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睡兔杯】贰先生改名记

暮光暗影 2019-7-17 23:27:1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暮光暗影 于 2019-7-17 23:45 编辑

贰先生不喜欢自己的名字。
屯里老一辈爱叫什么富什么贵,小一辈花儿草儿多些,将将上学的小娃娃,倒有一半儿唤作珍珠宝贝儿。拿一个数当名字的,整个乌尔屯就他独一份。更出奇的是,屯子里人人有姓,唯有贰先生没有。他不叫王贰,不叫李贰,也不叫贰·饼,更不叫贰佰伍,从头到脚就这么光溜溜孤零零一个贰字,屯子里乡亲更是整日贰先生长,贰先生短,唤得他整个人都显得贰了几分。
这不行,得改名,贰先生想。
富字太俗,草字低贱,珍字矫情。贰先生思来想去,不觉已是深夜。他起身抬头,只见微云初散,明月皎皎,庭外老树影落于地,清劲萧疏,泠然有味,见之忘俗。恰有清风卷过,一时松涛如海。贰先生朗声长笑,道:“日月灼灼,朗照乾坤,清风徐来,影随我身,好字!好字!”
翌日,学堂门口红纸贴出告示,贰先生打今日起改名作影先生。
改了名字,影先生愈加勤勉,将教授功课当做写公文,一板一眼一丝不苟,只差将每张纸盖上印鉴。如是数月,学生功课大有长进,多有乡邻送来酒肉鸡蛋。影先生欣慰不已,奈何他向来不沾荤腥,只得一一婉拒。
不觉之间,三年已过。有云游道人算卦,言道有流火西来,大凶。
这一年于影先生而言,着实称得上流年不利。这一年,乌尔屯来了个胡人,身材魁伟,黄发碧瞳,脸上带笑,然形容俊朗,颇得屯里姑娘喜爱。这胡人在影先生隔壁开了个学堂,教授一些乌七八糟的玩意。影先生教书愈发认真,然娃娃们依然爱往胡人那儿跑,一到下学便围着那胡人看画图打铁,舞刀弄剑,听胡人讲那山海之外诸般奇景。影先生也曾去听过一耳朵,虽有些意思,但终归耽误学业。
学堂日渐冷落,影先生心中不是滋味。他一忍再忍,终于有一日来到学堂,不见半个人影,唯有穿堂清风翻卷书页,簌簌作响。
影先生静立半个时辰,日落时分前去拜访那位胡人。
胡人唤作穆恩玛尼,影先生本拟兴师问罪,已打好三遍腹稿。不料方才进门,就见穆恩玛尼在院中老槐树下舞剑,见得他来,胡人收剑而立,微微一笑,问道:“先生来此可是兴师问罪?你看这漫天云霞,明艳无俦,明月初升,清冷若水,可曾心有所感?”
影先生一肚子话被堵在胸中,半晌方才冷声答道:“不曾。”
胡人饶有兴味地盯着他,“果真不曾?”
“不曾。”
“我听说影先生原本另有其名?”
“与尔无关。”
“此前为何叫做贰先生?”
影先生不再答话。
胡人忽地挥出一剑,继而身随剑舞,歌曰:“明月皎皎,不蔽其影,音为心声,不矫其情,剑随我意,不隐其形,心如明鉴,不藏点翳。”
舞毕,胡人问道:“可曾悟了?”
影先生道:“你不像个胡人。”
胡人持剑而立,似笑非笑,“痴儿,果真痴儿。我自印格利而来,本月十五,将在此教授胡语,不妨一听。”
影先生郁郁而归,时常琢磨胡人所言何意,始终不解。
转眼便是十五。他踌躇再三,终来至胡人处。来时圆月东升,已是晚了一刻,抬首望去,只见明月如轮,其上树影隐隐,更有重楼飞檐,虽似是缺了一块,仍令人心生向往。
清风袭来,胡人讲授声和孩童嬉笑声一并入耳:“印格利语之一,曰万,之二,曰兔……”
此言犹如平地惊雷,影先生只觉心头剧震,喃喃道:“二即是兔,兔即是二……”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心有点翳时,明鉴亦蒙尘。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3

乌拉格 2019-7-20 06:11:1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撒花~
flag 2019-7-30 14:58: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这个贰先生是月宫下来的人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