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睡兔杯】听不见音乐的人

本帖最后由 李不白 于 2019-7-19 13:31 编辑



  19点35分,冯诺驾车离开公司。
  
  19点40分,冯诺接到女友伊曼打来的电话。
  
  “我们约好了今晚一起吃晚餐,”电话那头有嘈杂的音乐声,“我希望你没忘记。”伊曼说。
  
  “我没忘,亲爱的。”冯诺不喜欢那种音乐,也不喜欢那个餐厅,“我在过去的路上。”
  
  “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你没接,”伊曼有点抱怨,“我已经记不得上次你陪我吃饭是什么时候了。”
  
  “抱歉,我最近实在太忙了,”冯诺说,“并且……”
  
  “你可以直说,”伊曼说,“我不喜欢这样,冯诺,你总是吞吞吐吐的,这会让我误会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如果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要直接告诉我,好吗?”
  
  “你很好,”冯诺说,“是我的问题,我只是……我只是不太喜欢那家兔子餐厅。”
  
  “为什么呢?”伊曼说,“那里最近很火,很难定到座位,我找了朋友帮忙才……”
  
  “我也不太喜欢你那些朋友。”冯诺说。
  
  “别这样,冯诺。”伊曼叹了一口气,“他们都是好人。”
  
  “也许我最近压力太大了,”冯诺反省着,“对不起,我有些心烦。”
  
  “你会来的是吗?”伊曼说。
  
  “是的,我会来,”冯诺回答,“我刚说了,我已经在路上了。”
  
  “我爱你。”伊曼说。
  
  “我也是。”冯诺回答。
  
  20点05分,冯诺到达兔子餐厅,餐厅外墙上闪烁着各种兔子形状的霓虹灯,屋顶上是一个色彩艳丽的巨大卡通兔子雕塑,兔子雕塑的表情看上去顽皮又邪恶,在夜晚尤其如此。站在餐厅门口就能听到里面那些吵闹的所谓现代音乐,冯诺感觉更心烦了。
  
  “你在哪,亲爱的。”冯诺再次拨通伊曼的电话。
  
  “你到了吗?”伊曼说。
  
  “是的,我就在餐厅外面,”冯诺说,“老实说,这里实在是,有些吵。”
  
  “快进来吧,你会爱上这里的,”伊曼说,“我们就在旋转小火车上。”
  
  “你们?”冯诺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是的,我还邀请了阿兰和涂灵。”伊曼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我们都在等着你。”
  
  冯诺挂断电话,不情愿地走进兔子餐厅,这里充斥着迷幻的灯光和疯狂跳舞的年轻人。冯诺吃力地穿过人群——那些人就像没有灵魂的恶魔。在餐厅最中心的位置有一个舞台,旋转小火车围绕着舞台,不过小火车其实是静止的,是舞台在旋转。
  
  终于,冯诺找到座位,关上小火车的车门,音乐声变弱了一点,冯诺感到安心一些。
  
  “亲爱的,快看,快看,”冯诺刚坐稳,伊曼就拉着他兴奋地大喊,“周杰伦来了。”
  
  冯诺朝舞台上看去,“不,他不是周杰伦。”冯诺皱着眉说,舞台上那个年轻人弄着夸张的爆炸发型,而且是绿色的,如果不是赤裸着上身,很难分辨他是男还是女。
  
  “他就是周杰伦!”伊曼坚持。
  
  “周杰伦是几十年前的歌星,他是我爸童年时的偶像,”冯诺摇摇头说,“他可以当这个年轻人的爷爷了。”
  
  “他也叫周杰伦,”伊曼兴奋地说,“真的,我看过他的驾照。”
  
  “好吧,”冯诺无奈地说,“我希望你没看过他的别的。”
  
  伊曼的闺蜜涂灵插话进来,“当然看过,”涂灵不怀好意地笑着,“这里每一个人都看过,他的表演非常疯狂。”
  
  “你好。”冯诺礼貌地点点头。
  
  “冯先生,恕我直言,”涂灵说,“你得跟上潮流,时代在变,每一天都在变。”
  
  “变来变去又变回去了,”冯诺说,“周杰伦可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如果时尚就是模仿几十年前的歌星,那我觉得我一直停留在过去也没什么错。”
  
  “是模仿,但是完全不一样,”涂灵说,“你听过这首歌吗?”
  
  “我应该听过,”冯诺听着前奏,感觉似乎有点耳熟,“是菊花瓷?”
  
  “我的天,是青花瓷!”涂灵大笑起来。
  
  “那菊花是什么来着?”冯诺尴尬地笑笑。
  
  “菊花是台。”涂灵说着掐了冯诺的屁股一把,随即笑得更疯狂了。
  
  “好吧,无所谓了。”冯诺表示,“这些是我老爸的强项。”
  
  “你接着听,会有惊喜的。”伊曼轻轻握着冯诺的手。
  
  果然,这位冒牌周杰伦一开口就把冯诺吓了一跳,他发出的根本不是人类的声音,那是野兽的嘶吼夹杂着强烈的电流声,根本听不清他唱的是什么,但是巨大的声浪席卷过来,仿佛餐厅的玻璃都快被震碎了,全场高潮起来,疯狂地呐喊。冒牌周杰伦一边“演唱”一边卖力地跳舞,当然,冯诺不太认同那也算舞蹈。周杰伦疯狂地吼叫,疯狂地跳动,接着他疯狂地脱掉裤子丢向人群,冯诺惊讶地发现他的下半身是裸露的金属。
  
  “他不是人类?”冯诺吃惊地看向伊曼。
  
  “他当然是人类,”伊曼不懂冯诺为什么这么问,“他有驾照的。”
  
  “但是他……”冯诺说。
  
  “他受过伤,”伊曼耐心解释,“只是假肢而已。”
  
  “我想你应该清楚,AI是违法的。”冯诺强调。
  
  “他不是AI,我已经说了,那只是假肢而已,”伊曼有些不满,“亲爱的,你太紧张了。”
  
  “对不起,这里的环境让我很不舒服,”冯诺说,“这不像是好人会来的地方。”
  
  一直没开口的阿兰忽然愤怒地说,“冯先生,你这句话可得罪不少人,这里现在有将近一百人,他们都是坏人吗?”
  
  “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说了不算。”冯诺说。
  
  “你当然说了不算,”阿兰说,“涂灵才说了算。”
  
  冯诺看向涂灵,这个女孩脸上带着夸张的烟熏妆,鼻子上还有个金色吊环,“我是个警察,”涂灵微笑着,“看不出来吧。”
  
  “看不出来。”冯诺承认,“你们女孩从来都让人捉摸不透。”
  
  “别带上我,”阿兰忽然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桌子上,用手抓着自己的裤裆说,“和您一样,我是个男的。”
  
  “看不出来。”冯诺重复。
  
  “你们别这样,”伊曼示意大家冷静,“我只想好好吃顿饭,可以吗?”
  
  “你男友的观念太老土了,”涂灵说,“抽烟纹身的女孩儿不能做警察吗?作为男孩儿的阿兰不能走温柔可爱风吗?拜托,快要22世纪了,他好像是活在几十年前的老古董。”
  
  “就是这样。”阿兰打了个响指,表示赞同。
  
  “我无权干涉你们的个人选择,”冯诺忍不住说,“但是现在社会风气已经失控了,你在马路上完全分不清谁是男人,谁是女人,人们已经快要忘记性别这个概念了。个别人这样选择没关系,但是整个社会都这样你们知道意味着什么吗?为什么AI是被禁止的?因为人们都不想结婚,他们很多人甚至选择定制AI作为生活伴侣,没人愿意生小孩,这样下去,人类很快就会灭亡,知道为什么吗?很简单,我们没有新的人类出生了。”
  
  “天啊,我听到了什么?”阿兰故意做出夸张的表情,然后问向伊曼,“你男朋友居然想要生孩子,你怎么说?”
  
  “我……”伊曼有些为难地看着冯诺。
  
  “瞧瞧,冯先生,你让你的女友为难了。”涂灵说,“事实上,因为有你这个男友,伊曼已经给我们丢脸了。”
  
  “抱歉,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冯诺不打算继续争执下去,他明白,和这些人争论完全是浪费时间。
  
  洗手间的墙壁上到处都是夸张的卡通兔子涂鸦,简直是群魔乱舞,冯诺洗了一把脸,然后听见身后有个人在气急败坏地打电话,音乐声太大,冯诺只隐约听到一些诸如“赶紧让周杰伦下来”,“他快没电了”之类的话,中间还夹杂着一大堆脏话。冯诺心里一惊,那个家伙果然是个AI!冯诺重新审视着这里的坏境,这里一定是个非法聚集地,看起来简直像个邪教。邪教?冯诺忽然想起几天前看过的一篇报道,有一些邪教组织发起地下AI运动,他们想用人工智能机器人完全取代人类。难道?冯诺感到背后发凉,难道这里每一个人都是AI?
  
  冯诺没有返回小火车,而是径直走出餐厅。餐厅门口的保安仔细盘问了冯诺为什么要离开,冯诺随便编了一个借口。那个保安高大健壮,浑身肌肉,但她说话的声音却是个女性,冯诺感到更加不安。
  
  23点05分,冯诺回到车上,立刻拨通伊曼的电话。
  
  “对不起,亲爱的,”冯诺说,“我必须离开这里。”
  
  “别这样,冯诺,”伊曼说,“你答应过今天要陪我的,我们说好了的。”
  
  “我会陪着你的,”冯诺说,“我在车上等你,我们一起回家。”
  
  “你回来吧,好吗?”伊曼说,“就这样走了,我的朋友们会觉得我很丢脸的。”
  
  “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都会让你丢脸?”冯诺说,“到底是你那些朋友重要还是我重要。”
  
  “他们是我的朋友呀,”伊曼说,“我本以为你们可以相处得很好……”
  
  “如果你不肯离开,我也不会生气,”冯诺知道自己已经生气了,“我自己走,反正我不会再进入这个餐厅了。”
  
  冯诺刚准备发动汽车,忽然车门被打开,涂灵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想杀人灭口吗?”冯诺说。
  
  “你发现了什么?”涂灵立刻收起笑容,迅速地拔出手枪。
  
  “我记得你说你是个警察。”冯诺说。
  
  “警察怎么了?警察不要赚钱的吗?”涂灵把冯诺拉下汽车。
  
  “但是你违法了。”冯诺举起双手。
  
  “不然呢?”涂灵一边搜身一边说,“你养我啊?”
  
  “别跟他废话了,”阿兰朝这边走来,一副刚刚吸过毒的样子,“揍他一顿再说。”
  
  门口的保安也跟着走过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他对涂灵说。
  
  再不跑我就完了,冯诺心一横,他猛地用力推了涂灵一把,扭身就跑,玩命地跑。
  
  “站住,不然我就开枪了。”涂灵在身后喊。
  
  顾不了那么多了,冯诺疯狂地跑。一路上,冯诺开始发觉每一个人都不对劲,他们的表情,他们的眼神,冯诺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现在有多少AI,但冯诺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超过一半的人宣布自己不打算结婚也不打算生小孩。看起来邪教已经控制了人们的思想,事态已经严重到几乎无可挽救了,冯诺感觉似乎随时都有被某个路人射杀的可能性。
  
  23点45分,冯诺跑回家里,他立刻反锁了门,然后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接着,灯亮了。
  
  “我们得好好谈谈。”伊曼坐在沙发上,平静地说。
  
  “你怎么回来了?”冯诺警惕地站起来。
  
  “你丢下我,”伊曼说,“你一个人走了。”
  
  “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冯诺靠在墙壁上,四处张望,家里似乎没有其他人。
  
  “他们是我的闺蜜,”伊曼说,“为什么你总是对每一个我身边的人都充满敌意?”
  
  “我只想知道,你被蒙在鼓里,还是,你也跟他们是一伙的。”冯诺质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伊曼说,“你说涂灵吗?她也有苦衷的,还有阿兰,他们跟我一样,都是苦命出身。”
  
  “什么出身都不该违法。”冯诺坚持。
  
  “他们会改的,涂灵欠了很多钱,请相信我,”伊曼说,“何况,那些药物在某些地区是合法的。”
  
  “我不是在说什么药物,见鬼,”冯诺审视着自己的女友,“你快把我逼疯了,我怎么也想不到,原来最大的危险竟然是我最亲密的人。”
  
  “事情不该这样的。”伊曼站起来,缓缓走向冯诺。
  
  “站住。”冯诺警惕地说。
  
  “我有样东西想要送给你,”伊曼的双手藏在身后,“本来我想在餐厅就给你的。”
  
  “站在那!别过来!”冯诺大喊。
  
  “我想过了,无论如何,”伊曼慢慢走近,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我都要把这个送给你。”
  
  “天啊,伊曼,别逼我。”冯诺的身体开始发抖。
  
  “不要拒绝我,亲爱的。”伊曼走到冯诺面前,她的手从背后缓缓移到身前。
  
  冯诺慌张地抓起一把水果刀,用力地刺进伊曼的身体,伊曼痛苦地“哼”了一声,单膝跪地,手上的戒指滑落在地,滚到冯诺的脚边。
  
  “为什么?”冯诺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女友。
  
  “我一直在等……”伊曼吃力地说,“我等着你向我求婚,我等不及了……”
  
  这是幻象吗?冯诺问自己,鲜血流了一地。不,冯诺打开门逃了出去,现在科技这么发达,AI肯定也可以流血,冯诺慌张地跑下楼梯,别想骗我,不能相信任何人。
  
  这个世界已经完全被AI占领了,冯诺心想,他们有预谋地改变人类的审美,影响人类的价值观,让女人不是女人,男人不是男人,让老人在迷茫中死去,无辜的胎儿却无法出生,他们快要成功了,人类就要灭亡了!
  
  但是,如果我错了呢?
  
  冯诺忽然在马路中间停住脚步,伊曼刚才是在向我求婚呀,她是我的爱人啊,她是爱我的,我也一直爱着她啊!
  
  如果我错了呢?如果她不是AI呢?冯诺全身都在发抖,是我亲手杀了她吗?
  
  突然一道强光射来,冯诺下意识地遮住眼睛,然后一辆超速行驶的无人车径直撞在冯诺身上,痛苦的感觉一闪而过,冯诺的意识开始模糊,在眼睛阖上之前,他看到自己双腿落在自己面前,里面有着刺眼的金属骨骼,却没有血。
  
  0点00分,冯诺的意识消失了。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2

乌拉格 2019-7-20 06:11: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加油!
flag 2019-7-30 15:01:2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冯诺依曼、图灵……实际上大家的名字就剧透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