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有意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