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活动 【立夏杯】誓·雨

本帖最后由 feyonwz1985 于 2019-6-12 16:59 编辑



  誓·雨


                                                                 By   卖萌的狮子
   

    一

    天空阴郁而沉重,雷鸣如同炮声震得路旁瓦砾喀喀作响,大雨磅礴而下,雨水冲刷着布满裂缝和弹孔的屋墙,在大街上汇集成两条浑浊的河流。

    闪电沿着低垂的云底蜿蜒窜行,照亮街道两侧的残垣断壁,还有在其间穿行的一个匆匆人影。

    詹妮弗·莱因哈特为了方便行动并没有打伞。她的外套反射着充满冷意的亮泽,水滴沿着下摆不停滴落。大雨借助风力拍打她的面孔,她只有拉紧衣领,才能避免雨水从毡帽边缘滴落脖颈。绕过几波正在清理街道的士兵,她闪进一栋建筑。
   
    大厅里只有一盏油灯,橘黄的光芒仅能照亮很小一块面积,一股浓重的药剂味道弥散在大厅,初闻清香、再闻刺鼻,这种药剂的历史并不久远,始于内战爆发,不过一年多前的事。詹妮弗对这东西是再熟悉不过了。

    她将湿漉漉的大衣和帽子褪下来叠放在手边的柜台,露出金色干练短发和修长的身形。早已等在那里的老妇人无声步入光亮,轻声说道:“这样的天气都没法阻止你来嘛?”

    “他们知道了,我得马上带他走。”

    “他才醒来没多久……”

    “我安排的事情都办妥了吗?”

    老妇人目光恳切而忧伤:“都准备好了,但……罗伯特不愿离开。”

    詹妮弗低骂一句,示意老妇人带她上楼。


    二、

    二楼走廊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老妇人手中那盏油灯,詹妮弗怀疑自己一辈子都找不到那扇门。在房门前站定脚步,她问道:


    “他都知道些什么?”

    老妇摇摇头:“他以为我只是个普通的房东。”

    詹妮弗谢过老妇人,扭动门把踏入房间。

    房间唯一一扇窗户被木板条封住,模板上还潦草的写着“为梦想和平等而战”。数十只蜡烛齐齐点燃,将屋子照得没有阴影。罗伯特坐在床上,尖锐肩膀支着封窗模板,正透过木板缝隙一动不动看着窗外的雨景。听到门响,他便看了过来,正与詹妮弗四目相对。

    “我的朋友。”罗伯特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他微微调整姿势方便正对访客。詹妮弗从睡袍低垂的领口隐约能看到他骨瘦嶙峋的胸口。

    詹妮弗深吸一口气,嘲弄着问道:“你这混蛋为什么不死的彻底一些?”

    “诸神是让我回来赎罪的吧,瞧,有个疯女人正站在我面前,密谋大费周章整垮我这残破之躯呢。”

    詹妮弗上前献出拥抱:

    “欢迎回来。罗伯特。”

    青年拍拍她的后背,说:“谢了简,能见到你我很高兴,但我更想知道玛格丽特在哪儿?他还好吗?”

    詹妮弗的笑容僵硬起来。

    “简?”罗伯特深陷在眼眶的蓝眼睛充满了担忧。

    詹妮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开个玩笑,她好得不得了。”

    “我想拥抱我的妻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介不介意,我没有发言权,不过现在外面的情况不太好,时间紧迫,路上我再慢慢解释吧。”

    罗伯特没有行动的意思,他淡淡的说:“在士官学校的时候,你就是我所有朋友里最难捉摸的一个。”

    “但兵棋推演我从没赢过你。试想帝国军主力部队由你率领,我们不会是赢家。”

    “世事难料对吧?谁能想到,我在大后方帮了你们一个大忙。”罗伯特苦笑着耸耸肩:“却落得如此下场。”

    詹妮弗尽量不去看他皮包骨头的肩膀。她透过模仿罗伯特的动作倚在床边,通过木板缝隙瞥向窗外:“新政府议会正在草拟法令限制帝国投诚者。”

    “我记得战争刚结束‘限制’就开始了。”罗伯特指了指自己:“去他的法令,玛格丽特在哪儿?”

    “我向诸神发誓,你根本不用操心玛格丽特。但我没法同时安顿两个人!我记得你以前没有这么孩子气。”

    罗伯特回应道:“我是比以前多疑了不少,但事出有因嘛,你应该还记得我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对吧?”

    珍妮弗的嘴巴抿成一条直线,鼻孔里就好像快喷出火星,她就这么气呼呼的瞪了他一阵子,回答:“有人想干掉你。”

    “你只答对一半,那天晚上把匕首刺向我的家伙,是我认识的人。”罗伯特的目光忽然充满了寒意,他望着詹妮弗,一字一句的问道:

    “她现在就在这间屋里。”


    三、

    老妇人半张着嘴,一脸的惊愕。詹妮弗挥挥手,老妇立刻离开房间,屋门砰然关闭。

    詹妮弗睫毛飞快抖动,喉咙干燥,她从没想到仅仅几分钟事情就会变成这样,更没有想到罗伯特竟然还记那天夜里发生的一切。

    或许是那几十根正在燃烧的蜡烛,詹妮弗的眼睛有些刺痛,不由得红了起来。

    罗伯特叹了口气:“事已至此,
但朋友一场,
你欠我一句解释。”

    “事情很复杂,请你相信我那次刺杀和现在救你出去同一个目的。”

    青年摇摇头,显然没有被她的话说服,他直勾勾盯着詹妮弗,眼里反射着的烛火无比精亮,看上去就像怒意点燃他的双眸:“请实话告诉我,她在哪儿?”

    珍妮弗差点忘记了,坐在床上的这位脸颊消瘦无精打采的男人,曾是士官学校最优秀的学生,一位文武双全的奇才,一颗从军界中冉冉升起的新星,一个令所有女学员都倾慕不已的青年才俊。

    “她现在可比你好多了。”詹妮弗硬邦邦的回答:“如果你硬要说这事究竟怪谁,我觉得你当初应该接受院长的建议留校任教。或者……跟我走。”

    “老生常谈。”

    詹妮弗激动地说道:“国内形势那时候已经非常明了了!事实已经摆在面前,皇帝完蛋了!而你的荣誉感只会让你成为旧时代的殉葬品!你到底为什么……”

    “玛格丽特怀了我的孩子。”罗伯特忧伤地说。

    他的声音并不高亢,甚至有些有气无力,但詹妮弗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她愣了一下,忽然一声踢碎了床脚的旧木箱。她想质问罗伯特这样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早的说明白,然而答案已经悄然来到她的脑海。她努力克制失控的情绪,倚在写字台上故作轻松,她的手脚却在微微颤抖。

    她撑起一个微笑:“上了皇帝的掌上明珠,有你的。”

    “毕业典礼上我听宫里的人在谈论,玛格丽特同父异母的哥哥——那个从军校被开除的废物——登基后准备把她献给领国国王换取援军。”

    “你不辞而别。”詹妮弗抿着嘴。

    “让玛格丽特给一个83岁老头子当妻子?我无法想象,更无法忍受。”

    “当时她已经怀孕了?”

    “是的。”

    “难怪你在上百女性爱慕者中油盐不浸。”女子摊开双手看着罗伯特:“所以你匆匆赶回去干掉了国王,没有国王就没有交易,你简直疯了,但疯的合情合理。”

    听到这里,罗伯特的面孔猛地抽搐一下,他呆呆注视着空气,仿佛灵魂出窍。珍妮弗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正要道歉,却听到罗伯特痛苦的说到:

    “这不是我的本意……瞧瞧现在吧,也许你是对的,我就不该回去。”

    “但战争结束了,数十万人因此避免无辜的牺牲,人们会记住你的贡献。”詹妮弗急忙安慰他:“而且,这家伙在军校的时候我就不喜欢他,没人喜欢他。”

    “这只是你们官方的说法。真实情况是,我像个懦夫似的哭着跪倒在自己君王的脚下,一面坦白自己的罪孽,一面想得到成全。国王呢,他拔剑要挖出我的心,还发誓要我和我周围的所有人痛不欲生。我以为他是在说气话,直到他提剑走向玛格丽特,嘴里吼着要把我们的孩子挖出来做成标本……”

    “这不是你的错……”

    罗伯特打断他继续说道:“那位愤怒的国王接下来告诉我,他之前已经知道我和玛格丽特的事情,只是不知她已经怀孕。他还告诉我,是一个对我暗生情愫的女子,无法承受即将失去挚爱的煎熬,于是将我告发,这样我就会失去宫里的一切,而她就有机会重新赢得我的倾慕。”

    詹妮弗的身体好象中了魔法版僵硬,她的嘴唇难以遏制的颤抖着:“罗伯特……听我解释。”

    “你之前还说时间紧迫不是吗?詹妮弗·莱因哈特,告密者、谋杀者,”青年沉声说道:“还有,背叛者。”




    四、

    “当然,你是谋杀未遂。”罗伯特话锋一转,语气也轻松了很多:“我没死透,你还在……救我。这样矛盾的行为,只有一种解释……我能理解,只是无法回应。跟你坦白一点,这段时间其实我不光用来睡觉,这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得好好旅顺。后来,我得到了答案,我想这就是我破誓的报应。忍受伤痛和背叛,被疑虑渐渐蚕食理智,在煎熬中发疯什么的。简,请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我?”

    詹妮弗的声音在发抖:“你早就醒来了?”

    “比你想象的可能要晚些,不过足够我想开一些事。说吧,看在同窗四年的份上。”

    詹妮弗点点头,沉声回答:“起义军对帝国恨之入骨,清剿帝国余孽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帝国投降之前,他们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你是其中一枚重要的棋子。”

    女子没有否认,抱起双臂继续说道:“议会成立后,一部分原起义军将领担心新的法令会保护投诚者,于是想到暗杀‘弑君者’,再把罪名来嫁祸给他们,这样他们就能以‘消除社会危险隐患’为名光明正大的收网。”

    罗伯特重新将视线挪向窗外,平静的听着。

    “起初我的想法是,刺伤你,然后将你藏起来。等风头一过再送你出去,但我没想到居然玛格丽特也在场。”

    “记得下次动手前,换个牌子香水。你的计策总体不错,但缺乏变通和对随机事件的预判,而且如果我失踪了,你不是更难交代?”

    “我虽是棋子,但也有自己的资源。”

    “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没有义务让别人承担。一直以来我都恪守这条准则,无奈我命运中的罪责,全部由亲近之人承受了。可怜的玛格丽特,可惜不能我给他补偿,我的生命就要结束了。”

    詹妮弗立刻意识到什么,她飞快回到窗前,透过缝隙张望。发现有几名身着长衣的身影沿着街道向这边靠近,这些人把面孔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下,个个高大健硕。

    罗伯特淡然说道:“老鼠闻到同伴身上食物的气味,悄悄地跟来了。你还愣着干什么?”

    詹妮弗·莱因哈特大步向房门走去,但心里却没有底。这些人都是她从革命军时代起的同事,论身手不在她之下,论冷酷更甚一筹。詹妮弗从一开始就没想到会跟他们成为对手,根本没有胜算,眼下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情况。

    “你还愣着干什么?”罗伯特又问了一遍,指指她衣服腰间的隆起:“做你几个月前没做完的事。”

    詹妮弗如梦初醒。她摇摇头向后退去,罗伯特忽然起身抓住她的手腕。这一动作似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青年抬起苍白的面孔,汗水从额角渗出,他虚弱的说:

    “国王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你比我更清楚吧。”

    “你对我的情感。”

    詹妮弗点点头。事到如今,没什么好隐藏的。

    “取我性命,你会愧疚吗?”

    詹妮弗点点头。

    “很好,杀了我。然后用你一生的愧疚来弥补对我的背叛吧。这样,在另一个世界我可能会舒服些。”

    詹妮弗深吸了口气,惊讶仅仅存在了一瞬间就消失了。她就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床上这位消瘦的青年,渐渐想起在革命军指挥部,曾经的军校同窗们不止一次担心皇帝会将主力部队的指挥权交给这个男人。

    她从罗伯特的双眼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那可悲而单薄的身躯与罗伯特充满战意的目光混淆在一起,在烛火中无声跳动,狭小的空间成了一片寂静的战场。詹妮弗知道,这是他人生第一场战役,也是最后一场战役,他想要赢。

    他必须赢。

    詹妮弗挤出一个微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随你的意?”

    “你的行动取决你还有多少良知。而我呢,衷心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我想要的结局。这是你欠我的。”

    詹妮弗沉默着,右手下意识按在腰部,在那件做工考究的毛衫下,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窗外,雨滴悲哀而急切的弹击着玻璃,仿佛在祈求屋内人行行好将窗户打开。雨水冲刷地面,听似哗然不止。

    詹妮弗看着一支蜡烛,语气轻松的问道:“孩子的名字?”

    罗伯特愣了一下:“什么?”

    楼下忽然响起撞击声,老妇人的怒喝和黑衣人的训斥此起彼伏。

    “别装傻,时间紧迫!”詹妮弗嘶声说道。

    惊讶之情在罗伯特脸上融化,青年宽慰的笑了,深陷于燕窝的双眼噙满了泪水。最后,他喏动双唇,挤出在心中早已酝酿已久的名字。


    五、

    黑衣人破门而入,瞬间占据了屋里所有最佳位置。詹妮弗缓缓转过身,冷眼环视,手中正擦拭着沾血的匕首。其中一名黑衣人掠过詹妮弗查看了现场,随后向其他人肯定的点点头。

    接下来,这些黑衣人指责她有和王党私通的嫌疑,她冷静的表示只是不愿将刺杀“弑君者”的功劳分享而已。确认老妇人无恙后,詹妮弗便独自离开了。

    雨比刚才还要急,詹妮弗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把大衣和帽子忘在一楼大厅。雨水不停的拍击在她的脸上、肩上,她的身体不住颤抖,好像灵魂被雨滴丝丝剥离,随着浑浊的水流汇入阴沟。

    终于,她跪倒在一节残垣断壁之下,大声哭了出来。

    詹妮弗满脑子都是罗伯特温存的笑容。这画面像锥子一般凿穿了她的胸口,留下一只血洞,她透过这洞方能看到真正的自己——一个自私而悲伤女人。

    她害了罗伯特,也害了玛格丽特。还有他们的孩子。

    詹妮弗在最后关头,依旧没能告诉罗伯特,玛格丽特在他遇刺昏迷后,因为接连遭受打击,得了失心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从修道院顶层一跃而下,现在看来,一同死去的还有她肚里的孩子。詹妮弗觉得在这件事情上,隐瞒便是救赎。

    直到罗伯特在匕首即将刺入心脏的时候忽然说:“替我照顾他们。你发誓。”

    好的,就如他所愿,毕竟朋友一场。

   大雨遮盖了詹妮弗的哭声,为所有屋房和遗迹勾勒出一条惨白而晶莹的线条,雨水如弹雨持续不断从天而降,她的身躯仿佛在坠落的冰锥间瑟瑟发抖。詹妮弗·莱因哈特明白这誓言如同诅咒,将紧紧纠缠她的余生,诸神显灵也无法洗刷她刻印在灵魂深处的罪孽。

    雨幕包围着她,有如死亡降临般冰冷。她希望这雨永远都不要停。

    (完)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2

一只深潜者 2019-6-26 21:43:2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狮子这篇,首先大片感还是十足,场景描写不多但是非常有画面感和冲击力,文字不错。然后其实我稍微有点失望,因为感觉这篇相比狮子平时水准略有下降,应该是时间不足的锅~剧情有点套路,帝国兴衰的大背景下,其实讲了一个略有点狗血的三角恋,直到结尾也没有足够的冲击力。文字和场景感都好,只可惜故事本身稍欠一筹。惜哉惜哉。
 楼主| feyonwz1985 2019-6-26 23:27:59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深潜者 发表于 2019-6-26 21:43
狮子这篇,首先大片感还是十足,场景描写不多但是非常有画面感和冲击力,文字不错。然后其实我稍微有点失望 ...

我交稿以后又读了几次,还改过一次(就这还有虫子……),确实比上次差了好多。我仔细思考了下,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距离上次写文时间有点久了,而且中间空下的时间也没有做啥和写作有关的事情,很多新学来的的技巧没有巩固都荒废了。以后得想办法吧鸽的时间也得利用起来呢。不然武功尽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