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睡兔杯】大魔法师



  大魔法师
  
  一
  
  “我专研魔法四十三年,只有第一年,我在研究怎么控制魔法,后面的四十二年我研究的是如何不被魔法控制。”老约翰看起来很疲惫。
  
  “现在您感觉怎么样?”苏珊娜问,“您做到了吗?”
  
  “与魔法的抗争是无止境的,”老约翰扫视着书架上的每一本书,巨大的书架蔓延开来填满整个法师塔的墙壁,“你永远不能说我已经做到了,今天你以为你已经完全掌握了魔法的力量,可能明天清晨魔法就会悄悄地吞噬你的灵魂。你相信吗?魔法也有灵魂,并且它会试图取代你。”
  
  “魔法为什么要这样做?”苏珊娜问,“我的意思是,既然魔法也有灵魂,那么它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们目前掌握的知识不足以帮助我们了解这些,”老约翰看向苏珊娜,“孩子,你养的小兔子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养它,也不明白你为什么开心,为什么生气。它只有不停地尝试,从结果中汲取经验,它会慢慢懂得表现得乖一点会得到食物,但是太顽皮会被训斥甚至挨打。这通常会很管用,但是也有例外,如果它的主人心情很糟糕,她会把宠物一脚踢开,受伤的兔子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您是说魔法是我们的主人?”苏珊娜不觉得魔法师与兔子有什么相同点。
  
  “野生的兔子没有主人,”老约翰说,“但如果你渴望魔法的力量,那么你就是笼子里的宠物兔子,而魔法,很不幸,它是个喜怒无常的主人。”
  
  “为什么不走出笼子呢?”苏珊娜问,“如果兔子拥有像您一样的智慧,它一定不会安分地继续当宠物。”
  
  “小兔子可以离开那个小小的兔笼,”老约翰苦涩地笑着,“但它怎么逃离城堡,逃离城市,逃离整个人类社会同时在森林里躲避野兽的袭击?记住,它已经是个宠物兔子了。”
  
  “不说兔子了,”苏珊娜转换话题,“我们出去走走吧,今天天气格外晴朗。”
  
  “我不会离开法师塔。”老约翰固执地说。
  
  “为什么不呢?”苏珊娜试图劝说,“您太久没出去过了,现在是春季,外面的花儿都开了。”
  
  “我不会离开法师塔,”老约翰重复着,“特别是和一个陌生人。”
  
  二
  
  “怎么样?”布兰登急切地问道,他已经在法师塔外等候多时。
  
  “他不记得我,”苏珊娜沮丧地回答,“情况一天比一天糟,我担心,我们可能要永远失去他了……”
  
  “你不能放弃他,”布兰登说,“在他迷失之前,他从未放弃过我们。”
  
  “我没有放弃,”苏珊娜说,“可是结界越来越弱了,地下的魔物随时可能涌上来,我们需要一个清醒的魔法师。”
  
  “你也可以是个魔法师,”布兰登提醒她,“像你父亲曾经的样子。”
  
  “我不想变成他现在的样子。”苏珊娜说。
  
  “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布兰登说,“如果老约翰无法走出那座塔,我们就只有你了,你必须做出牺牲,为了这座城。”
  
  “如果我也迷失呢?”苏珊娜看着布朗登。
  
  “不会的,”布兰登笃定地说,“我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
  
  “答应我,”苏珊娜说,“如果我也迷失了,你就杀了我。”
  
  三
  
  “我专研魔法四十三年,只有第一年,我在研究怎么控制魔法,后面的四十二年我研究的是如何不被魔法控制。”老约翰说,这句话苏珊娜已经听过几百次。
  
  “你知道吗?”苏珊娜握着父亲的手,“我们现在需要你。”
  
  “与魔法的抗争是无止境的,”老约翰扫视着书架上的书,“魔法也有灵魂,并且它会试图取代你。”
  
  “醒来吧,父亲,”苏珊娜哭泣着说,“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孩子,你养的小兔子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养它……”老约翰自顾自地说。
  
  “别再说什么兔子,我求你……”苏珊娜绝望地说。
  
  “野生的兔子没有主人……”老约翰说。
  
  “见鬼。”苏珊娜怒吼着,“让该死的兔子见鬼去吧!你知道吗,昨晚有一块结界石碎了,一只地狱猎犬突然出现并残忍地杀害七个无辜的人,布兰登拼了命地把那该死的家伙赶了回去,但是……”苏珊娜的声音颤抖着,“所有结界石都有开裂的迹象,今晚一定会有更多更恐怖的魔物出现,我们束手无策,你难道打算眼睁睁看着全城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吗?”
  
  “我不会离开法师塔。”老约翰固执地说。
  
  四
  
  “不用担心,”布兰登守在破碎的结界石边上,一夜没睡,“来一个我杀一个。”
  
  布兰登负了伤,苏珊娜知道他挺不了多久,即使他是这座城市里最优秀的骑士。苏珊娜拿出厚重古老的魔法书,她开始第一次吟唱。结界石的碎片缓缓升起,重新组合在一起,在吟唱结束的那一瞬间,结界石重新亮了起来,像一颗耀眼的水晶。
  
  “有些裂纹无法修复。”苏珊娜遗憾地说。
  
  “你终于想通了,”布兰登惊喜地说,“恭喜你,大魔法师。”
  
  “这是我父亲的城市,这也是我出生的地方,我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们,魔鬼也不行。”苏珊娜宣布。
  
  “现在,”布兰登微笑着说,“这是你的城市了。”
  
  五
  
  “我专研魔法四十三年,只有第一年,我在研究怎么控制魔法,后面的四十二年我研究的是如何不被魔法控制。”老约翰说。
  
  “您可以继续您的研究了。”苏珊娜说。
  
  “与魔法的抗争是无止境的。”老约翰扫视着书架上的书。
  
  “没关系,”苏珊娜说,“这座城市不会再有危险。”
  
  “孩子,你养的小兔子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养它……”老约翰自顾自地说。
  
  “小兔子长大了,”苏珊娜坚强地说,“它已经学会如何担负起责任。”
  
  “野生的兔子没有主人……”老约翰说。
  
  “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自由,”苏珊娜开始越来越理解父亲了,“我会照顾好城里每一个人,直到您回到我们身边。”
  
  “我不会离开法师塔。”老约翰固执地说。
  
  六
  
  “也许,这已经足够了。”布兰登说,“每一颗结界石都亮着,魔物进不来。”
  
  “不,”苏珊娜的目光一刻也不肯离开魔法书,“那些裂缝还没修复,这始终是个隐患。”
  
  “可是你已经有好几天没合眼了。”布兰登担心地说。
  
  “我们必须争分夺秒,”苏珊娜坚持,“这是一场战争,我们输不起。”
  
  “至少你该吃点东西,”布兰登建议,“这场战争已经持续数十年,从你父亲开始,现在轮到你,你要保证自己的精力,毕竟魔物就在地下,它们又不会彻底消失。”
  
  “彻底消失?”苏珊娜的眼睛一亮,“为什么不呢?”
  
  “你想到了什么?”布兰登发觉自己似乎说错话了。
  
  “我们为什么一直这么被动?我们为什么就这么等着它们来侵袭?”苏珊娜站起身来,“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冲过结界,杀到地下去,把所有魔物彻底消灭掉?”
  
  “你疯了?”布兰登瞪大了眼睛,“凡人不能通过结界。”
  
  “我不是凡人,”苏珊娜微笑着说,“我是大魔法师。”
  
  七
  
  “我专研魔法四十三年,只有第一年,我在研究怎么控制魔法,后面的四十二年我研究的是如何不被魔法控制。”老约翰看起来很疲惫。
  
  “现在您感觉怎么样?”布兰登问,“您做到了吗?”
  
  “太远了,”老约翰摇摇头,“她走得太远了。”
  
  “您不能放弃,”布兰登说,“她是为了这座城市牺牲了自己。”
  
  “城市早已化为废墟。”老约翰扫视着书架上的每一本书。
  
  “城市已无法挽回,但苏珊娜还有希望,”布兰登看着石板上昏迷不醒的苏珊娜,“并且,她值得。”
  
  “她是我的女儿,”老约翰提醒布兰登,“我比任何人都爱他。”
  
  “那您为什么?”布兰登不解地问。
  
  “她能接受现实吗?”老约翰问,“当她醒来看到这座废墟,当她记起那些城市里的人,那些因为她的鲁莽而惨死的每一个人,她该如何自处?”
  
  “我懂了,”布兰登点点头,此刻的苏珊娜睡得好安详。
  
  “就让她活在幻境里吧,”老约翰说,“别让她离开她自己的法师塔。”
  
  “请您放心,”布兰登起誓,“我会一直守护在她身边。”
  
  老约翰推门离开,阳光照射进来,好刺眼,布兰登急忙转过头,当他再次回过头时,老约翰已经不见了,石门紧紧关闭着,仿佛时间再次静止了。
  
  布兰登看了看墙壁上数不清的魔法书,又看了看安静地睡着的苏珊娜,他握起苏珊娜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
  
  

青山正青,青得那么寂寞。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2

法理斯 2019-8-9 17:15:38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盗梦空间有点狠
玩乐妹子60 2019-10-31 17:32:49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