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活动 【立夏杯】¿谋杀?

¿谋杀?

by 阿尔法苟

1

世界崩毁后74年,公历8月15日,1930,新东京

她接过汤姆递给她的瓶装水,喝了一口,希望将嘴里呕吐物的味道冲洗干净。房间里有一股令人窒息的异味,空气清新剂夹着鲜血的铁锈味,LED灯被调得很亮,让她有些恍惚。汤姆在水里放了点安慰剂,尼古丁分子渗入血液,让她的精神短暂的振奋起来。

作为共和国国安局的执行官之一,她见过的死人不少,无论是在现世中死去的肉体还是在云端消逝的灵魂。但没有一次能让她有这种感觉:恐惧。她叹了口气,走到尸体旁边,浓厚的血腥味似乎渗进了制服内,顺着皮肤往肺里钻。她强忍住干呕的欲望,捡起刚刚被扔在尸体旁的PCT,对准尸体的头部。

她和汤姆在这个被当作客厅的狭小隔间里找到了尸体。死者是一个身材高大,黑发黑眼的成年男性。相比于其他部分,尸体的面部保存得较为完整,除了双眼被挖出,放在了头部的两侧,眼眶周围的血迹已经干涸;颈部被细致得切开,露出气管和主动脉;再往下,是无数伤痕拼成的一片血污;肋骨和上方的皮肤被撕开,扯碎,露出里面保存还算完整的内脏;脊椎被扯出,然后拉断;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在腿部画出扭曲的花纹,鲜血从被扯开的大动脉内涌出,将死者的下半身染得通红。

“他是谁?” 汤姆问道,他的嘴里叼着一支快要烧完的烟,看得出来,他也在忍受这股夹杂着尸臭的血腥气,死亡的气味。

“档案局叫他常凯申,当然这不应该是他的真名。”她把一滴死者的血液涂在PCT的传感器上。“他在L4点的2号电站工作,电路设计师,未注册的业余虚空画师。他在10天前回到地球,家务人工智能显示他在这10天内没有外出。”

汤姆吐出烟头,让它在手心中燃烧殆尽,然后拿出自己的PCT。“那么,,这不可能是自杀吧,这家伙有一把低功率磁轨枪,但他身上可没有一处贯穿伤。生活用刀也不可能造成这样的伤口。” 他心不在焉地按着PCT,“退后。” 他的右手伸进口袋,拿出一支烟点了起来。

一个等身全息投影出现在了隔间内,伴随着无数明亮的蓝色光点铺满了整个隔间。一个人形在隔间里来回走动,他的双手捂住面部,身体似乎是因为疼痛而颤抖着,直到投影在转瞬间变得模糊不清。她勉强能看出一个人形在光的狂舞中颤抖,然后摔倒。投影结束。“死前5分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播放红外频段的记录。”

她摇了摇头,这个房间位于新东京地下45米,只能通过房间门(或者,如果可能的话,排水通道)进出。无论用何种方式进出,都会被家务人工智能记录并且上传至城市安保系统。那么,杀人凶手很有可能还在房间内。她掏出手枪,解除保险,并示意汤姆准备他的武器。尽力压住涌起的恐惧,她走进死者的卧室。房间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和桌子;略显模糊的老式全息森林投影附着在淡灰墙壁上,显得有些单调;而死者并未费心设置天花板的投影。

她咬着嘴唇,漫不经心地扫视着房间,死者的住所对任何人都太过简陋了,就像有人刻意要将死者存在的痕迹抹除。“撤下全息投影。” 桌子旁的投影似乎带有一丝不自然的淡红。拙劣的投影消失殆尽,一个用鲜血画出的八芒星浮现在眼前。

“火红八芒星。。事情变得复杂了。。。” 汤姆坐在桌子上,叹了口气。

她擦去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点了点头。火红八芒星是一个松散的国际学术组织,,,至少曾经是这样的。半年前,国安局发现该组织和几起灵魂遗失案似乎有所关联,随后的调查发现该组织使用非法获得的人类灵魂进行云端激进社会实验。该组织随后被取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国安局付出了惨重代价将其消灭殆尽,其经过至今仍是绝密级别资料。如果死者和火红八芒星有所关系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档案局只给他们提供化名了。“提取样本。”她深吸一口气,“还有,这次别忘了给警察保留现场。”

汤姆耸了耸肩,跟着她离开了房间。


2
世界崩毁后74年,公历8月16日,0630,新东京

天空染上了浑浊的铅灰,头顶偶尔会传来无人机穿梭而过的尖啸;一层苍白的细雪覆盖了街道,在她的脚下发出清脆的破裂声;她拉紧外套,避免寒风顺着空隙钻进衣领。眼前的建筑大约10层楼高,灰白墙壁加上方形结构,毫无特色。她站在大门前,心不在焉地划动着PCT。

很快,大门敞开,她快步走入大厅。清冷的淡蓝色LED灯勉强照亮了这个不算宽敞的大厅,一个身着白袍的男子正等待着她。“你想重新审讯NT-2-01350号犯人,是吗?” 男子略微低头,对她表现出他的职位所允许的足够的尊重。

“是的,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向国安局确认。” 她脱下外套,放在早已等在旁边的服务型机器人支架上。

“不需要,现在请跟我来。” 男子转身,走入右手边的走廊。走廊并不宽敞,凝结的水滴从墙壁上缓缓流下,她和男子的呼吸在湿冷的空气中凝结成白雾。“不应该把外套脱下来的。。” 她苦涩地想到。大概5分钟后,男子站稳脚步,示意她看向自己的右手边。

棺材。成百上千具棺材。灯光随即亮起,右侧是无数条错综复杂的支架结构,每一条钢铁支架上都挂着几个大约1米长,40厘米宽的纯黑长方体。每一具棺材都装有重刑犯的大脑,在正常情况下,系统会向棺材输送源源不断的休眠用药物,让这些罪孽深重的灵魂陷入沉睡。没等她回过神来,男子将右手放到一具棺材的表面上,激活了表面的触屏处理器。“NT-2-01350号,进入审讯模式,预热中” 单调的系统提示在走廊里回荡着。“你有40分钟。” 男子提醒她,随后离开了她的视野。

“你认识他吗?” <分享:未命名图像>

“是的。”

“他和火红八芒星有什么关系?”

“他是我们的成员之一。(停顿) 只是我没想到他能活这么长时间,还是以这种方式死去”  

“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停顿) 你不觉得自己的问题太多了吗?”

“什么意思?”

“真相永远是昂贵的,我不觉得你付得起这个代价。也许,,他或许正是因为付不起这个代价才死的吧。他们没让领导层的活下来,其他的要么死了要么和我一样。我觉得我告诉你的已经够多了,放弃吧,别让我后悔。”

“......”

很快,房间再度陷入湿冷的黑暗。破损的棺材似乎似乎失去了原有的黑色光泽,淡蓝色的冷冻液从破口渗出,在地板上汇集成一条浑浊的细流。


3
世界崩毁后74年,公历8月16日,1330,新东京

汤姆紧盯着自己的PCT,几个辅助型医疗无人机正顺着他的指令尸体上缓慢滑行着;几米开外的BrainEx-3型机发出轻柔的白噪音,将仿生血液缓缓泵入死者的大脑,如果运气不错的话, 它可以恢复死者死前一个星期的记忆。他挥挥手,将房间的装饰投影撤下:这次是苍凉的草原,及膝的野草随着并不存在的风摇曳不止,他从来不喜欢在这种环境下处理尸体。

无人机对准了颈部创口。“主动脉有穿刺,直径半毫米。” 似乎是在死者身体里寻找什么。“切换为紫外频段。” PCT颤动,一份报告弹出。汤姆紧绷的面孔终于缓和,直到一丝笑容终于出现在嘴角。

在无人机的照射下,一个八芒星标志出现在了死者的肩胛骨上。

4
世界崩毁后74年,公历8月16日,2040,新东京

汤姆紧紧握住已经解除保险的手枪,淡绿色的准心漂浮在视野中心,随着他头部的动作缓缓变换着;他的右手早已被冷汗浸湿。新东京海湾区的街道在这个时段显得分外冷清,大型全息投影遮住了缓缓下行的夕阳,细致地将高楼的剪影勾勒出。他的前方传来清晰的呼喊声,复兴主义者。一群愤青和不明所以的学生,喝着私自制造的高浓度酒精混合物,唱着旧共和国的国歌向他走来;两架警用无人机悬浮在空中,默默更随着游行者的步伐,一如忠诚的护卫。汤姆啐了一口:在世界崩毁时,旧共和国的高官们毫不犹豫地对自己的国土投下数以百计的核武器,然后脚底抹油,躲到了安全的中亚保护区内,将自己曾经宣誓效忠的国民扔在高辐射的废土上等死,想不到这些蠢货这么快就忘了这档子事。

绕开恼人的复兴主义者们,他转了个弯,走进一条狭窄的胡同。这是一片保存完整的旧建筑群,没有城市安保系统的眼线,也没有嘈杂的人群。这是最有可能找到她的地方了。

刺耳的撕裂声在他身后炸开,夹杂着建筑残片的尘埃起起落落,冲击波有如神之手将他击飞。汤姆站起身,忍住全身关节辐射出的刺痛,眼前是一个高挑的人影站在他面前,用充满压迫性的目光直盯着他。

“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我本以为你不会一个人来找我。” 一丝笑容掠过她的嘴角,她摊开双手,向汤姆示意自己毫无威胁。“你的问题是什么?”

汤姆点了点头,“在解剖过程中,我发现了位于颈部,脊椎和脑干的穿孔。形成时间远早于死亡时间。这不是国安局制式审讯设施会留下的痕迹。” 他停顿了一下,“有人用旧共和国的设备审讯了死者,因为他知道这种设备更高效,更隐蔽。但是他没想到国安局会在随后几天开发出相应的反制措施。很明显,审讯者并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

“不得不承认,你把1350号犯人的大脑偷走很出乎意料。但考虑到有人审讯过一个前火红八芒星成员,我想我也不应该觉得惊讶。” 汤姆缓缓呼出一口气,“我想知道你希望从常凯申和1350号那里得到些什么?”

“火红八芒星被剿灭的原因是什么?”

“非法运输人类意识及非法操控人类意识。反人类罪。”

“火红八芒星的确犯下过这样的罪行,但这都是在共和国默许的情况下发生的,因为政府需要这些数据及结果,在一片废土上重建秩序并非易事。” 她缓缓说道,“大概半年前,组织发现了拥有潜意识具象化能力的个体。”

“什么意思?!”

“更重要的是,这种能力在人类群体中具有普适性。这个发现足以颠覆共和国花了半个世纪建立的秩序,因此,组织也随之发明了一种模因病毒作为反制措施。我并不知道病毒触发的条件,但一旦被激活,那人会被自己的潜意识杀死。”

“但是。。。。” 汤姆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常凯申是第一批被植入病毒的人类之一,1号实验体,也是唯一一个幸存者。组织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完善,以至于政府没有发现他的存在,而当他们发现了自己的疏忽时已经晚了。我需要知道病毒的激发条件及潜意识具象化能力的上下限。”

“你想得没错,审讯常凯申的的确是我。我想,,肯定是审讯中的某个步骤激活了病毒,但我没机会知道了。” 她的语气中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焦虑。

“不,不应该是这样。” 汤姆咬着牙,拔出了自己的手枪。“我想,国安局并没有授权你这么做,对吧?”

“没错,这一切都是出于我的自主行动。” 微笑再次回到这张完美无瑕的面孔上,她温柔地抬起汤姆持枪的右手,对准了自己的鼻梁,“我就是所谓的0号实验体,一个可以毫无顾忌地把自己地所思所想具象化的人类。现在,你该决定我的命运了。”


5
世界崩毁后74年,公历8月17日,1210,原朝鲜半岛某处,海平面下70米。

“你在本次事件中的表现令人敬佩,汤姆·提理安上尉。” 参议员抬起手中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托你的福,我们彻底清除了未受控的使用者。如果没有你,天知道1350号可以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损失,没准整个安保系统都会成为他的意识的傀儡。”

“过奖了,阁下。” 汤姆微微鞠了一躬,“不过我有一事相求,激活反制病毒的条件是什么?”

参议员轻轻皱眉,不耐烦地挥了挥左手,“这并不重要,据我所知,1号实验体体内的病毒似乎是1350号激活的。。。不过现在我们不需要病毒来控制使用者。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阁下。”

“好好干,年轻人,共和国不会亏待你的。” 参议员微笑着答道。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1

feyonwz1985 2019-6-26 16:24:11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的赛博朋克。能嗅到一些攻壳机动队和银翼杀手的味道。
故事虽然结构完整,但是缺乏跌宕起伏的情节,设置悬念的小技巧掌握不足,即使读者意识到后面有谜题的答案,也没有足够的笔力挽留,这一问题同样反映在描写上,场景只是“看上去”而非“感觉上”,没能拉起读者共鸣的话,故事就么有存在的意义了,这一点要牢记。大背景与故事主线冲突把握得很好,说明笔者世界观构建有一定功底,再接再厉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