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原创短篇 【百花杯】睡美人

zolofu 2019-4-28 01:03:11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巨大的深蓝色眼睛眨也不眨,好像大海一样深不见底。
罗德·伯特勒医生看着图片上搁浅的鲸鱼。旁边的广告栏上贴着杂七杂八的消息,什么百货超市特价或者演出展览之类的,还有一张贴了半个月的寻人启事,都因为最近多雨变得模糊不清。
他在公交车站台等了快有半个小时了,雨水形成了一堵水墙,把他和这张广告困在一起。讽刺的是,鲸鱼因为没有水搁浅在沙滩,而他却因为水过多而搁浅在车站。原本平常坐车半个小时就能到的路,这回却连车都等不到。或许看到雨这么大,车站都不打算发车了,谁会打算在这种天气出门呀。更何况他自己还有一堆事。但是社区里又有一个孩子病倒了,他没法不去看看。
又等了一刻钟,车还是没来,倒是风越来越大了。雨水越过了本属于它们的空间,一点点逼近罗德。该死,他于是想要撑开伞,但伞被风吹得扭来扭曲,几乎就要从他手里挣脱飞走,这该死的天气,哎呀!他跟伞搏斗了很久,等到了小病人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整个人活像一团湿泥巴。
南希,雷恩,孩子怎么样了?罗德敲开了克利福夫妇的门,我听说孩子昏迷了?你们测了体温没有?克利福夫妇把他让进屋里,帮他脱掉湿透了的大衣。没有,她没有发烧,什么都很正常,可是不知道怎么她就是不醒。南希说。有没有脑炎的征兆?罗德顾不上换鞋,几步走进小姑娘的房间。孩子安静地睡着,气息稳定,掀开眼皮看,也没有什么反应。如果不是南希打电话来说孩子已经睡了三天了,罗德真的想不到眼前的情况怎么会叫他前来。
你有没有放在外面的安眠药?或者是其他有类似作用的药物?罗德问。没有,我们家没有吃那个的习惯。我们也不喝酒。雷恩揽住南希,经过三天的忧心忡忡,她憔悴得不成样子。那孩子吃了什么东西没有?”“没有,她吃不了。早知道她要去游乐园我就带她去了……”南希哭起来。
罗德看着孩子,这是社区里病倒的第三个孩子了。他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什么传染病,他记得自己以前倒是经常看见这几个孩子在一块玩,如果真有什么不知名的传染病,很有可能得告知一下其他家长。她并没有一些常见病,也不像是昏倒,休克一类的反应。你们先打车带她去中心医院检查一下,也有可能是什么感染导致的。
夫妻两个听了更加惶恐,立刻带孩子去了医院。罗德跟着他们一起出去,恍然看见门口的花池子里开了一株洁白的铃兰。它孑然一身,不像是这家人专门种的,倒像是忽然冒出来的,在阴沉潮湿之中显得分外扎眼。罗德有点怜惜那花,因为它生得非常完美,可是这雨又太大了,估计不等雨停,就该被打得支离破碎了吧。
到了晚上他给克利福夫妇打电话,问他们情况如何。雷恩很疑惑地表示这里的医生也说没有问题,可是不管怎么着孩子就是不醒,处于健康考虑他们不敢随便用药物,还需要进一步查看情况。罗德听了皱紧眉头。他挨个儿给家长们打了电话,叫他们多多注意一点孩子,然后暗自祈祷事情不会变得更加严重。
到了下午天才终于放晴,罗德把自己湿透了的衣服挂出去晾晒,看见街道上几个孩子在远处跑。喂!你们别乱跑!他朝孩子们喊,最近流行感冒呢,万一传染了你们还得到我这里打针啊!孩子们听了一哄而散。看着他们活泼的背影,罗德感觉非常羡慕。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几时有过那么活泼了。想完,只得又回去,把自己埋葬在没完没了的资料中。
傍晚天又开始掉雨点了,罗德刚跑出去收衣服回来,就听见诊室里电话作响,连忙抱着衣服跑回去接。是住在不远处的普尔曼太太。
怎么了茉莉?他问。伯特勒医生呀,你之前跟我们说的那个病,好像我们家孩子也得了!对面是茉莉焦急的声音。罗德想了想,茉莉家的孩子叫妮娜,比之前生病的孩子要大不少,是高中生,而且成绩也非常优秀。“妮娜之前去哪里玩了吗?有没有见过什么人?他马上问。没有,她一直都在家好好学习呢,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叫门也不答应,我一进来就在睡觉。我以为她学习学累了,就让她睡一会儿,结果她一睡就是一天一夜,怎么也叫不醒!”“孩子发烧吗?”“不烧,看上去什么毛病都没有!
这跟其他孩子的症状一模一样,可是罗德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病是怎么到妮娜头上的。他冒着大风和即将下起来的雨赶到了普尔曼家。她家家庭富裕,院子也很宽敞,但因为茉莉的丈夫常年出差,她自己也有工作,日常无人打理,反而显得有点荒凉。
一个金色的彩点出现在他一片灰暗的余光里,他回头一看,是一朵金盏花。孤零零的就那么立着。罗德觉得这景象似曾相识,但情况紧急,容不得多想。他敲开普尔曼家门,茉莉把他让进去,带着他去查看孩子。果真又是一样的情况,就好像整个社区中了巫婆的魔法。没多久雨渐渐下大了,茉莉便留罗德在家吃饭。罗德见雨实在是太大,也就不推辞了。
我们家妮娜乖得很,老师让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从来都做得好好的。她从小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不会为了什么东西就又哭又闹的,对学习也很感兴趣……怎么能就……”
茉莉说着又哭起来。他对茉莉说:你别急,先得保重自己的身体。这样,你吃一片安定,恢复一下体力,我先帮你照看一下孩子。”“可是妮娜她有哮喘,我担心她……”为打消她的疑虑,罗德转身从随身携带的药箱里掏出哮喘专用的药。你看,我知道她的病史,我会照看好她的。你去休息一会儿吧。
茉莉也实在累了,谢过了罗德,就先回了自己的屋子。罗德找了把椅子放到女孩床边,开始记录起近期的病例来。
第一起大概是十天之前,罗德记得很清楚,那是雨季刚开始的时候。尤尔那个孩子过得不太好,父母离异,把他交给了祖父母照看,他祖父是个性格那么恶劣的老头子,祖母又新近去世了。倒是在尤尔病倒了之后,他祖父才知道要怜惜那个孩子了,天天跑医院,可是也查不出来什么。
第二起也在一周之前,七岁的莉娜也病倒了。她似乎在学校过得不是很好,最近不太愿意去上学。她母亲把这个归结于她个子矮,还来找他开过几次钙片。
现在又有了两起。罗德在本上画着线。他总觉得好像每次都在下雨,天气阴沉得要命。忽然之间,那朵洁白的铃兰出现在他脑海里,随着风的吹动,他仿佛清晰地听见了铃铛清脆的声音——
——啊!
妮娜忽然开始喘不过来气。她大睁着眼睛,像一条无法呼吸的鱼,在拼命吸着自己无法消受的空气。
“妮娜罗德在女孩子眼前晃了晃手。可是她虽然被哮喘惊醒,却好像并没有完全醒过来,对罗德的手没有什么反应。罗德立刻从药箱里掏出药放到她嘴边,突然,她抓住了罗德的手。
那一瞬间罗德感觉自己被拽入了水里。他拼命挣扎,努力睁开眼睛想要搞清楚状况——然而他看见妮娜笑着在他眼前,和他一并在水里浮动。伯特勒医生你好,她看上去有些欣喜,我一直希望有人也能看看这里,但是没想到是您。”“……”罗德尝试着张开嘴,虽然吐出来了几个泡泡,但他却发现自己可以呼吸,天啊,这是哪里?
这里是鲸鱼的梦。
话音未落,就听鲸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罗德转过身,比公交车还大的巨大生物就在他头上方几十米处,而且不止一只,还有更多的正从远处的黑暗里浮现出来。他完全愣住了,呆呆地看着这些生物朝他而来,包围了他,又抛他而去。巨大的冲击感叫他久久都说不出话,直到妮娜说:伯特勒医生,你该醒过来了。
为什么?你不欢迎我吗?他问。
因为……你是大人。而这里是孩子的世界。
罗德这才发现妮娜的确要比前阵子他见到的显得更小,看上去也就十五岁不到。同时他也感觉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从他心底里萌生出来。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妮娜看着他笑。你要是想留下来,也得变成孩子才行。来吧,这里还有好多好多的梦境。
她牵住罗德的手,罗德忽然感觉自己在不断不断变小,小到衣服开始变得拖沓,小到自己的手可以和妮娜十指相扣。他们进到一个巨大的气泡中去,刚一迈进去,罗德就发现海水的感觉消失了。
这是要去哪里?他问妮娜
你想要看谁的梦?
罗德没什么想象力,他想了半天也什么都没想出来,看他憋到脸红,妮娜又要笑出来。我想看——我想看博物馆里那个翼龙的梦!他忽然想到。
他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它死了几亿年,博物馆里用塑料填充了它的血肉,让它栩栩如生,但即使如此,它也不是活的,更不可能做梦。
忽然之间眼前的场景变换了。罗德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飞翔在天空,他也没有看到什么恐龙,反而是用透镜一样的眼,看着下面许许多多的人走来走去。啊,这不是翼龙生前的梦,而是它成了化石以后的。它在这里立着,不能动也不能飞,感觉竟然是如此孤独。忽然之间,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前,一个小小的男孩抬起头,用着充满渴望的延伸看过来。罗德开始想,这是谁家的孩子来着,忽然一种异常的恐慌把他从梦里拽了出来——他突然意识到那正是自己!
他在掉眼泪。他发现他无法面对小时候自己的眼睛,那种纯粹的好奇、对未来的无尽期待,忽然之间就击碎了他。
医生,你想不想见我们的国王?妮娜问。
未等罗德回答,她抓起他的手,飞了起来。罗德忽然很迷恋这种没有重力的感觉。如果永远这么飞下去呢?如果这么一睡不醒呢?
飞行的目的地,是一片灿烂的花海。它面积不大,浮在乌云之中,好像一个掉在地上的调色盘。等飞得更近一点了,罗德看见几个孩子正在花海里嬉戏——正是那几个睡不醒的孩子!
他们落到地面上。国王一看就还是个孩子,身着白衣,站在花海中的高地上。罗德感觉自己深深地迷恋上了这里,但是理智却紧抓着他不放:他是这里唯一的大人,他要负起责任来。那些孩子们,他们快乐地欢迎着他,可他每走一步,心里就越挣扎和痛苦。他开始慢慢长大,变得比那些孩子要高得多。终于他恢复了往常看他们的角度,终于有勇气开口说道:这里不是真的。这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你们得醒过来。
别这样,罗德医生,我刚才还觉得你很聪明,干嘛要做这种事?妮娜说,国王陛下,他不是有意的,他跟我们一样也能在这里生存。你看他也能飞起来。你说不适合的人是不会和我们一起做梦的。
我是这样说过,小国王,但是你忘了,大人是危险的。他们就算能飞起来,对我们也会造成伤害。因为他们活得太久了,自以为自己知道了很多事情,就会想要改造我们。所以他不能留在这里,不然我就得把他关进监狱!
造刺树从花海里生长出来,褐色带长刺的树干,和周围的鲜花迥然不同。它们越长越高,好像一双大手,从四面八方延伸过来。
那你还是走吧,罗德医生,尤尔也说,虽然我们讨厌大人,但不讨厌你。可是你还是大人,你也只能和大人们在一起。我们不需要大人,国王说要和我们扩展我们自己的王国!他挥动着木剑,神气活现。
罗德抢过了他的剑。他的手一疼,发现那个粗糙的玩具竟然真的划伤了自己。国王立刻拔出剑,喊道:他想违抗我的命令!骑士,包围他!眨眼功夫,几个孩子就拿着木剑和盾将他团团围住。罗德意识到在这个梦里,没有什么不能成为真的。他感觉有些无助,他甚至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孩子们。但是责任心叫他嚷道:
你得回去才行,还有你,你们,你们得回到你们的父母那里!他们非常担心你们,你们一天不醒,他们就一天无法休息,而且你们沉浸在梦里久了,就再也没机会醒来了!
他在说谎!你们的父母根本就不关心你们!他们只知道工作,只知道成绩,只知道他们想要的东西!你们以为他们在乎你们?才不是呢!小国王叫道。
不是,不是的!他们真的很在乎你们,他们因为你们睡过去了所以一直不眠不休,他们用尽各种方法给你们看病,他们——他们真的爱你们,只是不知道方法。再说,即便如此,梦境之外,也有很多很多的人在乎你们,请别这么睡过去!罗德绝望地喊着。
孩子们看着彼此。最小的开始哭泣,即使年长的听说了外面的情况,也心生不安。他们只是一群孩子,谁都从没有离开过家长。
小国王发现了孩子们的动摇,他开始更卖力地喊起来:不要听他胡说!他们只会限制你们,他们根本不爱你们!不然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好好想想,从来都是他们叫你们痛苦,从来都是他们忽视你们!他们……只会一次又一次夺走我们的东西,一次又一次伤我们的心,可是从来不知道我们也是有心的,从来没有一次问过我们自己的意见……”
这些话也一下下地刺着罗德的心。他哑口无言,面对小国王的指责无法回答。他感觉很懊恼,他甚至觉得不如就那样叫小国王把自己关住,因为哪怕是这里的牢笼,说不定都要比外面好些。胡思乱想之间,一个念头忽然闪过他的脑海。
等等,我好像以前见过你——”
小国王别过头,似乎不愿意叫他看见自己的脸。罗德越发清楚自己认识这个孩子,而且最近不止见过一次——
啊,你是威利·罗宾斯!罗德叫起来,那个失踪了的孩子!
每个站台、每一个电线杆上都贴着这个小小叛逆者的寻人启事,每一张的他都是眼前的表情,但是当罗德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看见威利在哭泣。所有孩子都在哭泣。他低头,看见一个小小的自己正站在身边,也在哭泣。
我想学考古……我想学古生物,我根本不想管钱不钱的,而且我已经考了好几次了,太难了……”
这都是借口!罗德几乎自己就能复述出来父亲当时回答的话。都是你不想努力的借口,你以为你考古生物就能优秀?我告诉你,只有医生和律师才能赚到钱,你不学就别想叫我给你出学费!
罗德当时软弱地听从了父亲的话,勉勉强强考上了一个医大,但他一获得行医资格证就远远地逃离了家乡。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碎掉的器皿,无法面对自己锋利的碎片。他来到社区医院,本来以为只是暂时的,却发现自己既无工资保证,又无晋升余地,想要进一步又得苦苦重学……进退维谷之间,已经虚度了太多岁月。
他抱住自己,紧接着又张开手拥抱每一个孩子,和他们相拥哭泣。他一步步的穿过花海,走到小国王跟前。孩子在发抖,拼命把自己蜷缩在一起。
威利,你去了哪里?
威利咬紧牙关。……我不能说。反正已经哪里都没有我能回去的地方了……”
你当然得回去,你妈妈在满城张贴寻人启事!
不,我……没有可回去的地方了。可是医生,求你别把他们带走,我好孤单……我一个人待在雨水里,好冷……”他的脸越来越惨白,看上去无比悲伤。罗德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发现威利的身体非常冰冷苍白,和其他孩子一点也不一样。他紧紧抱住年轻的男孩。太年轻了,就好像还没绽放的花朵,没来得及等到晴天。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
罗德睁开眼。时间没过多久,妮娜还在安静地睡着。他轻轻起身,朝窗外看去。天空依旧非常阴沉,雨倒是下得不大了。在灰暗的路上,一朵不知名的野花静静开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才会那么沉默。罗德心里一动,他明白,这就是为他指路的标志!
他朝着那一朵小小的花走去,刚落定脚步,就见另一朵开在前面不远处的石缝里,刚走过去又发现下一朵。就这样一朵一朵地,他跟着指引,逐渐闻到了浓郁的香气,脸上感受到了蒙蒙细雨。梦境赋予了他前所未有的感官,他仿佛看见那些雨水是饱含着各种色彩的水滴,一坠到地面就会炸开。他也发现似乎前方有一个地方的颜色和其他别处都不一样,雨滴落在那里,便是深海一样的蓝色,叫他感觉寒冷。
他跟随着滴落的蓝色走到了社区外的树林,这里的路非常泥泞难走,但是罗德发现前面似乎就是蓝色最浓重的地方。在一棵树的背后,他看到了一片蓝紫色,就像是一大团油画上的颜料那样浓烈鲜活。那是一大片绣球花。罗德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种花,但是他记得这个气味,正是梦里的花香。他朝着绣球花走过去,他知道里面一定藏着什么东西,而那就是导致一切发生的源头。
罗德没带工具,他徒手扒开一丛又一丛花束,花枝磨破了他的手。但随着他每靠近中心一步,香味也就越发浓郁,也越发孤寒。他感受到那里有一颗寂寞的心,还未来得及成长就遭到扼杀。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掉落下来,被花团团簇拥着的,正是半个月前失踪的男孩威利。他已经死去,从手腕的上生长出来的花枝默默作出了回答。年幼的孩子在花朵的装点之下,却仿佛沉睡这一样安详,随着罗德不断溢出的泪,模糊成悲伤的色彩。
孩子,我找到你了,罗德将他从泥泞里拖出来,紧紧抱在怀里,你不会再难过了。越来越大的雨,冲去了他脸上的污泥,也洗去他手腕上和罗德手上的血迹。罗德脱下自己的大衣,盖住他的尸体,起身报了警。
您好,我……我找到咱们区失踪的孩子威利·罗宾斯了。
有人管在这个社区里发生的事情叫睡美人儿童集体癔症,罗德不置可否,毕竟孩子们都已经醒来了。但是他要离开了。他在这个小小的诊室里待了太久了,他本来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待下去,但这些事情叫他心里萌生了一些不现实的、甚至可能要被人耻笑的幻想。他要追随那些幻想。
他把钥匙交给了管理者,带好自己不多的东西,走出了诊室的大门。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温暖的阳光穿透乌云泼洒下来,罗德抬起头,看见云层背后,天空无比湛蓝。
白色的铃兰,挂着水滴轻轻摇晃,如若靠近一些,便能听到铃铛的脆响。

0w0/
回复 copyright

举报

大神点评1

feyonwz1985 2019-5-6 17:48: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eyonwz1985 于 2019-5-9 09:32 编辑

浅评《睡美人》

    先说优点吧,笔者看完故事后,不由得想起一句话:家人才是让人绝望的根源。这一条立意或许并不清晰,但隐约能感觉出故事中如丝絮般弥散着的情感和氛围。故事的童话风格看起来也很舒服,里面孩子们都很可爱,故事里涉及小孩子的段落,大都充满童趣。

    再说缺点。

    首先,故事前期叙述信许是作者为了努力营造一座小镇的宁静,以及孩子们的天真无邪而为。但是手法不够精妙,导致大量与主线剧情无关的描写汇聚成平淡的流水账,放弃了埋设线索的最佳时机。

    其次,用词技巧有待提高。强制性的用带有明显指向性的词来替代用通过引导来获取读者感受,从而营造微妙氛围的机会(比如“魔法”),着实可惜。

    然后,故事节奏过平,对白太“白”。俗话说得好,对白是故事肌肉,在一段注定不会有什么波澜的场景中,只有精彩的对白才能吧枯燥扁平的章节撑起,变成一个装满精彩冲突的帐篷。而且,对白也是推动剧情、清晰人物弧线的重要工具。你的故事可以不是好莱坞大片,也可以不是悬疑神作,但对白走心的故事,观赏性要强上许多。

    同时,故事中一些描写没有从感受角度切入。比如,“主角被拖进水中”的桥段,完全可以从主人公的主观感受来写,迎面扑来的水有没有呛到肺?那只手是什么温度的?身上湿了没?冷吗?头晕吗?等等。加强代入感进而引起读者共情,是作者赖以生存的技巧之一。

    最后,故事主线不够清晰,主角只是治病救人,缺乏真正前进的动力。悬念设置上埋线不足,尤其是“威力·罗宾斯”和“集体梦境”。作者在这里过于高看了读者的理解能力,错将读者当成强大的读心者,认为“一张寻人启事”的几个字足够能交代清楚威力·罗宾斯的高辨识度线索。很遗憾,笔者不是那类人,真是对不起。我第一次看到“威力·罗宾斯”的名字时一脸错愕,不得不重新看了一遍前面的故事,才发现“寻人启事”是一个对应的伏笔。另外,“集体梦境”在这里应该给一个有完美悬念的设定,如果能做到,结合结尾便能达到亦真亦幻的效果。

    因为读过了Zoloft上期和上上期的征文,觉得这篇整体水平比上两篇差上许多,但这并不代表是水平的退步。这篇故事最大的成就是:Z完成了一篇真正的,完整的故事,比起前几篇精致的场景而言,是巨大的进步。可能是因为对故事整体构架不是很熟练,使故事看上去比较粗糙,不过不要紧,照着这个势头前进下去,水平一定会大幅度提升的!

    要继续加油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1 粉丝
  • 2 帖子